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砸了全场的礼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反应过来后,就拉着商临均的手,扯着他想要他说清楚。

    “好话不说第二遍。”商临均扯开他的手就走。

    “这么快就走,老子弄得重头戏还没上场呢。”言封嘟囔了句,心里莫名寥落,以前的这一天,就算老商,老姜不陪着他过,起码小陆是在的。

    今年可真是无趣啊。

    “哎,在干嘛呢。”突然一声熟悉的声音响在他的身后,随后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

    言封不敢置信的回头,在感受到那抹不是他幻想出来的身影后,立马高兴的抱住了他,兴高采烈的道:“陆弥,你这小子,终于回来了,你可知道,老子今年过的可惨了。”

    一说起来就停不下来的言封勾着陆弥的肩膀小声说道。

    陆弥只浅笑着任他勾着他。

    岁月也许会带走许多人,唯有真正在意的人永远不离。

    岑乔站在洗手间里把手上刚洗手沾上的水轻轻沥干的时候,一抹红色的身影朝着她走过来。

    岑乔下意识的让开。

    没想到,女人双手环抱着,眼神犀利的打量了她好一会儿后,才勾着火辣的嘴唇不屑的吐出不好听的话。

    “我还以为他会喜欢怎样的女人,没想到,就是你这种清汤小白菜,真是可笑。”她照着镜子,细细的打量着她自己那张精致无暇的脸蛋,觉得商云简直是被猪油蒙了眼睛。

    莫名就被忿了一句的岑乔咬着牙无语道:“莫小姐,贬低我的时候,你可以卸了妆在和我说话吗?”

    “你。”莫语没想到岑乔竟然敢反过来嘲讽道,眼神恨恨的瞪着她。

    “如果莫小姐是想比眼睛大的话,那我还真是比不上。”岑乔耸了耸肩,话语云淡风轻,一点都不在意被她气的快要发飙的人。

    岑乔说完,就直接出了洗手间。

    莫语看了,也不管脸上有没有花的妆了,直接就跟在了她的身后。

    岑乔这几年对别人的跟踪极度敏感。

    所以在发现莫语跟在她身后后,脚步直接站定住,转过身,看着身后的人,蹙着眉问道:“莫小姐,你到底想跟到我什么时候,你要是在更下去,我就要报警了。”

    莫语嗤了一声,眼神斜睨了她一眼,满不在乎的说:“你想报警,就报吧,路这么宽,我也往这边走,有什么不可以。”

    “那好,你先走啊。”岑乔伸手,主动的让路。

    莫语显然没有遇到过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气恼的眼神闪过,跺跺脚,就直接朝着大厅的方向走去。

    商临均看到岑乔的时候,就发现她一个人正无聊的站在言家花园里欣赏着风景。

    “是不是很无聊。”看着她耷拉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商临均从她身后随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后,出声问道。

    “呼,你吓我一跳。”岑乔拍了怕胸脯,整个人惊魂未定。

    大概是太习惯他的气息,岑乔发现在临均靠近的时候,她一点感觉也没有。

    “衣服又不穿好。”商临均没应她上一句话,毕竟他并没有压低脚步声,不过是她太过入神,才没有发现他。

    商临均在看到岑乔又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放在了怀里的时候,顿时蹙着眉,不容置疑的重新披在了她的肩上。

    在岑乔推搡着他时,商临均望进她的眼里,认真的说:“乔乔,不要让我担心好吗?”

    面对他深沉满含风暴的眼睛,岑乔说不出一句反对的话。

    直到她被他拉着重新入了宴席后,岑乔还心生懊恼。

    怎么就被他一双眼睛给迷倒了呢,服气。

    商临均和岑乔走进去的时候,此时言封正在恭祝言老爷子生辰快乐,并说了一袭好话。

    难得给了孙子好脸色的言老爷子顿时朗声大笑了好几声。

    言封觉得气氛正好,就问:“爷爷,我把我的礼物拿出来给你看好不好。”

    言老爷子见他今天难得这么乖,大手一挥,准了。

    商临均拉着岑乔坐在又一和萌萌身边,此时看着言封去拿礼物,他微低下头,在岑乔耳边说道:“乔乔,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言封拿出来的东西会搞砸这场宴会。”

    岑乔也学着他压低声音说:“不可能吧。”

    岑乔觉得言封平时再怎么浪,也不可能在今天搞出事情来吧。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你以为不可能的事往往会发生。

    岑乔眼神惊愕的看着言封不知从哪里拿出的一个大型的花...

    她都不知道该把那个东西称作什么了。

    一个大型的圆形木板。

    红色的花瓣形成一个大型的寿字,看着很是文雅。

    边框则用黄色的花瓣贴满。

    如果这不是一场八十五岁老人的生日宴会,这个礼物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别出心裁。

    但是问题就是,老爷子可不是他的那些女人,用些浪漫的手段送些花就好了。

    “言封以前送老爷子生日礼物,也送的这么让人惊讶吗?”岑乔拼命咽了咽口中几乎要堵住嘴巴的口水,才终于组织好措辞说道。

    商临均也是抚了抚额,不忍在看下去。

    对于岑乔的疑惑,摇了摇头,说:“以前我和一凡还有陆弥会轮流给他挑礼物,言封这小子,送人礼物,就会送三样,花,珠宝,钱。”

    然后着重的说:“无论是对谁。”

    岑乔嘴角抽了抽,也是服了。

    而此时本来要接住孙子礼物的言老爷子脸都绿了。

    只是为了不让孙子在大庭广众之心彻底丢掉脸面,他忍着心里的抽搐,接过去,就立马招了个人,把东西拿了下去。

    言封还以为老爷子还满意,咧着嘴,笑着问道:“爷爷,我送的这个礼物怎么样。”

    他嘴角高高的挑起,显然很是自豪。

    老爷子差点气的喷出一口血,好在他经得事多,忍下暴怒的心情,拍了拍孙子的头说:“我们爷孙俩单独在说。”

    岑乔掩住眼,不忍在看下去了。

    虽然摄于言老爷子的威严,在他的生日宴会上,的确没有人说言封这份礼物的事。

    但是第二天,关于言封给自己爷爷送的这份礼物的消息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