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一招秒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没有顾忌自己受伤的地方,而是抱着在推车倒下时,被突然的翻车事件吓的整个人呆愣的萌萌轻声软语的哄道:“萌萌不怕怕,小车子轮子掉了,我们不坐车车了啊。”

    岑乔暗自庆幸,好在她反应灵敏,眼疾手快的把萌萌抱了起来,不然若真的伤到了萌萌,她真是一死都难以谢罪。

    一头焦黄色的中卷色,衣着高调艳丽的穿着最新款的班柏丽,面色却有些憔悴,看着岑乔哄着孩子的模样,她的眼神里完全是藏不住的憎恨与嫉妒。

    步欢颜虎视眈眈的目光实在是让人不能忽视。

    商临均被她尖锐的声音一刺,眉头直接蹙了起来,看着她对岑乔一点也不尊重的眼神,更是完全不给她面子,就嘲讽了一句:“王太太,看来即使嫁了人,也还是以前那副跋扈的模样,不知道你父亲把你嫁出去的时候,是不是终于能够松了一口气。”

    几年没见的人,这段日子该出现的出现了。

    虽然步氏二老都已经齐齐死在了那一场毫无人知的火灾里。

    可是眼前这个人却是最好的把柄。

    商临均本来就打算找人查查她,倒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自己送上了门来。

    以前面容不过清秀的步欢颜,这几年显然过的并不顺畅,眼神变得微微浑浊,气势更虚。

    就连眼角的细纹都生出了一些。

    几乎不用想,就知道她的婚姻生活过的很是不幸。

    不过,临时被嫁出去的人,在惹了些祸事后,还能够好好的出现在人前,已经算是有了个不错的结果。

    三年前,在查探到岑乔出事的原因除了罪魁祸首的田恬之外,步亦臣也在里面做了一个推手。

    他可能没有想过伤害岑乔,只是爆出一些消息,想要让老头子和母亲对岑乔不喜。

    目的他确实达到了,毕竟如果不是他在背地里不知搜集了什么消息送给了老头子和母亲,母亲也不会在那时候,故意的提起那些事。

    在以为乔乔真的不会再回来的那些日子,他心里磅礴的怒气无从发泄,便直接把那些害过乔乔的人,一一拉下了水。

    步家不是急着找合作人解脱被打压的困境吗?

    好,让他找。

    他直接把合作人送到了他们眼皮子底下,然后在他们合作开展后,合作人立马消失了踪影,再也没有出现过。

    一个公司的合作案,缺的不止是钱和方案。

    步氏贡献的是方案,缺的却是钱。

    可在好不容易做出来的方案就要开始实行后,方案被人带走,钱却没有拿回来。

    在当时就已经是岌岌可危的步氏,相当于扯下了最后一根稻草。

    步明远被气的进了医院,一个人苦苦支撑的步亦臣显然不是一个聪明的领导者,在做什么都失败后,他非但没有吸起教训,反倒越是堕落起来。

    步氏就这么一步步的衰败了下来。

    不知是不是为了女儿以后能好过点,步明远在消息没有传开之前,就把她嫁给了一个刚刚闯出名堂的暴发户。

    拿了很大一笔钱。

    只是钱再多,也填补不了步氏那个大坑。

    终究是破产了。

    后来商临均便没有把心思在放在他们身上了,毕竟他清楚,对于那些享受惯了荣华富贵的人,一朝重新回到贫穷之时,那才是他们真正的苦难之时。

    可是商临均现在看着仍旧很是精神,还有心思朝着乔乔飞眼刀子的女人,只觉得当初他果然过于仁慈了些。

    被商临均肆意嘲讽了一句,步欢颜脸色立刻惨白了起来。

    即使当初她被父亲二话不说的就嫁给了那个粗俗的男人,可是在她的心里,有好感的人一直是眼前这个人。

    他即使站在普通的百货超市打扮的平凡,气质也仍然是鹤立鸡群的。

    可是这样的男人,对她却是语气恶劣。

    在亲眼见证过他刚刚为了另一个女人着急爱护的模样后,已经在婚姻里蹉跎了几年的步欢颜彻底歇斯底里了。

    她就算是性格不好,可她对他的爱是真的啊。

    当初他背地里坑害她们家公司的时候,她从来都没有抱怨过他,他怎么就能这么狠心的对她的爱视而不见呢。

    岑乔安抚好回过神的萌萌后,就被刚刚撞到她推车的女人,此时正用着一抹哀怨的眼神看着商临均。

    心里顿时回过味来。

    只怕这女人,又是不知道从哪里过来打算勾搭商临均的野花吧,现在的人还真是有当小三的癖好。

    岑乔觉得自己身为正宫,应该好好维持下自己的地位。

    不然那些阿猫阿狗还真的一溜烟的全部凑过来。

    岑乔把安静起来的萌萌递给商临均,一向宠爱女儿的商临均本来还因为忿人颇为威严冷淡的一张脸,看到乖乖巧巧的女儿时,立马秒变慈父。

    手熟练的把萌萌抱好,一边和女儿轻声嘀嘀咕咕:“萌萌快看,妈妈要发大招了。”

    萌萌眼睛眨巴眨巴,好奇的眼神看了过去。

    岑乔对于别的女人对于商临均的虎视眈眈已经不舒服很久了。

    他是她的男人,是她的私有物,岂能给别人用眼神进行不明意味的骚扰。

    这次,岑乔要直接把这个女人的心思直接掐灭。

    岑乔弯下腰,在倒下的推车里东翻西检了几下后,拿着一个大大的铁勺,气势汹汹的朝着她走过去。

    “你,你想干嘛?”步欢颜气势颇为虚,她已经很久没和人吵架了,现在已经没有年轻时那份和人争吵的霸道了。

    更何况她脑子还没有昏到看不清现在情况的地步。

    商临均是谁,就算是最近他的公司被人拼尽全力去摸黑,仍不是没有一点作用。

    刚刚是一时没有清醒,现在醒回神来,却暗自着急起来。

    看着长相妩媚长得和狐狸精一样的女人,竟然不和她打嘴上功夫,直接拿起东西来。

    步欢颜更是暗自观察着从哪个方向逃离会更快些。

    岑乔注意到她的闪躲,心里微微好笑,胆子这么小,还想抢她老公,一招秒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