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已经是别人的妻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面上谁都能装,商临均见他笑的温和,也不动声色的转换了表情。

    微沉的嘴角一勾,绅士的轻笑:“的确是有许久不见了,上次见面的时候,莫小姐还在你身旁,这次怎么没有和她一起来。”

    不动声色的戳人伤口,商临均运用的极为纯熟。

    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二人明明是心平气和的说话,却只感觉气氛越加的凝重,连忙拉了拉商临均的手,示意他适可而止。

    在商临均生气的蹙起眉,她柔软纤细的指尖轻轻的在他手掌心微微的划了一下,商临均心上一阵收缩,本来不悦的心思迅速被她这一小动作给抚平了。

    站在商云的位置是看不到他们两偷偷做出的小动作的,他还以为岑乔是站在他那边的,心里正洋溢着无法言说的喜悦。

    却被岑乔的下一句话直接打击道了。

    “阿云,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

    岑乔眼神带着明显的疑惑,像是奇怪他的不请自来。

    商云心思一滞,脸上却笑了:“怎么了,我没事还不能来看你了。”

    岑乔不明白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身为临均的妻子,她自然更会站在他的身边。

    即使不愿伤害到他,岑乔还是极为坚决道:“阿云,我现在是有夫之妇,即使是和你见面也是要注意些的。”

    “是啊,你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商云脸上的笑彻底失去了,他喃喃呓语了句。

    然后迅速收起了那一丝脆弱,面对商临均道:“我听说姜先生出了事,还是和我手下的人产生纠葛后发生的,我知道你们恐怕以为是我在背后下的黑手,不过这阵子,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在私下调查了一番,倒是发现了一些证据。”

    商临均这才正色道:“进去说吧。”

    三人对坐在沙发上后,商云也不在说些与那无关的事,直接拿出他的手机,把手下人发给他的资料递给了商临均。

    岑乔和商临均坐的很近,自然也可以看到上面的东西。

    商云发来的证据是当天出事时的监视证据。

    朝着姜一凡下手的人戴着一顶棒球帽。

    一张普通的大众脸放在人群中找都找不到。

    只是透过阴暗的视频,却能看到他在朝姜一凡下手的时候,暴露出来的胳膊上有道明显的疤痕。

    “这是什么证据啊。”岑乔完全没有看出来他这个视频的意思。

    面对岑乔的疑惑,商云直接和她说道:“这个人不是我们罗刹门的,在五分零六秒的那段时间,他是趁乱从街角的位置上突然冒出来的。当时他们打的混乱,谁也没有发现多出了一个人。”

    岑乔这才明白,商云只是用这段视频洗脱了他的嫌疑。

    只是一开始,大家就没有把嫌疑着重放在他的身上。

    遂安慰的说:“阿云,其实这份证据有没有都无所谓了,我们没有怀疑你。”

    商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我知道你们没有怀疑我,不然今天我也不能站在这了。”?

    然后他把手机拿回来,点开另一份鉴定报告出来。

    “不知道商先生还记不记得游婧璃这个人?”

    “自然记得,虽然她是我远房表妹,但到底算是一家人,怎么,你接下来的事和她有关。”如果不是商云提起,商临均几乎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

    “这是一份死者检验报告,是我三年前得到的,只是那时候,我遇上岑乔后,没有顾得上这份东西,现在看来,这份报告留给你,想必是最好的人选。”商云只是把他拍下来的鉴定报告给商临均看了看,原件则还在他手里。

    商临均这才终于认真了起来。

    他没有想到游婧璃竟然真的出了事。

    看着上面的日期,分明是岑乔失踪几个月后的事,如果步家二老死亡的时间可以确定下来。

    商临均就能彻底弄明白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已经按照当时的情况,猜到了一些。

    三年前游婧璃生了女儿之后,听说就在步家过得不怎么好了。

    按照步亦臣那爱刁难人的母亲的性子,只怕吵架是经常的。

    在这种情况下,产生干脆彻底的把人彻底除了的心思不是可能没有。

    毕竟那时候的步亦臣对她早已是连一丝感情都消却了。

    不过这些想法到底只是猜想,商临均更在乎的是这份鉴定报告商云到底是从哪里得到的。

    “这份报告你是怎么得到的?”他指着手机里那份写着被暴打而死的报告。

    商云难得叹了口气:“我去医院拿东西的时候,被她撞到了,她说救救她,我当时没想掺和进去,谁知道她话都没说完就咽了气,我也不瞒你,当时她手臂脸上都被打的血肉模糊。”

    商临均听了后,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当初他曾告诫过她,步亦臣并不是一个好男人,现在落到这个地步,虽然引人唏嘘,但这又何尝不是她自己造成的。

    甚至如果没有她的存在,那时候的岑乔也不会那么快就接受了他。

    心里难免庆幸,好在事情不是发生在岑乔的身上。

    岑乔不知道商临均的想法,她听了商云的话,只义愤填膺道:“打她的人也太冷漠无情了吧,暴打而死,想都不敢想。”

    岑乔打了个冷颤,明显被刚刚脑子里幻想的画面给吓到了。

    事情都告诉他们了,商云拿回手机后,就打算离开。

    正好难得睡懒觉的萌萌这时候醒了过来,看到妈妈不在房间里,轻轻的爬下床,小手按了按特意给她用的人工识别锁,开了门后,蹦蹦跳跳的下了楼,只是在看到楼下那熟悉的身影后,立马小脚丫狂奔了过去。

    萌萌这飞奔的速度把楼下的三个大人都吓得不清,商云更是迅速的跑去接住了她。

    一直到萌萌挂在他的脖子上,哼哧哼哧的笑,商云不得不忍下心里的疼惜,重重的拍了拍她柔软的小屁股。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大胆啊,摔着了可怎么办,我又不会跑。”

    被自己最喜欢的叔叔打了小屁股,萌萌顿时也生气了,扭过头,哼了一声道:“你说的话都是骗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