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撩拨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到乔乔温柔的脸色担忧的看着她,姜茕茕再也控制不住,自从大哥醒来后,就被他冷漠对待而崩溃的心绪,抱住乔乔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岑乔心疼的的拍了拍茕茕的背着,温柔的哄着她:“想哭就哭吧,有再多的不高兴,只要哭出来,就比什么都好了。”

    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紧紧的抱了好一会,直到姜茕茕终于停下来,鼻子因为哭的太久,发起红,声音沙哑的还带着浓浓的泣声。

    哭一哭,果然心情会好上许多,姜茕茕噗嗤一笑,柔软细嫩的手摸了摸乔乔的脖子处,发现被她刚刚哭的湿了一大片,脸上顿时红了一片,不好意思的说:“乔乔,我把你衣服弄脏了。”

    岑乔瞄了瞄身上不仔细看,并不明显的湿痕,没当回事的说:“没事,只要你的心情好了,毁几件衣服都没有关系。”

    姜茕茕心里为乔乔即使没有恢复记忆,却仍是和以前一样待她个格外好而感到喜悦。

    一面却不可自控的想起了同样失忆的大哥,语气失落的说:“乔乔,我从来没有想过真的会失去大哥,如果早知道会发生今天的事,我当初一定不会犹豫。”

    岑乔静静的听着她说,然后有些疑惑的问:“你哥不是醒了吗?”

    姜茕茕强撑着笑了笑:“是啊,他是醒了,可是他忘了我。”

    她语气平静的像是自嘲,秀气的脸上不见往日的一丝活泼:“他所有的一切都忘了,我是不是该为自己没有像电视剧一样,唯一被他忘了而感到高兴。”

    岑乔对于失忆这个话题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毕竟同处于失忆的人群里,她是没有资格说的。

    只是看着茕茕如此难过失落的样子,她不由得想起还在意大利时,知道自己就是岑乔的商临均当时的表情。

    细细回想起来,他的脸上能记住的只有那格外明显的庆幸。

    当时的他在庆幸什么呢。

    因为担心茕茕会出什么事,岑乔这一晚是陪着姜茕茕一起睡的。

    在关了灯的客房里,两人没有说话,而是一起睁着眼睛失眠了。

    第二天商临均坐在楼下的沙发看着报纸的时候,听到岑乔下楼的声音,那以往白净剔透的脸庞此时眼圈周围明细可见的青色,走上去,按住她的腰身,蹙着眉,声音听不出喜怒:“你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是不是我不在你身边,睡不着了。”

    “够了哦,商临均,你赶紧放开我。”见在客厅的人都略带打趣的看着他们俩,岑乔脸都烧红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因为脸上那明显的黑眼圈而显得有些气弱。

    商临均知道再说就真的会让岑乔跳脚了,遂及时止住话题,然后看向岑乔身后站着的姜茕茕时,礼貌的点了点头,拉着岑乔去了餐桌旁。

    一起用完餐后,商临均看着很是依依不舍的乔乔和姜茕茕,知道她们俩恐怕还想在待在一块,难得退了一步,说:“乔乔,你今天就不用陪我去公司了,今天没什么事,你呆在家里好好休息吧。”

    岑乔自然看的出来,临均是为了让她好好陪陪茕茕才体贴的说出这番话,正想点头。

    姜茕茕便说道:“乔乔,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你今天不用陪我了,我今天还要回公司一趟,可能会很忙。”

    虽然茕茕脸上带着笑,看起来似乎已经缓和了,岑乔却始放心不下来。

    换她处在她的位置,她只怕会更难受,岑乔把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甩掉,走在茕茕身边,还想在劝劝她,却最终无奈的被反劝了。

    一直到坐在了自己上班的位置上,岑乔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商临均手敲了敲她的桌子,在把她的神拉回来后,无奈的说:“还想着姜茕茕的事呢。”

    说道茕茕,岑乔顾不上这是上班的办公室就拉着商临均开始抱怨:“哎,你说茕茕以后怎么办啊,她大哥失忆了,好像和家里的关系也不是特别好,她每天还要管理一个公司,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这样的消耗啊,要不,你想想办法,尽快帮姜一凡把记忆找回来。”

    商临均也很无奈:“一凡的具体情况还要看他的主治医师,可是我看他爸妈现在已经防着我了,所以就算见到了,他说的话,也不是完全可信的。”

    “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茕茕这样伤心下去吗?”岑乔当然也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可是对于茕茕的担忧让她忽视了这一点。

    说来说去,其实最主要还是让姜一凡自己想起来最好,可是失忆这种东西,严重的一辈子想不起来,不严重的也需要一段时间。

    总而言之,时间才是一切最重要的开端。

    见岑乔舒缓的眉头紧皱,商临均抚平她的眉,说:“这些事你就不要管了,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想想去哪个国家旅游结婚。”

    岑乔紧咬着唇,无语道:“你怎么还想着这个啊,茕茕的事情不解决我怎么有心情去啊。”

    “而且,你也没有时间。”最后这句话,岑乔说的极小声。

    不过在小声,整个办公室也就那么大,他们俩还紧紧的依靠在一起,商临均自然不会错过这句。

    他笑的宠溺尽显:“为了你,我也会空出时间来。”

    岑乔被他说的脸红心跳,连忙把人推开,装作认真看文件的样子。

    商临均知道她害羞,也没有逼她。

    只是心里难掩笑意,无论经过多久,她都和从前一样,时不时就会因为他的话害羞。

    真是让人想要不停的撩拨她。

    把因为岑乔而略略波动心潮放下,想到正一无所知的被父母忽悠的姜一凡,商临均难得抿紧唇,沉思起来。

    只是他的思考很快被一个电话打破。

    “喂,他是醒了,嗯,你要去看,行啊,因为你出的事,你就跑一趟吧,让我陪着去,不好意思,我在公司忙着呢。”

    岑乔微抬起眼,瞄了瞄正坐在办公椅上打电话的商临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