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不甘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时,在他们身后突然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商临均蹙着眉看过去,却看到了那个许久未见的人。

    “真是巧啊,我才刚出来,就又遇上了你们俩,可真是天大的缘分啊。”商遇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黑色的休闲裤朝着二人走过来。

    他的脸色带着些惨白,显然在那个医院的日子过得并不好。

    被商遇先发制人,商临均并不觉得有什么。

    他站在岑乔身前护住她,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商遇,语气紧迫道:“你既然安全的出来了,想必也不想再次进去了,奉劝你,不要在干以前的那些蠢事。”

    “哈哈哈,商临均,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自负,是什么让你以为我出来后,会乖乖的做一只不发威的猫,别开玩笑了。”商遇眼神狰狞的看着他们俩,眼神里竟是仇视:“我和我妈的仇,我会一并还给你们的。”

    商临均看着状似疯狂的商遇,心里确信只怕他心里已经有了问题,只是病而不自知。

    他压低声音在岑乔的耳边说:“乔乔,这个人和我的关系不好,而且他刚从精神病院出来的,身份很危险,等一下要是他发疯了,你直接跑就是。”

    “那你怎么办。”岑乔一脸担忧的望向他。

    她不想一个人跑,她害怕他丢下她。

    她的眼神里清晰的表达出这句话,商临均嘴角一勾,笑了:“傻瓜,只有你离开,我才能护好自己。”

    商遇看着前面二人你侬我侬的亲密接语,只觉得心里的那把火越烧越烈。

    他的手突然探向了腰间。

    眼角的余光一直注视着商遇的商临均立马就发现了他的动作,只是他仍然当做没有看见一样,手握着岑乔的手,直到看清商遇掏出的东西对准他时,才推嚷道:“快走啊。”

    岑乔被他推进了车子里,岑乔手用力的挥打着车门,大声的吼:“商临均你给我打开车门,要是不给我开,回去我们就离婚。”

    商临均哪怕知道这是她的气话,也给气笑了。

    “离婚,这辈子都不可能,你忘了我们俩的结婚证在我那,就算你去偷,也是偷不到的。”

    因为那俩份结婚证已经被他烧毁了。

    这么拉仇恨的话,他是不会直接说出来的。

    岑乔气恼他这时候还能想到这方面。

    见岑乔只闷在车里,不打算离开,商临均也实在没有办法了。

    商遇手有些发抖按住已经上膛的枪,他语气有些慌,尽管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商临均你往前面站一点,只要你愿意自己站出来,我是不会把我们之间的事,牵扯到外人身上。”

    商临均似是相信了他的话,真的从车前走了出来。

    见他如此听他的话,商遇眼神里难得闪过了一丝得意。

    当初他多傲气的一个人,现在不好是要向他俯首称臣。

    商临均看出来商遇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太对,就像是吸了粉一样,整个人很是疯狂。

    如果他不按他说的这样做,只怕他一时冲动会马上开枪也不一定。

    直到商临均离车子好远,商遇才拿着枪朝他步步逼近。

    岑乔在车子里慌乱的摇头,她握住车门,想要逃脱出去。

    她用力的拽,却发现车门一点反应也没有,顿时她就明白了,只怕在她不肯离开的时候,商临均就已经把车门给锁了。

    看着商临均独自一人面对那个男人,岑乔的眼泪不断的流下来。

    可是她知道现在她哭泣根本就帮不上他什么忙,岑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很快,她冷静了下来后,想到了现在这种,最好的办法就是抱紧了。

    她半躺在座椅上,悄悄拨通了一个号码:“喂,你好,是警察局吗?我这里有人被持枪威胁了。”

    本来想要眯一会突然就接到报警电话的苏厌,盯着来电显示看了很久,确定不是骚扰电话后,一边让她不要挂断。

    一边让局里的人搜查市里的监控。

    岑乔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吩咐,皱着眉说:“现在人命关天,你们可以快点过来吗?还有我们没在市里,我们在郊区。”

    “具体位置。”苏厌简洁又直白的问。

    “天普村附近。”好在来的时候问了一下,不然还真是一问三不知。

    就在岑乔打电话的时候,场面上的局面已经彻底改变了。

    商临均本来被他威胁,此时反撂起他的双手,反扯在他身后,商遇手上的枪更是被他夺了过去。

    “你的枪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相信你在精神病院里一定不需要这个东西,也接触不到这个东西。”

    商遇恨恨的盯着他,话却是半句不说。

    商临均并不适合审讯他人,不过商临均知道谁是商遇真正在乎的人。

    “你妈还在医院吊着命,你却在这里要杀我,商遇,问问你这愚蠢的脑子,到底有没有想明白。”

    “我妈。没死?”商遇的眼里一片茫然,抬起头的时候都是一副傻愣愣的模样。

    “当初你妈在找不到你后,直接自杀跳了河,不过好在抢救的及时,并没有彻底死去,如果你出来之后,老老实实的,那你妈也许未来能够醒过来,商遇,你太蠢了。”商临均曾经对这个表弟是有过感情的,可是在他做出那一件件惹怒他的事后,他就彻底放弃了他。

    商遇在听到他的话后,就一直浑浑噩噩的。

    直到警察赶过来,替他铐上手铐,他才清醒了过来,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现在才说,啊,我不甘心。”

    他大声的叫嚷着,吵的铐他手的警察,想塞个埋头把他嘴堵住,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苏厌在一边拿着袋子装起那把商遇带来的抢,商临均扶着岑乔走过来,说:“这件事,恐怕不只是报复那么简单,想必他身后还有人在看着这一切,只是那个人还没有暴露出来,这把手枪就是最重要的证据。”

    苏厌瞥了他一眼,说:“你的仇人还真不少,怪不得都有人找上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