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顺其自然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低下头,才声音微弱的说:“这样我会觉得自己很无用。”

    岑乔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商临均的心里是这样的想法,连忙安抚他说:“好好好,我以后在也不着急恢复记忆的事了,我们有这么多的时间,应该好好去珍惜才对,以前的记忆既然已经在恢复,那就顺其自然好了。”

    商临均这才露出一丝放松的笑意,手轻轻的抚摸着岑乔的脸说:“乔乔,请原谅我的自私,我不能容忍失去你,所以只能让你为我退让。”

    岑乔听他说的实在可怜,不敢在乱说话打击他那颗敏感的心灵。

    还故作无所谓的说:“其实我本来就没有着急恢复记忆,我就是有点好奇我们的过去,不过现在我也想清楚了,无论是未来还是过去,都是我们俩的事,那么无论什么时候记起,反正一直在一起,并不用太过着急。”

    虽然这话有安抚他的意味,但是这确实是岑乔的真心话。

    在医院呆到挂着的针打完,商临均直接把她送回了家。

    毕竟会造成岑乔和孩子危险的人的人此时已经在一凡的手里,已经算是解除了安全警报,就算以后乔乔不去公司上班,也没有关系。

    商临均的心思岑乔没有察觉。

    一直到好几天都在家里葛优瘫后,岑乔才发现,她竟然闲的只能看电视了。

    几天前,她向商临均申请重新回去工作,但是商临均却说,因那天太过担心她,抱着人就从公司大摇大摆的走了,这件事导致最近公司有许多不好的传言,为了事情尽快平息,她还是在家休息几天最好。

    于是岑乔就变成了待业人员。

    而且岑乔心里还有种很不好的预感,那就是她以后恐怕也要一直待业在家了。

    这几天萌萌都被商云接去他那玩去了,因为孩子前几天老吵着要商叔叔,岑乔和商临均又都是宠孩子的,自然对此没法发出腹议。

    好在商云虽然天天带孩子出去,倒没有趁此机会与岑乔说话,不然商临均是肯定不会同意的。

    毕竟光明正大的让情敌背着斧头挖自己墙角,他心里还没有这么强大。

    商临均叫姜一凡早点把假失忆的事告诉姜茕茕,这几天,姜一凡都忙着这件事,好在查顾熙消息的事情,他也没忘记。

    因为别人还不知道他是假失忆,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送来资料的人是他没有露过面的手下。

    商临均拿着顾熙的资料看了许久。

    本来微松的眉彻底拧起。

    几页的资料是他的生平,已经被淘汰的顾家的私生子,因顾家人员稀少,到了顾熙这一代,更是只有他一颗独苗子,以前顾氏夫妻年纪还轻的时候还会想着反正他们年龄还年轻,抓紧时间多生生不打紧,没想到努力多年后仍然是一个也没生出来。

    顾熙是在他亲妈那长大到二十二岁,等到顾家夫妻彻底放弃生孩子的希望后,就找上了门来,虽然因为他的身份,顾家夫妇心里都不满意,可是在无人可选的情况下,也只能把继承权留给他。

    偏偏这人是个硬气的,硬是没收。

    还在天上人间做了一个调酒师,如果不是这样,也不会遇上姜茕茕。

    顾熙的资料看起来一干二净,连什么时候交过女朋友,什么时候接过吻,都查的一清二楚。

    资料上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告诉他,他的想法是错的。

    可是商临均却是眉头越皱越紧,心中的怀疑完全没被打消。

    因为过于干净的资料,有时候也是一种疑点。

    为什么他不过刚刚生出心思让人去查,就能立刻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查出来。

    可能这也和一凡手下人的能力有关。

    但是绝不会事事都清晰如昨。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里面有猫腻。

    事情到了这,算是已经走上了胡同里。

    商临均心里不耐,以往岑乔在他身边的时候,效率高,身心轻松,没想到不过几天没了她的身影,他的内心就不断的躁狂起来。

    暗自苦笑了一声,看来他还是得让她回来工作,不然他现在的效率简直是拖累。

    下班后,商临均就直接回了家。

    以为在家休息的人,沙发上没有见到,外面阳台新买的躺椅上也没有人影,他打算上楼去找。

    听到脚步声的莫婶连忙从厨房里小步跑出来,说:“先生,夫人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好像说今天会晚点回来。”

    商临均眉一蹙,心里不太高兴。

    他犀利的眼神闪过一道暗色。

    岑乔真是不能离开他的身边啊,不然总有人想要从他的身边拐走她。

    “有没有说是谁?”

    莫婶想了想后,才肯定的说:“就是前几天那个小姐,姓姜的那位。”

    “知道了。”见是姜茕茕,商临均立刻就明白了,恐怕是岑乔闲的熬不住了。

    姜茕茕也是一个贪玩的性子,她们俩凑合在一起,总会找到最好的消遣安慰自己。

    商临均便也放下了心。

    只是,此时他都担心的岑乔此时又进了医院,还是和姜茕茕一起进的。

    “茕茕,你别这副样子啊,看的我心里直慌慌的。”岑乔也没有想到,她今天正感觉无趣的时候,就接到了茕茕的电话,只是她的声音又和前段时间一样,带着明显哭泣的音调。

    岑乔几乎没有多想,就跑了过来。

    然后两人一起从她公司去了医院。

    岑乔还以为她来医院看人,没想到二话不说,茕茕就给自己挂了号,而且竟然还挂到了妇科。

    因为妇科的人多,岑乔和姜茕茕一起排着长队。

    姜茕茕咬着唇,面色发白道:“乔乔,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这么早就做妈妈,乔乔,我该怎么办?呜呜,我好难过。”

    她一直以为她和顾熙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毕竟虽然没有做过,但是那些事后反应,她也是听说过的。

    比如腿酸软无力,还有发生那事时,会有一阵剧烈的刺痛。

    身体的不适感会特别强烈。

    可是这种感觉,一样都没有发生在她的身上过。

    除了她身上胳膊大腿上的或红,或青的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