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你没有话要和我说吗?
    “我记起来了,从来没有忘记过。”

    姜一凡淡淡的嗓音突然响彻在偏于安静的街道上。

    明明说话的声音很轻,却像是一个晴天霹雳一样直接炸响在姜茕茕的世界中。

    她觉得眼前平稳的世界似乎在震荡,不然她怎么能听到这么荒唐的话呢。

    是呢,怎么能不荒唐呢。

    他说,从来没有忘记过。

    也就是说,那些他与别人的亲近不是忘却记忆后的情非得已,而是从头至尾就是一场戏。

    只有她彻底的沉醉其中。

    不说当事者听到这话是什么感想,作为一个旁观者,岑乔都觉得她简直要炸了,怎么会有把伤害别人的谎言说的光明正大还毫不愧疚的人呢。

    姜一凡一看她们两个人的表情就知道她们两个误会了,对岑乔他不在意,毕竟从头到尾这事和她无关,他也不必和她解释。

    可是茕茕却不一样,他不能让她误会他。

    脚步踏前几步,他出其不意的从身边伸出,拽住了姜茕茕的胳膊。

    “跟我走。”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不。”姜茕茕灵动的眸子彻底冷了,尖细的指甲在他宽阔的手掌中用力抠挖,隐隐有血丝开始从他掌心流出,然而他仍旧是不动分毫。

    他不能放,他的心告诉她,一旦他放手,他们就再也没有了机会。

    他几乎是带着恳求的语气重新说:“茕茕,听听我的解释,不要连一句话都不听,就直接认定。”

    岑乔被他突然出手的行为弄得没有回过神来,等到清醒后,茕茕已经被他扣住了。

    岑乔想上前把人夺回来。

    一辆跑车不要命的停在他们跟前。

    “乔乔。”突然出现的商临均从跑车里下来后就喊。

    “你下班好早。”对于她又掺和在了茕茕的感情生涯里岑乔表示微微有点心虚,看着临均的眼神里也带着闪烁,毕竟她说过好几次以后不掺和,可是一次都没有做到。

    商临均看出了她的心虚,伸出手朝她招了招:“过来。”

    岑乔很想强硬的不过去,但是理不在她手里,只好一步一挪的移了过去。

    见乔乔乖乖的听着他的话,商临均只觉得他的心都被她那副小心的模样看软了。

    不着痕迹的摸了摸她的头,商临均弯下腰在岑乔的耳边说:“他们的事他们自己解决,我们回家吧。”

    “可是。”

    岑乔还没来得及可是一句,就被他瞪了一眼。

    立马心更虚了,面对在乎的人,她一直都是欺软怕硬的。

    “不乐意回家,那我们就去接又一放学吧。”不知不觉,又一都开学好几天了,现在又一是一名刚刚从小学升到初一的初中生,他直接申请了住校。

    现在初中生就住校的太多了,所以商临均也没有阻止。

    虽然又一早就会了那些初中该学的东西,但是商临均没想过打乱又一正常的上学步伐,让他脱离这些早就会的知识,去跳级,去过早的进入那些成人世界。

    三年前岑乔找不到下落的时候,他逼迫他成长,把他带在身边,见识那一切商场的黑暗。

    无非是那段时间身体遭受了很大的病痛,担心他支撑不住就这么倒下,元盛也没有能够立得起来的人。

    想要教会他这一切,却只得来他的反叛,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在那段时间带他去意大利,想要好好缓解两人的关系。

    要知道,合作的事不急在一时,如果不是因为又一,他又怎么会专门去意大利。

    只是没想到,会在那里与乔乔重新相遇。

    也许世界上一切早已注定。

    “啊,去接又一吗?”岑乔想法一下子就被他带歪了,想到这几天家里都冷清了些,也不知道又一在学校过的怎么样,的确是应该去看看他了。

    商临均见她眼里心里都已经松软了,拉着她的手,就把人塞到了车里。

    直到岑乔反应过来,才发现她竟然又被他套路了,只是人已经在车上,也不能在让他把车停下来,只能无语的看着车窗外疾逝的风景。

    岑乔心里有些憋火,这股邪火是姜一凡说出他从来就没有忘记的时候产生的。

    岑乔想着,既然姜一凡没有失忆过,那么商临均知道不知道这件事,如果知道的话,他又在这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她必须问清楚。

    在车停下来,等到红绿灯的时候。

    岑乔直接发问道:“临均,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姜一凡的失忆是假装的了。”

    商临均早就知道岑乔会这样问了,也没有隐瞒她,直接道:“不是,我只是比你们稍微知道的早那么一点点,就是上次言封爷爷的生日宴上。”

    岑乔仔细的想了想,一点也没有发现当时是出了什么情况,竟然让临均能够猜到姜一凡的失忆的假装的。

    “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要是早点知道的话,她就能够早点提醒茕茕了。

    商临均不用透过后视镜去看岑乔的脸,都知道她现在是什么心思。

    他叹了一口气,即使心底同样认为一凡这次做错了,但是作为他的兄弟,他还是要帮他一把。

    “乔乔,你虽然失忆了,不记得以前一凡和茕茕之间的情况了,但是我作为一个从头看着他们走到现在这一步的人,不可能眼看着他们两个就这么散了。”

    “你这是双标,你以为姜一凡失忆的时候,可没有帮着茕茕。”岑乔可不会这么简简单单的三两句就被他说服。

    商临均叹了一口气,他也知道今天要是不和乔乔把话说清楚,只怕乔乔连他也会一起怨,叹了一口气后,解释道:“乔乔,你说的没有错,我那时候的确没有帮过姜茕茕,只是那是因为我也觉得若是一凡他能够忘记的话,他们俩的确是分开要比他们在一起更好,他们以前的关系,虽不说人人都知道,可是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没有人不知道他们俩兄妹的关系,他们俩想要走到一起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