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求生欲非常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手轻轻的勾了勾她精致的鼻尖,正要为她解释。

    站在一边和妹妹手牵手的又一就率先转过头说道:“妈妈,言姥爷是在和人下棋,不是在吃饭呢。”

    这么简单的事都没听明白的岑乔难得想把自己埋进地里去。

    看,连孩子都知道。

    突然被抢话的商临均似笑非笑的盯着又一看了好几秒。

    嘴角一勾,令又一背心生出寒意。

    他立马觉得不对,刚刚他似乎抢话题抢的太快了。

    应该让给老爹才是。

    求生欲非常强的又一为了不让老爹继续把那令人发寒的视线投注在他身上。

    拉着萌萌不打招呼的就跑了进去。

    岑乔惊愕的想要伸手拦住,两个小家伙却像反应灵敏的兔子消失的极快。

    “走吧。”商临均见孩子都进去了,拉着岑乔的手问道。

    岑乔点了点头,没再迟疑。

    商临均和岑乔走进言老爷子的房间的时候,就看到在窗户边正在下棋的两人。

    刚刚跑进来的又一和萌萌则分开站了一头。

    在这里见到商云的时候,商临均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悦,他虽然对他主动提供证据而心生感激过一瞬,但是只要想到里面深层的原因,却是他觊觎自己的女人,心里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言老爷子全副心思都在棋子上面,正绞尽脑汁的想着下一步该怎么走,才能吃掉商云的将。

    商云却早在萌萌他们进来后,就知道即将进来的人会是谁。

    等到岑乔真的走进来,商云看着她温婉的打扮,眼神闪过一丝目眩。

    明明是极为简单的打扮,连装饰物都没有,他却觉得已经紧紧压抑的感情似有再次迸发的**。

    连忙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棋局上,不在看她。

    虽然商云的棋力并不弱,但是在他不着痕迹的放水之下,他还是输给了言老爷子。

    “言老爷子,你有客人来了,我就不打扰了。”他起身,作势要走。

    本就是特意把他请来的言老爷子怎么可能让他就这么离开,故意沉着脸,很不高兴的说:“今天是我八十五岁的生辰,你就算是在忙,起码也要给我祝完寿在走。”

    “这...”商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言老爷子,那我就吃完你的寿宴在走,你可不要因为我只吃饭嫌弃啊。”

    他朗声说道,话语虽糙,言老爷子却很是受用。

    言老爷子还想在叫他下一盘棋,商云却摆摆手拒绝了。

    然后言老爷子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商家小子,立马笑的犹如一朵绽放的菊花脸。

    “商家小子,快来陪我下下棋了。”

    商临均牵着岑乔走到棋桌旁,摇了摇头说:“老爷子,我今天也就是来给您祝寿的,下棋的事,以后在说吧。”

    见一个个都不想和他下,言老爷子心里就有些不痛快了。

    在看到他旁边陌生的女人后,顿时又兴起了打趣的心思:“商小子这是有了女朋友啊,真是般配。”

    商临均握住岑乔的手,举起两人手上戴着的戒指道:“已经领证了。”

    “呦这么快啊。”老爷子不关注娱乐,自然错过了那条热搜。

    不过他此时的眼神里满是羡慕。

    然后看着一边粉嫩的女娃娃,又问:“这个女娃娃不会也是你们家的吧。”

    岑乔脸立马爆红了起来。

    商临均点了点头:“我们三年前本就应该结婚了,就是发生了意外,才没有结成,言老爷子,应该还记得吧。”

    被他这么一说,言老爷子立马想起来三年前那场没有新娘子的婚礼,不由得暗叹了一声。

    感情的事总是出人意料的。

    当初大家还以为他们两个以后不会再在一起了,毕竟就那一场让商家丢尽面子的婚礼,只怕就算商小子同意,他爸也不会允许,倒是没想到他们两个最后还是在一起了。

    这感情就像是绑了一个死结,怎么也拆不散,哪像他们家臭小子,天天就知道惹是生非。

    说着话题就不知不觉的扯到了言封的身上。

    老爷子苦着一张脸抱怨着:“我们家小疯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生个曾孙给我抱,以前那么多女人,怎么就没一个怀上的。”

    商临均可不想拉言封后腿。

    只陪着笑,倒是没说什么。

    大概是被这个话题感染了,言封从外面走进来,喊老爷子出去吃饭的时候,老爷子二话不说就扯着言封的领子,一字一句的问:“你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给爷爷一个准话,乖乖的娶个媳妇,只要你生个孩子,你以后想怎么闹都行。”

    反正有孙子以后,他就专心带曾孙,哪有时间管他。

    言封想要把自己的衣领从老爷子的手里拉回来,可惜老爷子用劲太大,一点松动都没有。

    言封没有法子,只好认怂:“爷爷你先放开。”

    老爷子只瞪着他。

    言封立马举手发誓:“等爷爷你大寿过了,我就给你找个孙媳妇。”

    “这还差不多。”老爷子这才满意的松开他。

    “走吧。”人心情一舒畅,老爷子精神抖擞有力的就走了出去。

    外面此时已经来了很多客人,都是熟人,曾经的八大家都来了人,言老爷子乐呵呵的笑了。

    岑乔一直紧跟着商临均,本来她就对这些人不熟,自然也不会主动去和别人说话。

    别的人在寒暄,岑乔则带着孩子一起吃着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吃的太多,肚子有些难受。

    岑乔和商临均说了一声,就被言家的一个佣人带着去了洗手间的方向。

    言封看着老商自从岑乔走了之后就一直魂不守舍的模样,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摇头晃脑道:“老商,你啊,真是没救了,整个一老婆奴,岑乔才离开多久,你都张望了起码三十五次了。”

    商临均白了他一眼,手轻轻的摇晃着杯子里的香槟,看着色彩透彻的水在杯子中轻轻泛起涟漪后,才把杯子放下。

    冷嘲了句:“那也比你想吃回头草要好。”

    “哎哎哎,老商,你说什么呢。”言封眼神闪烁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