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心疼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上午,岑乔一直在撒着娇,想要让商临均告诉她,那个人到底是谁。

    以往什么都和她说的商临均这次却坚决的拒绝了,即使面对她故意的引诱,也如戒色的和尚一般不动声色。

    岑乔有些恼了,哼了一声,不理睬他了。

    等到下午下班的时候,岑乔也不和他一道走,说茕茕在楼下等她。

    商临均本来以为这只是岑乔为了惩罚他告诉她而故意说出来的借口,结果等到下楼后,看到那辆明显的女性车后,商临均难得有些傻眼了。

    岑乔没有告诉他,在她去洗手间的时候,收到了茕茕发来的短信。

    鉴于消息既颇为**,又很重要。

    岑乔就学着临均今天的做派,也来了这么一出,就不告诉你。

    等到车子离开后,商临均才无奈的摇头坐车回家。

    坐在副驾驶上,岑乔看着难得画了些妆的茕茕,好奇的问:“茕茕你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是要带我去哪啊?”

    茕茕一边手握方向盘,纤细的手腕轻转,朝着靠右侧的一侧行驶,一边抽空回答岑乔的问题:“今天是我生日,当然要大干一场啊,乔乔,以前我每次生日都是你陪我过的,除了那三年,现在你失去记忆,看在你回来了,我就不怪你把我生日的事情忘掉了。”

    姜茕茕脸上轻松带笑,岑乔却有些心疼。

    以往既然是她陪着她过生日,那她不在的那三年不用想都能知道是谁在陪着她。

    可是现在那个人却忘了她,只怕她的心里难受的不知什么样了。

    岑乔不想让茕茕生日不高兴,决定今天舍命陪君子了。

    只是等到她们俩进了灯红酒绿的酒吧后,岑乔却暗暗咽口水,把心里想要离开的想法压下去。

    姜茕茕拉着岑乔坐在吧台上,对着调酒的服务员打了声招呼。

    在发现竟然不是以前那个调酒师后,难得起了些好奇的心思问道:“天上人间以前那个调酒的帅哥辞职了吗?你是刚来的?”

    长得很是清秀的男孩子在红色灯光的照耀下,竟然显得有些诡秘。

    听着这位好看的小姐问话,他当然知道她以前一定是个常客,不过一定很久没有来过了,毕竟天上人间的调酒师已经换了好几年了。

    他怕这样说会让她不高兴,毕竟自从两年前,调酒师换成他后,有很多回头客都再也没有来过了。

    尽管心里在犹豫,迟疑,他还是老实的说:“小姐,天上人家的调酒师已经换了两年了,小姐一定是很久没来,才没发现吧。”

    “换了两年?”姜茕茕轻声嘀咕了句,怎么换了这么久,也没有人通知她。

    不过好在她来这只是为喝酒抒发一下压抑的心情,调酒师换没换并不重要。

    姜茕茕随意点了两杯酒,端到岑乔眼前的时候,岑乔有些心虚的抿了一小口。

    喝完之后,岑乔立马哄着茕茕开始说话,想要让她忘记喝酒的事。

    可惜想喝酒的人是怎么也叫不醒的,即使岑乔最后都伸出手去捏她,姜茕茕还是不发一言的一杯一杯的叫。

    姜茕茕的酒量在这三年因为应酬已经提升了不少。

    可是在好的酒量也抵不住她一杯杯的灌,彻底喝醉之后,姜茕茕抱着岑乔的胳膊说要上厕所。

    岑乔虽然无奈,却还是半抱起她,一起去了洗手间。

    看着茕茕进去之后,岑乔洗了把脸,想要让自己清醒清醒,等到几分钟后,她却发现仍没有看到姜茕茕的身影,手在门板上敲了好几下。

    “茕茕,你还在吗?茕茕。”

    此时正坐在马桶上,脑袋趴在膝盖上睡得正香的人,完全不知道外面人的着急。

    岑乔见她半天没有回应,想要把门踹开,又担心踢到她。

    只好跑去天上人间吧台找人帮忙。

    好在那个调酒师经过不停的给她们调酒,已经和她们稍微熟悉了些。

    他找了几个人,顺便拿了一把扳手给她。

    岑乔急匆匆的说了声感谢后,就直接朝茕茕待着的洗手间跑去。

    出乎意料的是,本来躲在一间卫生间睡觉的姜茕茕此时却背靠在干净的墙壁上,岑乔意外她竟然自己跑了出来,不过也没多想。

    把姜茕茕的手挽在她的肩膀上,就把人用力的抚了出去。

    岑乔带着姜茕茕走到酒吧门口的时候,却发现商临均已经堵在了那。

    脸色不好的岑乔心里虚的没有一丝底气。

    他轻轻的喊了她一声:“终于舍得出来了啊。”

    岑乔把脸挡在茕茕的脖子处,颤颤巍巍的说:“这不怪我们,茕茕不就是想来个酒吧喝喝酒庆祝生日吗?又没干什么坏事,难道连这一点要求都不能有。”说道最后,岑乔都理直气壮了起来。

    商临均似笑非笑的说:“我可没说她,岑乔,姜茕茕她人我可管不着,但是你却是我的妻子,我又怎能不关心。”

    接到天上人间的电话的时候,商临均本来还以为是南雨他们查出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在听了里面的服务员一番解释后,他才知道她们两个人竟然在天上人间喝醉了酒。

    心里燃烧着汹汹的怒火赶来,发现岑乔倒是很清醒,只是她扶着姜茕茕身子一晃一晃的,让商临均极度怀疑他们会不会就这么栽倒下去。

    “上车吧,今天让她在我们家住一晚,明天让她自己回去。”商临均压下心里的火气说道。

    岑乔也看出来他很是生气了,毕竟他叫她全名的情况几乎没有过,只有在生气了,才会用这么生疏的口吻。

    见他直接上了车,也不过来扶一把,岑乔只能自己动手,在和茕茕一起坐在后座上后,岑乔看着茕茕到酒吧后,随意停在路边的跑车,有些担心的道:“茕茕的车子就这么留在这吗?会不会被别人开跑啊。”

    商临均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只把岑乔看的讪讪的笑,不好意思在说下去后,他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说:“快去门口把你们老大妹妹停的红色跑车给找个位置,安安全全的护一夜,明天她就来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