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他们不是亲兄妹
    “除非怎么?”岑乔好奇他怎么突然话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

    “其实,他们两个不是亲兄妹。”商临均想了想后,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岑乔。

    他知道虽然乔乔把姜茕茕看得很重,却不会随意把他和她说过的**告诉她。

    这是他对她的自信。

    “什么?”岑乔差点被这个消息惊的撞到了车顶上。

    商临均看着已经变成红灯的路口,住了嘴,不在聊那些事。

    岑乔本来还想拉着他继续说下去。

    只是注意到临均重新开始开车后,立马正襟危坐了起来。

    开车的时候绝对不要和驾驶员说话,这是车子里都会贴的标语。

    岑乔牢记着这句话。

    等到下车后,岑乔又被又一豪华的学校给惊讶的眼球几乎要瞪出来。

    岑乔不是没有见到过学校,但是眼前这座由红地毯铺路的学校,简直就像明星走红毯时候的模样。

    一个个出来的学生,都穿着深黑色小西装,裤子的料子不是平常见到的那种毛呢而是一种看不出来的。

    岑乔用自己的眼光来看,只能确定它是专门定制的,因为这种料子她在商临均的衣柜里看过了太多。

    “他们学校都这么豪华吗?”岑乔咋舌道,然后转过头,逼问道:“你说清楚,这个学校你是不是参与了投资。”

    “乔乔真聪明。”商临均轻轻的点了点岑乔的鼻尖。

    “这不是我聪明,分明是这座学校和你的审美简直一模一样好吗?”虽然家里没有铺什么红地毯,但是家里那些白色的地毯,她可不会忘记。

    要知道,他们两人在上面不知经历过多少个浪漫的夜晚。

    突然思想就歪了的岑乔脸憋得通红。

    为了掩饰心里刚刚不知名的想法,岑乔扯着头,朝学校里面张望,出来的学生们一个个衣冠整洁,但是男男女女同学里,并没有又一的身影。

    “我给他打个电话吧。”商临均也是忘了,那小子不在家里的时候,只怕会玩的特别疯狂。

    的确,商临均这个电话拨过去很久,都没有人接听。

    等到好不容易有人接听了,一个粗哑正处于少年变音期的男孩说:“喂,你要找商又一吗?他现在不在,你告诉我你是谁,等他回来,我告诉他。”

    商临均脸都冷了下来,他活了这么多年了,竟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这般说话。

    心里都气笑了。

    不过这一份,他都全记在了又一的身上。

    他沉着嗓子说:“这位同学,那你就好好的告诉他,他爸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才知道他现在忙得连家人的电话都接不了了。”

    接了电话的男同学一听对面是商又一的爸爸,吓得手脚发颤,手机差点从手里掉出来。

    顿时也顾不上还在宿舍里洗澡的商又一,就敲着浴室门大声喊:“商又一,你快点洗完出来接电话,你爸爸给你打电话来了。”

    “啪”门用力的从里边推开。

    被水沐浴过的水滴仍在又一调皮的发尾与眉眼间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吵什么吵,安静。”又一一边把身上的白色浴衣带系好,一边伸手拿过他的手机,随意坐在了他开学时买来的松软的沙发上,倚靠着,漫不经心的说:“老爹,你今天给我打电话干嘛?不是说要我有多远浪多远吗?突然找我,是不是妈妈又不理你了。”

    对于妈妈经常无视老爹的情况,又一都习惯了。

    但是这样的情况毕竟很少,更多的是他们俩一起在他和妹妹眼前放狗粮。

    妹妹还小看不明白,他却是看的经常嘴角抽搐。

    他真担心,在这么看下去,只怕他早恋妥妥的。

    岑乔一听到又一的声音,立马把商临均拿着的手机抽掉了。

    清雅温柔的声音细心的打听又一在学校的情况。

    一听换了人,又一立马又恢复了乖宝宝的模样。

    “啊,回家,哦,好,我马上出来。”

    只听得几句应允的应答,宿舍的男同学就看着本来还吊儿郎当老大模样的商又一从他专属的衣柜里随便拿了几件衣服,就在宿舍换了起来。

    虽然才十岁不到,但是又一的身材显然有好好的健身过。

    白嫩的肌肤上明显的腹肌鼓鼓囊囊,不是肌肉男那么明显,却是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衣架子。

    男同学渍渍了两声,眼神里明显的羡慕与嫉妒。

    又一穿着白色衬衫,一件黑色的定制裤子,简简单单的从宿舍里走出来,引来外面许多女同学的不时张望。

    “真没想到,又一几天没见,变化这么大啊。”大概是暑假时天天见的缘故,看起来并不明显。

    但是一旦几天不见,这变化就有些明显了。

    虽然身高没怎么长,脸庞却似消瘦了许多。

    岑乔一脸担忧的走过去,手摸着又一几乎皮包骨头的脸,蹙着眉,给了个评价:“咯手,又一你得多补一补了,走,今天回家住,妈妈给你多做些补汤。”

    又一本来走出来是想要劝说妈妈,他就呆在学校,不出去了。

    可是看着妈妈水汪汪微泛涟漪的眼时,顿时再多的少年心思都说不出来了。

    几乎没有多少挣扎,就上了车。

    一家三口回到家的时候,萌萌难得很早的被商云送了回来。

    岑乔更高兴了,握着勺子,打算做一餐大餐。

    等到心悦饭饱之后,一家四口,手拉着手走在花园里散步。

    安宁的气氛极为祥和。

    就在这时,商临均突然开了口,他看着拉着妹妹手的又一说:“别住校了,回家住吧,你不在,妹妹和妈妈都想你。”

    “好。”又一难得没有反驳。

    在学校宿舍住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

    就算足够自由,但是缺少老爹妈妈互说情话的声音,缺少时而来恶作剧的妹妹。

    似乎也很无趣。

    对于一顿饭就把又一重新拉回家住后,岑乔心里一高兴,连续几天都给他们做了饭。

    就在岑乔这一天又跑去厨房大干一场的时候,家里的门突然被人敲响。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