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金屋藏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临均看完照片后,把照片重新放进去封好。

    “我找这事的消息你都察觉到了,你说,敌方的人会没有察觉吗?这些东西就不会是他故意放出来混淆视线的。”

    言封顿时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很不好意思道:“我这是鼻的南雨才问道的,你也知道我担心老姜,南雨耐不住我的纠缠,就随便说了一句。”

    商临均嗤笑了一声:“只是随便说了一句?”

    言封顿时心虚,不敢去看老商的眼睛,话却是轻轻的应:“好吧,不只是一句。”

    商临均当然知道他到底不是飞翼门的老大,没法像一凡那样吩咐他们做事,也没有天天逼着他们要事情的消息,只是当初他为了不让言封搅合进来,特意做出生他气的样子,却没料到底下的人私自告诉了他。

    现在人已经搅合进来,商临均自然不会在劝,只是把知道的事情全部和言封说清楚后。

    不在嬉笑着的言封听出了他的意思:“我们现在只要把步亦臣逼出来,就可以抓到整件事的罪魁祸首了。”

    商临均摇了摇头:“他不需要逼,时间到了他自然会出现,我们现在能做的,唯有等待。”

    言封也算是被老商这不急不忙的样子给戳到了,不过他倒没有多说,反倒说起另一事:“我可是听说姜茕茕上次过完生日后,被一条小野狼缠上了,老商,你说我们要不要在老姜失忆的这段日子好好保护他的小口粮,以防被小野狼给叼走了。”

    商临均可不想掺和,直接拒绝道:“要去你去,我闲着没事干,去关注她。”

    言封还想在劝,门外的人一声不响的推开了门。

    今天穿了一套蓝色小套装的岑乔婀娜多姿的走进来。

    言封顿时下意识的吹了声口哨,腿垂在下面的商临均立马一脚踢了过去,暗骂道:“对你嫂子,放礼貌些。”

    言封立马正经起来。

    他就说老商怎么突然金窝藏娇了,原来还是以前那个。

    上次被忿了之后,言封也是好好的查了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在了解到她确实是当初的岑乔,只是整了容,加上失去了记忆,才会和从前完全不同。

    要言封说,以前的他并不太待见她,他始终觉得她骨子里有些傲,可他一点也没有看出她傲的资本,甚至对她还有些嗤之以鼻,觉得这女人太装了些。

    虽然后来她因为出了事,大家都以为她死了。

    没想到,又回来了,言封真觉得她还真是老商的克星。

    控制他的喜与乐,悲和哀。

    不过看着临均较之三年前显然变得更有人气的模样,他却是由心里感激她的。

    所以岑乔端着咖啡走过来的时候,言封从位置上站起来,然后礼貌的弯了弯腰,大喊:“嫂子好,我是言封,老商最宠的兄弟。”

    介绍的话一如既往的自恋。

    岑乔被他这副模样吓了一跳,滚烫的咖啡都摇晃了一些出来。

    商临均立马掏出怀里的巾帕小心的敷在了她的手上,眼神里的珍惜与伤痛看的言封傻眼。

    岑乔却是习惯他这样了,只是在站着外人的时候,她却难免生出些不好意思。

    轻轻嘟囔着:“没事,就一点咖啡能烫着什么。”

    商临均最不乐意她不珍惜自己,张口就是一句:“它烫到了我的心上。”

    言封听的头皮发麻,鸡皮疙瘩遍布。

    心里卧槽,不断刷屏。

    这还是他冷淡无趣的老商吗?这情话,他都想给他点一百个赞了。

    莫名吃了一嘴狗粮的言封,觉得他简直空虚寂寞冷。

    可是这还不是最让他悲伤的。

    悲伤的是,商临均把岑乔端过来的咖啡随手放在一边,然后把人横抱着直接抱进了办公室里的休息室,房门未关紧,好奇心起的言封只不过偷偷的溜过去看了一眼。

    就被里面的画面闪了一脸。

    商临均手握着岑乔白皙的手,以唇寸寸抚慰刚刚被咖啡烫过的伤痕。

    那仿佛敬仰的喜爱,实在是令言封再也坚持不下去,拔腿就跑了。

    连他最后还想说的话,都给忘了。

    因为岑乔临时被烫了手,商临均下午直接带着她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好在医生说没什么问题,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是在岑乔说着要回公司的时候,商临均直接拒绝了。

    美其名曰,虽然烫伤的不严重,但是为了不让我心慌,你还是回家好好休息吧。

    休息她可以理解,可是他陪着她一起休息是怎么回事。

    岑乔看着坐在她身边,兴致勃勃正在说话的商临均只觉得他最近是越来越散漫了。

    还没等她说些什么,莫婶突然走过来说:“夫人,门外有个男人说想要见你,他说,他叫商云。”

    对于商云的存在,知道的人还是很少的,毕竟他几乎没有出现在商家人面前过。

    本来脸上带笑的商临均顿时脸一黑,抿着嘴,明显的不悦。

    岑乔倒是站了起来,感激的和莫婶说:“确实是我认识的人,谢谢莫婶啊。”

    然后打算出去看看。

    商临均立马跟上,还把刚刚松散开的衣服拉好,整个人看着气势汹汹的时候,才快步走上前。

    岑乔看到他一起来还有些奇怪:“临均,你跟着我干嘛,阿云他来这,说不定是要和我说什么事,你不用这么紧张吧。”

    最后一句略带着打趣。

    商临均却是大掌收握住她的手,一脸不虞道:“我就是紧张,毕竟他一个单身人士老是来骚扰已婚的你,实在是目的不纯。”

    岑乔也是无奈,但是劝说服他肯定是不可能的,只好让他跟在身后。

    站在门口的商云本来还想在见到岑乔后,打些感情牌,好让回国后,就生疏起来的关系拉近一些。

    没想到,商临均竟然也在。

    只好临时改变计划。

    商云温柔的对岑乔说:“乔乔,商先生,好久不见。”

    喊商临均自然是顺带着的。

    只是在人家的地盘,商云自然不会如此没有礼貌。

    即使知道他和岑乔已经不再有可能,他也不会允许他在她心里的形象留下污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