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不想我当众办了你,就安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均想要拉着岑乔回到了车里。

    岑乔却故意摔耍着酒疯,用力的挣脱开他,跑了出去。

    飞速跑出去的岑乔直到跑出去很远才把速度慢了下来,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脚疼的厉害。

    也或许是因为跑的路太远,长了水泡才会痛。

    这时一阵汽车的鸣笛声的在身后响起。

    岑乔还以为是自己挡住了车子的路,踏着缓慢的脚步往路边走了走。

    的鸣笛声依旧在身后不断的响起。

    岑乔这时已经感觉到了不对,怎么自己都让路了,这车子还一直在身后叫个不停啊!

    岑乔转身回头一看,眼前低调奢华的宾利车简直不要太熟悉,这不是刚才送自己回家的商临均的车吗?这么豪大气粗一副暴发户样的车子,也只有商临均这种人才会闲着没事开出来溜溜。

    “商临均,你怎么还跟着我不放,当真是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岑乔双手卷了卷衣袖,然后直接冲到商临均的车窗上,举起双手,趴在开着的车窗口,作势要揍人。

    她脸颊红的不像话,显然是真的喝醉了。

    商临均嘴角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不紧不慢的回望着岑乔,然后靠在方向盘上的脑袋向着趴在车窗口的岑乔轻吹了一口气,说道:“我等了你这么久没回家,你现在还故意这样发酒疯,是不是故意想要这样惹火我。”

    商临均的一口气吹的岑乔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马上站直身往后退离商临均远远的。

    至于面对商临均的话,打了一个酒咳的岑乔不置可否的摇摇头,不过她也知道自己是个负五渣的战斗力。

    至于他后面的话,无视就好。

    “我困了,我要回去睡觉。”岑乔放下手撑在车窗上敲了敲他的车窗。

    商临均也不想和一个发酒疯的人计较。

    至于回去后,还不是任他心意。

    “你为什么要这样看我。”第二天醒过头就看到商临均撑着额头看着她的模样,岑乔吓了一跳。

    “没什么。”商临均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开始从床上站起穿衣服。

    等到岑乔也跟着起来后,她才发现往常白皙的肌肤上青青紫紫的,心里气的要死。

    因为心里生气,她一天没有搭理他。

    直到下午下了班后,商临均主动投降。

    “岑乔,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面对你我的忍耐力完全为零。”

    难道还是我的错不成,岑乔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商临均眼神闪了闪后,错过她的视线不看。

    岑乔看着商临均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神,就猜到他此时心里一定算计着什么。

    岑乔想着家里有好些东西缺少,突然心里生出了一个心思。

    既然昨天他这样对她,今天就要接受惩罚。

    不过,既然他出招了,自己未必不能接招。而且如果他因为自己的想法倒霉,那岂不是更妙。

    于是对着商临均提议道“我们出去买菜吧!”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我们一起出去买菜?可是家里不是有菜吗?”想了这么久的想法突然被岑乔随口说出来了,商临均偷偷捏了自己的手一下,发现真的很痛,原来真的不是在做梦。

    商临均一步步的走进岑乔,然后突然伸出双手捏住了岑乔的脸颊,轻轻的扭了一下:“你确定自己没说胡话,痛吗?”

    “我掐你,你痛吗,虐待狂!哼!”岑乔直接给气笑了,使劲扳开放在自己脸上捏着的两个爪子。

    然后在商临均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反过来用手掐了一下他的腰间的软肉,然后“刺溜”一下飞快的跑出了厨房。

    看着恢复了往日的活泼的岑乔,商临均只是摇头轻笑了笑,跟在岑乔的身后一起出去了。

    只是出去的时候,萌萌却抓着妈妈的衣服,不肯放手。

    岑乔无奈的时候。

    商临均直接把孩子抱起,一起走了出去。

    岑乔无奈,只能跟着他。

    看着专心致志的开着车子的商临均,脸上没有了平时常挂着的一抹深沉的笑容,反而令整个人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安全感。察觉到自己的想法的岑乔心里惊了惊,平稳了下自己心里的异样,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路边的风景。

    一直把余光放在岑乔的身上的商临均,看着岑乔上车以后一直偷偷的盯着自己,把自己盯得都出了一身密密麻麻的汗之后。又开始脸上的神色一会儿惊愕一会儿变回平常的样子,直到现在眼睛一直注视着窗外,假装无视自己。

    虽然两个人并非心有灵犀,却隐约觉得自己触摸到了她的想法,看来她对自己的在意越来越深了。

    车子开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终于停了下来。坐的腿都有些酸麻的岑乔轻轻甩了甩自己的脚丫子。正想下车,却被先一步下来的商临均抱了起来。

    “你干嘛啊,很丢人耶,大庭广众之下不要那么开放好吗?你不要面子,我还要呢!啊啊啊啊。”被公主抱抱起来的岑乔整个人脸上泛起了一股害羞的红潮,看着四周的人群都在看着自己,连忙把探出去的头又趴回了商临均的胸前,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气味,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不知名的香水,却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这股味道给熏醉了一般。

    商临均拍了拍岑乔的柔软的臀部,手上的触感如同婴儿般酥软,让人想要轻轻的揉捏,但现在的场合并不适合做这种事,还是把自己心里蠢蠢欲动的想法压了下去。

    对着岑乔耳垂轻轻的吻了一下,说:“乔乔,你不要乱动,你也知道我的克制力力不怎样,要是不想我在大庭广众之下随便找个地方办了你,就给我安静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