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一分钟都离不开我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商云知道萌萌是记住了他上次说的来看她,却到现在才来,现在肯定是生气了,自然着急的哄她。

    商临均看着他抱着萌萌软着声音哄她,心里有些不舒服,嘴上却道:“既然这么喜欢孩子,不如早点结婚生个孩子。”

    “这就不劳商先生担心了,我喜欢一个人过的日子。”脱离开那些正事,他们俩仍然是情敌。

    大概是太久没有见到萌萌了,即使商云想走,萌萌一哭一闹,那些话立刻咽了回去。

    一直到天黑下来,商云才不得不顾萌萌不舍的想法,坚决离开,

    只是在走之前,摸着萌萌耷拉下来的头,他慈爱的说:“萌萌要是想见叔叔,下次就去叔叔那做客好了。”?

    萌萌一听,立马生龙活虎了一些。

    旁观的商临均却被商云光明正大的拐带他女儿的样子气笑了。

    他低着头,声音吹拂在岑乔的耳边,里面的哀怨几乎没有掩饰。

    “乔乔,萌萌这么喜欢商云,我不高兴了。”

    岑乔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这没有办法啊,你出现的太晚了,阿云已经和萌萌相处几年了,这份情谊自然是不同的。”?

    商临均本来是想听岑乔给他说几句好听的,没想到她这么耿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么多把柄,商临均直接把这件事报到了警察局。

    毕竟被暴打致死,已经是要接受法律责任的,让警察去找,比他自己出手显然要明确的多。

    苏厌拧着眉,看着报警的人:“商先生最近麻烦这么多,还敢光明正大的走进警局,就不怕被媒体拍到放到网上去。”

    商临均冷淡的瞅了他一眼道:“我是来报警的,不是来和你说八卦的。”

    然后把昨天保存好,洗出来的照片拿出给苏厌。

    见他把注意力投放在上面,商临均才不冷不热的开口道:“图片中的死亡鉴定报告是我远房表妹的,三年前,她就失去了消息,昨天有人把这份鉴定报告发给了我,我希望你们警方能够帮我调查一下,不管是否真实,最起码要找出真相。”

    苏厌看了他一眼,点头说:“这是我们的职责。”

    两人的性格都颇为冷淡,自然说不上几句话。

    商临均见事情说的差不多了,正打算要走的时候,苏厌喊住了他。

    “帮我把这些带给老爷子吧。”苏厌拿出一个大大的包裹,看不到里面装的是什么。

    商临均没有接过,他自认和他不太熟,帮他送东西这种事,他不会去干。

    “要带给言老爷子送礼物你自己去,如果我给的话,你让言封怎么想。”

    苏厌不拿出礼物,商临均几乎都要忘了过几天正好是言老爷子八十五的生辰。

    苏厌想了想后,的确是这样,一开始他没想这么多。

    “抱歉。”

    苏厌把礼物放回去。

    见他重新坐回去,商临均蹙着眉问:“今年你还是不去看言老爷子吗?”

    其实大家都看的清楚,言老爷子最看中的人就是他和言封。

    只是言封不喜欢被人拘束,行事又颇为随意,造成对外的名声极度不好。

    言老爷子脾气又躁,自然和言封吵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两人的关系自然也算不上好。

    倒是言老夫人,虽然对言封极度宠溺,在他太混的时候,在不露声色的劝说过却也无用的时候,反倒直接抄起棍棒教训他。

    倒是令他又敬又爱。

    不过,最起码,至少在言老夫人的面前,言封是不敢做出什么事的。

    苏厌这个人却不同。

    他在言家没有在乎的人,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所以即使他从不为言老爷子庆贺生辰,在他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他也从不曾有过作为。

    如今突然给言老爷子送礼,倒是有些像黄鼠狼给鸡拜年。

    苏厌看了商临均一眼,对他怀疑的眼神不置可否。

    但是难得告诫了一句:“你们最近惹上的人,最好快点处理,不然要是被家里的人知道了,怕是没什么好结果。”

    “你知道什么?”商临均蹙着眉问道。

    他自认刚刚没有说一句透露最近不妙情况的话,他竟然能够知道。

    是随意猜测,还是早有所知。

    苏厌重新坐下,看起了文件,当做什么也没有听到。

    见他不想多说,商临均也不在多问,毕竟他看的很清楚,苏厌和他是同一种人,而在他们这种人眼里,如果真不想在说,无论怎么逼问也没有用。

    商临均拍了拍衣服,干脆利落的离开。

    在他的人影彻底消失后,苏厌才重新抬起头看向他离开的方向。

    他的眼神里透着让人看不懂的复杂,直到他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一阵震动,看到那条让他喜悦的短信后,才终于不在纠结。

    该提醒的话,他已经说了,剩下的事只能他们自己早作打算。

    商临均回到公司的时候,还一直在回想,苏厌到底是怎么知道那些事的,而他又到底知道了多少。

    岑乔看着他皱着眉头的样子,实在心疼,手轻轻的按着他的太阳穴,帮他轻轻揉捏。

    商临均回过神来时,对她轻轻的笑了笑。

    然后把人拉在怀里问道:“乔乔,你怎么突然一副苦瓜脸的样子,是不是因为我没有理你,就知道你一分钟都离不开我。”

    岑乔觉得刚刚觉得他很让人心疼的想法,简直就是她的错觉。

    明明他比谁都活的好呢。

    岑乔轻轻挣开他,不想坐他怀里。

    见她要走,商临均立马拉住她,说:“乔乔,你先别走,我有事想和你说。”

    岑乔眼神带着疑惑,安安静静的窝在他的怀里,不在动弹。

    商临均一边把人抱的更紧,一边把玩着岑乔柔顺的发道:“乔乔,过几天是言封爷爷的生日,我们到时候一起去。”

    岑乔点了点头,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那一天,茕茕也会去吧。”

    “会。”商临均没有瞒她。

    就算姜茕茕现在和姜家人的感情已经冷淡的比纸更薄,但是该做的戏仍然要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