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无法自控的爱上他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凡,你让手下的人查一下这个顾熙,我总觉得他的身份不太寻常,发生这么多事,他偏偏这个时候出现在你妹妹的身边,像是早有预谋好了一样。”

    现在这个人人都可能是幕后黑手的时机,无论是对谁都不能轻易相信。

    姜一凡微微站直了身子,精致的下巴微抬,眼神里闪过思索之后,点了点下巴,说:“我知道了。”

    商临均认真的看了他一眼,见他的确有把他的话听进去,心底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岑乔已经走了有一会了,商临均心里不放心,抬脚往前,像是要离开。

    姜一凡立马伸出手攥住他的胳膊。

    商临均转过头,低下头,不解的望着他:“还有事?”

    “上次给元盛抹黑的那个家伙还在我手里,要不要给你送过去。”连通话记录都搞到了手,罪魁祸首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商临均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摇了摇头:“我无所谓,你随意处理吧。”

    商临均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

    姜一凡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处置那个男人了。

    只是,他仍有话要说,抿了抿嘴唇后,难得用着请求的语气说:“茕茕的事,帮我多看着点,我不放心她,本来这件事就发生的措手不及,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她我们不是亲兄妹,就临时做出了失忆的决定,她现在看着像是松了一口气,只怕已经决定放弃我们两个的关系了。”

    商临均幸灾乐祸的笑了笑:“活该啊,谁叫你自作主张。”

    要是他没有自作主张,商临均相信,靠他们俩的智商,绝不会拿一个步亦臣都没有办法。

    姜一凡搓了一把脸,明白当初他做的决定有些不太负责,但当时在言封还没有遭受群殴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了飞翼门有了叛徒,遇上言封出事时,更是心血来潮的突然涌现了这个想法,才会在那个人向他袭击而来时故意没有躲开。

    不然,就他的武力值绝不可能躲不开一个人。

    一切的一切躲不开他的谋划。

    也正如他能算计到所有,却没有算计到人心。

    他似乎把茕茕心里属于他的位置给慢慢挪了出去。

    他后悔了,却不知道算不算太迟。

    商临均看清了一凡眼神里那掩饰不了的后悔,拍了拍他的肩道:“你既然已经明白过来,还不算太迟,早点把真相告诉她吧,趁她还没彻底忘记你。”

    “我明白。”或许他该找个适当的时间把自己的“失忆”记起来。

    见他自己想清楚了,商临均赶紧脱身。

    “我该走了,下次见。”

    商临均说完,脚步暗暗加速的朝前方跑去。

    因为姜茕茕今天的暂住,商临均又成了孤家寡人躺在两个人的床上。

    第二天起来上班去公司的时候,黑眼圈更是青了好大一圈。

    岑乔心里偷乐,文件看完,就暗暗的偷瞥认真工作的商临均。

    男人最帅的时候,工作认真绝对可以排前列。

    商临均修长的手指尖夹着银质的钢笔,透过外面玻璃窗折射过来的阳光正好照耀在钢笔上,岑乔不经意被光闪了一下,眯缝着眼去看他的时候,只觉得他似乎被一层朦胧的薄雾给笼罩,明明模糊,却无法抵挡住那闪耀的光芒。

    岑乔缓慢的眨了下眼睑,竟担心把这美好的一幕给错失。

    商临均本在认真看着关于下半年公司旗下产业的未来企划。

    却低挡不住那灼热的似乎要把他吞噬的目光。

    好笑的转头,俊秀的脸庞当场把偷看的人逮住,他嘴角一勾,薄唇启齿间似含着诱惑,声音又沉又苏:“乔乔,你这样看着我,会让我觉得你在我邀请我,我知道昨晚我们不在一个房间睡,让你想了我,不过,现在是上班时间,等下班了,我在给你,乖。”

    像是安抚才说的一个乖字,让岑乔脸红心跳的无法掩饰。

    暗暗唾自己一口,怎么同床共枕了这么久了,还是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控制不住的想歪,难道她真的是那种很色的女人吗。

    商临均注意到岑乔忽变的面色,顿时就意识到,她恐怕又胡思乱想了起来。

    女人的胡思乱想,绝对是不能忽视的大事。

    君不见,当初他们俩就是没有好好沟通,才横生了这么多误会。

    说起来要是乔乔没有失忆,她们俩真的还能走到这一步,还真是一个未知数。

    商临均放下手中的工作就走上前去,伏身撑在她的办公桌上,使两人的距离拉近到呼吸可闻。

    他低着头,浓密的眉毛因为担忧紧紧蹙起。

    “乔乔,怎么了,是不是饿了,我叫余飞给你订餐吧。”看了下手表,发现已经十一点半了,也差不多到吃饭的时间了。

    岑乔连忙伸手拉住他,忙不迭道:“我没有饿,你想多了,还有这才十一点,你这个时候叫余飞给我订餐,不是让大家看我笑话吗?”

    “谁给看你笑话。”商临均的眼神带着傲然。

    在他的地盘,谁敢诋毁他的女人,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我只是说说而已。”岑乔还真担心他出去乱问一通,连忙扯了扯他的手:“快去把工作处理好,我们等下出去吃饭。”

    “好,听老婆的。”

    明明是极为正常的话,可是由他说出来,莫名的让岑乔感觉到一阵羞耻感。

    也许是因为原本冷漠禁欲系的男人突然变成一副忠犬样,让她很是看不习惯。

    也许是因为,她即使想要强忍,可是连窗外的玻璃都无法掩饰她心里的喜悦。

    这个男人是这么容易触动她的心,令她无法自控的喜欢上他,爱上他。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令他们分开,唯有死亡。

    岑乔想到这的时候,脑子突然闪过一阵晕眩,像是曾经也有人说过这般话。

    声音很是熟悉,她却听不出来。

    白皙的手指掐在办公桌上,一只手则撑住了她的额头,冷汗在不着痕迹的泛出。

    “乔乔,你怎么了。”商临均眼神一紧,惊慌的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