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心动又感动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均拧紧眉,一只手打开网页搜索,果然网络上已经是一片水深火热。

    喷元盛为了钱不顾别人的生命,肆意妄为,不把法律放在心上。

    大概是墙倒众人堆,即使还没陷入彻底的绝境,已经有不少人打着曾经和元盛合作,却因为它过于盛气凌人的态度而选择了放弃。

    看着商临均脸色黑的吓人,岑乔凑过去一看。

    在刚刚看到那些污言秽语的时候,商临均便伸手一挡,令那些话语再也看不到她的眼里来。

    岑乔学着他以往的模样说:“商临均这么大的事,你还不让我知道,你是不是没有把我当做一家人,真正的家人无论荣辱,都该是共同以对的,我不会做只能陪你享甜却不能共苦的人。”

    面对岑乔带着怒气的眼神,商临均到底是拜下阵来。

    毕竟无论她如何生气,也是因为在乎他。

    他又怎能不为此心动又感动。。。

    商临均乖乖的递出了自己的手机,他显然已经忘了还在接通的电话。

    手机另一头的余飞在听到夫人的声音后,就立马心领神会的把手机挂断了。

    岑乔手指点开被商临均极快的退出的消息,在看到一条条黑心的评论时,不说商临均现在心里是什么想法,岑乔却是觉得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就是舆论。

    明明什么证据都没有,不过是听信另一人的片面之词,百分之九十的人就彻底反了水。

    既让人感觉好笑有可悲。

    “这些东西出来一个多小时了,临均你想到什么办法了没有。”把手机还给他后,岑乔问起他。

    “这种事,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毕竟我们没有使用那些医械产品的事,只有医院和我自己心里清楚,可是就算医院出来证明,也没有办法彻底洗脱,毕竟医院有元盛的投资,在网友们或者其他人眼里,我们就是一丘之貉,并不可信。”商临均在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心里就已经预料到了会如何发展,甚至直接一点的说,这件事他的确没有办法,因为这不只是埃利斯的一面之词。

    如果他反过来说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也是他的一面之词。

    所以这件事,元盛只能硬扛下去。

    岑乔伸手握住他的手,想要给予他信心,白皙的脸带着对他的自信:“临均,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站在你身边,这件事可能会给元盛造成很大的挫折,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再大的危机也可以一起度过。”

    商临均想要和平时一样摸摸她的头在说一句相信他,可是心里翻涌的情绪却令他控制不住的把岑乔拉入了怀里。

    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头顶上,他轻微却又带着肯定的声音说:“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可以打倒我的,若是有,只会是你,所以我从来就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过,我很明白,什么事在我的心里才是最重要的。”

    岑乔本来突然被抱住,身体不免有些僵硬,大概是在这个怀里呆的太久,熟悉到了骨子里,很快就放松了下来。

    岑乔嗯了一声,然后像是担心他没有听到,声音比平时略小的说:“我相信你。”

    这件事闹得太大,两个人还没来得及享受这难得的片刻安宁。

    商临均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岑乔轻轻的挣开他,手把垂下来的一丝发丝撩到耳后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正好看到他手机上的来电显示。

    心里难得泛起紧张来。

    “喂,父亲。”商临均接起电话,脸上的表情显出轻松。

    岑乔却连笑都笑不出来。

    抿了抿嘴,她坐回萌萌的身边,接着商临均的故事继续给萌萌讲故事。

    商临均却是一叫了声父亲,就得到了一番痛骂。

    好在他们关系一向不对盘,所以早已经接受了这种相处。

    商临均话从耳旁吹的任他说道。

    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在说完了之后,老头子叹了一口气,然后道:“临均我知道你看不顺眼我这个父亲,我也一直不勉强你接受,这次公司出的这件事,我明白它是一件无妄之灾,只是被你碰上了,我也不是真的怪你,不说了,我呢,主要是想和你说,如果你的手上要是有什么录音什么的都可以交到我的手上,你不适合做的事,让我来为你做,就当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唯一为你做的一件事。”

    商临均听完后,整个人楞了好一会。

    好久,才回应:“没有,我手上什么证据都没有。”

    “你...”商离远又被他气到了。

    在商业上,谁会不留下一手,只有他这个傻儿子,那么容易轻信他人,竟然连通话录音都不备下。

    不过往往也正是因为儿子的坦诚,所以在这件事出来之后,他心里一点怀疑都不曾有过。

    “您就别操心了,我自有办法,您要是真的这么闲,带着你的小情人,直接去外面待一段时间再回来,这段时间国内不安全。”大概是为了回报老头子刚刚的关心,商临均也难得关心了他一次。

    都是不善言辞的人,正事说完了,两个人又相对无言了起来。

    这时萌萌嘟着嘴说了一句话,让商离远无奈的道:“你去给萌萌说故事吧,她都闹脾气了,我挂了。”

    说挂就挂,一点都不带含糊。

    商临均看着已经挂断的手机,眼神里难得闪过一丝怅惘之色。

    很快,他就把脸上复杂的神色掩去,走到萌萌身边,笑着把她抱起,重新为她说故事。

    岑乔没有在问他公司的事情要如何处理。

    因为有时候过多的掺和,不如给他足够的时间去处理。

    两人心照不宣的模样如同一对老夫老妻。

    而在一间密封的雪白房间里,一个人正背靠着空阔的房间摆放的书柜,他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一只手,然后递出一张纸,而在他的旁边,正站立一个粗狂的中年人。

    接过纸条后,他看了一眼,二话不说,说了句一定办到,就走出了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