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不安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均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岑乔特意给他换了一条黑色带金丝的领带。

    看着比平时多了花样的领带,商临均等她系好后,轻轻扯了扯,笑道:“怎么突然把我打扮的这么好看,就不怕有人把我勾走吗。”

    “美得你。”岑乔白了他一眼,对于身处这种间艰难的处境,他还能够说些玩笑话,岑乔也不知该说他是心里承受压力强大,还是没心没肺。

    “今天给你打扮的这么帅,就是想看看你能不能靠刷脸,把那些对你不利的传言全部都压下去。”为了配合他的得意,岑乔故意幽默的也凑了一句。

    商临均拉了她的手出门,一边说:“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的这张脸只打算帅你一个人,你啊,就不要胡思乱想,相信你的男人,不会把给你的家业全部败光。”

    “我才不怕呢,反正这些一开始就不是我的。”岑乔本就不是在乎钱的人,说道这的时候,还嗤了一声。

    商临均霸气的举着岑乔的手亲了亲后,说:“我想给你的,就是你的。”

    两人一个心底担心,一个是真的不在意,却都在为对方着想的说着不会让对方担心的话。

    只是当两人到了公司的时候,岑乔看着以往兴致冲冲就奔进去的高楼大厦,这一次,却是打起了退堂鼓。

    昨天临睡前,元盛的股点已经掉了三个点。

    可以说,从元盛公司上市以来的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这么大的危机。

    坐上电梯打开门的时候,岑乔还担心公司的员工会不会给临均砸臭鸡蛋。

    事实却是。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

    走到总裁办公室的时候,岑乔一边松了一口气,然后略带崇拜的望着商临均说:“临均,我真没想到你公司的员工这么有纪律呢,我还以为公司股点掉了这么多,他们怕是会一个个闹着要辞职呢。”

    坐在办公椅上的商临均拍了拍他的椅子:“来,坐这。”

    岑乔穿着高跟鞋,自然不好和在家里一样,直接跑过去。

    优雅的走着慢步,在走到他身侧的时候,直接坐下去,然后屁股一挪,把他往里挤。

    好在办公椅位置够大,坐下他们俩刚刚好。

    “怎么,高兴了吗?”商临均知道她从昨天晚上就一直担心他。

    一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虽然没有乱动,但是和平时习惯性窝进来的她不同的是,她僵硬的他一下子就看破了。

    岑乔摇摇头,叹口气道:“总是觉得不安心啊,觉得怪怪的。”

    商临均见她一直纠结,拿起内线电话给余飞打了一个。

    余飞走进来的时候,心里就已经坐好了准备。

    所以即使在看到先生被夫人挤的整个人贴在了椅子上,仍是目不直视的低着头,不往那看。

    商临均看出了余飞的窘迫,却没当一回事,毕竟余飞是自己人,他对他还是很相信的。

    商临均没有多说,直接就问起今天公司的情况:“余飞,昨天的事对公司的影响到底发酵的如何,你说一说。”

    余飞其实也猜到了先生是要问这话,直接把公司为什么还是和平时一样安静的原因告诉了先生:“先生,今天大概是七点半的时候,网络上有几份确凿的证据已经证明埃利斯是自己为了利益把早就知道副作用的器械流到了医院里,而且在公司破产后,他因为没钱,身上负债累累,所以勒索先生,威胁先生,还有先生反驳他的通话,也算是变相的给先生有了证明,虽然仍然有一些人紧抓着不放,但是公司的股票已经回暖了过来,在这种情况下,元盛的危机已经算是解除了。”

    商临均虽然也为公司的事情居然就这么风平浪静的平息了而感到高兴,但是难免奇怪是谁帮了他。

    “查了是谁帮的忙吗?”不管帮助他的人是友是敌,他都好奇那个人的身份。

    “没有。”余飞一脸失落的说,他觉得这完全是他办事不利,别人都能够为先生找到证据,他却连一点蛛丝马迹都发现不了。

    商临均察觉到了余飞的情绪,倒没有说些安慰他的话。

    毕竟有些人不是那种安慰了他之后,他就能够自行消化的。

    “下一次,不要出这种错。”商临均语气沉沉的说。

    “是。”重振旗鼓的余飞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不论公司和先生发生什么事,他都要最早知道的那一个。

    等他走之后,岑乔才渍渍出声:“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俘获人心的,真是毫无人性。”

    的确,没有一句好话,竟然还能够让人仿佛着了魔一样的忠诚,要不是知道这不是个玄幻世界,她都要以为他给余飞下了蛊。

    拜多年的生涯所赐,岑乔现在脑洞开的非常大。

    不过她也明白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些人有那种让人自愿为他俯首称臣的魅力。

    很幸运的是,那个人是她的丈夫。

    商临均没有反驳她,而是难得在沉思着什么。

    岑乔思索了一阵,便知道他心里此时在想什么了。

    “临均,你是不是在想是谁在背后帮你啊。”岑乔扯了扯他的衣袖问。

    “嗯,我总觉得会是一个很熟悉的人,只是又确实想不起会是谁。”他的手下意识的敲了敲桌子,敛起眉目道。

    “会不会是你以前和我说的那个陆弥或者言封啊。”虽然还没有见到过他们二人,但是岑乔觉得身为临均的朋友,他们想必也有一番本事。

    商临均摇了摇头,对岑乔说的这两人完全没有一丝迟疑道:“他们俩一个在军队里,一个天天魂不守舍的,想靠他们来解决这件事,怕是公司倒了都不可能。”

    “那会是谁?”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岑乔也知道她是猜不中了。

    商临均闭了闭眼,仔细的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后,发现有些地方很是异常,似乎是有人故意的把他的思维引了过去,他霍的睁开眼,突然斩钉截铁的说:“也许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