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决不能让你出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岑乔身形晃了一晃,突然不稳的朝桌子上趴了下去。

    商临均完全没有想到,就在这么一瞬间,眼前的人就出了事。

    他手掌直直的发抖,几乎压抑不住心里的恐慌,抱住岑乔柔软娇小的身子,就朝着余飞的助理办公室走去。

    一脚踢开大门,不管会在公司造成他怎样失去分寸的形象。

    看着正奋笔疾书的余飞。

    一只手艰难的把岑乔抱紧,另一只手直接从裤兜里拿出车门钥匙扔到他办公桌上。

    “余飞,快去开车,去医院。”

    “好的,总裁。”被踢门声惊回神的余飞,只惊讶的看了一眼夫人的状况,就立马拿起钥匙,朝门外飞奔而去。

    两人急匆匆的下了楼后,只留下公司刚刚被总裁那大力一踢吓了一跳的员工在议论纷纷着。

    余飞开着车时,商临均抱着岑乔坐在后座。

    他把岑乔的头安稳的搁放在他的大腿上,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轻言细语道:“乔乔,你可一定不能出事,我们经过了这么多事,才终于走到一起,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拦我们在一起,我绝对不会允许你独自在抛下我一个人。”

    不想听先生八卦却被迫听了一耳朵的余飞艰难的忍住嘴角的抽搐。

    他很想提醒一句,先生,夫人这明显只是昏睡,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但是看着先生这么认真的模样,余飞只觉得,如果他戳破了这件事,他的下场一定不好看。

    所以强憋着心里的吐槽,一门心思的看着前方的路。

    把岑乔送入医院之后,护士问了问商临均在昏迷前,她有没有什么异常行为。

    商临均仔细的想了想后,说:“看着我眼神发直,算吗?”

    护士差点就笑出声了,明明眼前的男人气势厚重,眉峰微拢,看着就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但是把一个人花痴他的情况说的这么正经,他一定也是第一人了。

    但是把花痴想到病历单上,可不是一个护士该做的,所以她只好再问:“还有其他的状况吗?”

    商临均刚想摇头,突然记起在他注意到岑乔昏迷时,她平时粉润的唇角被她咬的发白,手指也根根蜷缩。

    这应该算是护士想知道的。

    商临均把这些情况兼岑乔以前的事,一字一句的和护士说了后,在她提笔写下时,商临均带有压迫性的视线紧紧的盯着她说道:“护士小姐,我想恳求你,好好检查我妻子的身体,最好细致到头发丝,我不想在看见她昏倒在我面前,金钱不是问题,拜托了。”

    他绝望中带着恳求的眼神,触动了护士的心,本来也只把这件事当做病人的昏睡事件的护士格外正视的点了点头。

    余飞是一直跟在先生身后的,他看着往日一身骄傲从不曾卸下的先生为了夫人连恳求的话都说出了口。

    心里的复杂滋味难言。

    他心里也难得对从不敬畏的神明恳求道,如果上天真的有灵的话,希望夫人能够和先生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他愿意付出一辈子的健康。

    好在岑乔确实没有大事,在检查了身体之后,发现除了有些瘦弱,还有胃病外,其他还是很健康的。

    商临均一边认真听着,一边打算等岑乔醒来后,就把人拖去健身。

    这一次,可不会和上次一样,只是演戏给别人看,他要亲自监管。

    至于胃病,两人同吃同住,他相信她在他的监管下,一定不会再犯的。

    岑乔还不知道她即将到来的艰难生活,困难的睁开眼睛后,就看到正坐在旁边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的人。

    岑乔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下意识的想起来。

    然后发现手有些发僵,眼睛看过去。

    细小的针管被小创口贴贴的紧紧的,正戳在她左手的手背上。

    “我这是怎么了?”大概是睡久了,岑乔说话的时候才察觉到自己的声音很是沙哑。

    咽了咽喉咙,不在干渴后,因为有些难受,还是忍不住咳了咳。

    商临均立马用水杯倒了一杯水,走过来的时候,发现这样并不好喂水,极有可能令水洒出来,他放下杯子,人走到床尾处,把床位摇高了一些后,才重新端着水走了过去。

    他小心的把水喂到她嘴边,看着她小口小口的把水喝下去后,拿出纸巾擦了擦她的嘴角后,才说道:“你刚刚突然昏迷了,医生说,是你的记忆系统突然被刺激,所以这段时间你的记忆会逐渐的恢复。”

    “真的吗?那是不是说,我很快就会恢复记忆。”岑乔眼睛里都能看到明显的喜悦,显然她也期盼恢复记忆很久了。

    见岑乔只顾着高兴记忆恢复的事,完全没有把他前一句突然的刺激放在心上,他大怒的斥道:“够了,岑乔,你的记忆能不能恢复,我现在根本就不在意,我现在只想要和你平平安安的过好每一天,我不想你在因为什么刺激而在我面前倒下,岑乔,你到底明不明白,我看重的从来都不是你的记忆,从头到尾,我看重的只是你这个人而已。”

    他语气中的愤怒,懊恼,第一次这么直白的剥悉在她的眼前。

    岑乔几乎都不敢相信这是他会说出的话,她以为她快要恢复记忆,最高兴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想不起他们曾经相爱的从前,甚至连自己儿子的出生日都记不起是哪一天。

    岑乔是失落又难过的。

    终于知道有机会重拾记忆,她高兴,她喜悦,难道她不对吗?

    商临均也知道他这次的发怒很没有道理,他扶了一下额,歉意的望着岑乔说:“对不起,乔乔,我太敏感了,可是你不会知道在你又一次在我眼前倒下的时候,我是多么憎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我甚至不知道你是何时受了刺激,引起记忆的触动,乔乔也许你对记忆的恢复很急迫,但是我们可以慢慢来,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去好好恢复曾经的一切,我绝不愿意你的记忆是用自己的健康换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