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最爱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康复中心的女人引着岑乔往最里面的一间房子走进去的时候。

    商临均又恢复了平时冷淡的模样。

    扮演一个自负又高傲的男人对于商临均之所以这么容易,还是因为老头子的原因。

    毕竟这样的人设完全和老头子没有一点差距。

    商临均走在空旷的走廊上,他的眼睛不停的扫过那些关起来的门。

    窗户都是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的器械。

    看起来是一家正经的康复中心。

    可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里掩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

    商临均收回脚步,正打算去看岑乔的康复运动做的怎么样了,突然看到一间留着些缝隙的门,而那个方向。

    他想了想后,发现不正是刚刚那个女人脚步声出现的地方。

    商临均大步的走过去,他的手握住门把正要拉开的时候,突然一天大吼声,吓得他手都颤了好几下。

    商临均无奈的拧着眉,他转身朝岑乔刚刚去的房间门口问道:“你怎么样了,还没死吧,是不是受了什么虐待。”

    声音有些漫不经心,却又难以忽视那一丝丝的关心。

    躺在床上的岑乔紧咬着牙说:“没,没事,就是做运动的时候,用劲了些。”

    像是放下了担心,商临均又恢复了一开始的毒舌:“还真是和杀猪一样,以后啊,你们家都不用杀猪了,你去叫几声就行。”

    “呜呜。”岑乔耷拉着眼皮,哭唧唧的。

    门外的人挫败的说:“哎哎哎,你别哭,我去楼下转转,不说了还不行吗?”

    帮岑乔按着肩膀的女人,心里很是嫉妒,脸上却是羡慕的说:“你真幸福啊,你男朋友虽然话说的不太好听,可是他对你还是很好的。”

    “真的,你从哪看出来的啊,我怎么觉得,他压根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呢,就说这一次,明明是以前他自己说要陪我来的,最后却还是被我拉着才来的,他根本就没有把当初的话放在心上呢。”

    女人没有接话,像是不愿说人坏话,实则心里微微嘲讽的唾弃她矫情。

    外面的商临均又回到刚刚站着的地方。

    这一次,丝毫没有犹豫的,就把门轻轻的推开了,他一步跨进去。

    发现里面有扇窗被打开了,心中没有惊讶,毕竟从那个女人主动冒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有人在监视他们。

    虽然不知道岑乔的运动要做多久,商临均还是打算速战速决,里面有间内室,散发着一种浓郁的味道。

    商临均从裤兜里拿出一双透明手套,戴上去之后,才开始在里面的书桌书柜和衣柜里翻找了,结果除了一个女人应该有的东西,什么都没发现。

    要不是为了找线索,他还真不想干这种事。

    可惜现在言封性子不定,说不定就拖了他后腿。

    姜一凡又被忽悠的和陌生人一样,只能靠他自己干了。

    摸索了太久,正当他打算放弃的时候。

    去到床的里边,发现竟有一座阶梯。

    商临均立刻放轻脚步走了上去。

    崭新的铁门紧闭着,门上没有挂什么钥匙,就像是一个完全让人生不出一丝好奇之心的储物间。

    商临均直接推开了门,里面出乎意料的简洁又干净,房间里摆放着一幅画,还有很多张大大的洗出来的照片。

    而主人公都是一个人。

    商临均手轻抚着画着岑乔当初面目的画作,心里的复杂难言。

    如果没有那些洗出来的照片,商临均会以为这里是商云的秘密基地。

    可正是看到了那些洗出来的照片,他却能够确定那人绝不是他。

    上面的照片很多都是岑乔二十岁年纪的。

    或是穿着连衣裙,或是穿着学士服。

    “步亦臣。”在看到一张他们两人合照的时候,商临均才终于发怒了。

    因为照片中的岑乔是睡着的,虽然明白他们俩什么都没发生过,他心里的嫉妒还是不可遏制。

    等他冷静下来后,自然发现了这张照片是被偷拍的。

    虽然心里仍怒不可遏,却只是对步亦臣的。

    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发现已经快一个钟头了。

    他便打算离开了,只是在离开时,他回过头,冷冷的对着那张照片阴森森的笑了笑,才终于走了。

    没有多久,岑乔便和那个女人一起出来了。

    此时的岑乔脸上大汗淋漓的,倒真是一副运动过度的模样。

    还没等那个女人心生期待的想要带他也去运动一次的时候。

    商临均直接递了十张票子给她,说了句不用找了,就把人拉走了。

    岑乔坐到车子上的时候,发现他的情绪比来的时候明显不对,想要说些什么,却摄于他的低气压。

    两人回到家后,商临均直接进了书房。

    还没来的及张口的岑乔只能暗自无语。

    好在这时从边上跑过来的萌萌分去了她的一些注意力。

    “妈妈,我也想上学。”

    岑乔笑了声,轻轻刮了刮萌萌的小鼻子,问道:“怎么突然想上学了,哦,妈妈知道了,是不是看着哥哥写作业,你也想读书了。”

    萌萌摇了摇头,苦着一张脸说:“妈妈,上学我就能拥有很多小伙伴一起玩了,到时候,我就不用你们照顾我了。”

    萌萌这句话说的岑乔心酸了酸,她明白萌萌是心疼妈妈,天天除了上班,还要陪着她玩。

    可是她心里是乐意的,毕竟哪个妈妈不想陪着自己的孩子玩,就算苦了点累了点,也是心甘情愿的。

    岑乔摸了摸萌萌的头说:“萌萌长大了,想交朋友可以,明天我问问爸爸好不好。”

    萌萌立马咧开嘴,扒着妈妈的脖子,一口亲在了妈妈的脸上,说:“萌萌最爱妈妈了。”

    岑乔去商临均书房的时候,特意给他泡了一杯咖啡。

    因为她不知道他要忙碌多久,所以准备了也是有备无患。

    书房的门没有紧闭,岑乔一推就打开了。

    进去后,看着并没有看文件,而是靠着椅背闭目养神的商临均,岑乔心里不由得心疼起他。

    虽然知道他工作勤奋是应该的,毕竟公司那么大,只能依靠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