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吃干抹净还被抛弃
    商云最后还是留了下来,说不清是为了什么。

    只是等到真正上桌后,他才发现,原来不止他们几个人。

    从一楼的客房里走出来,伸了个懒腰的言封耸了耸鼻子闻道:“哇,好香啊,嫂子你是不是又做好吃的了。”

    自从在老商这暂住之后,商云发现餐餐都能吃到令人垂涎欲滴的美味。

    本来只是为了躲避家人才躲在静园的言封这下子倒是真的不愿意回去了。

    “你怎么在这。”言封走进餐桌,才发现最令他讨厌的商云竟然也在餐桌边,而且还坐了他平时坐的位置上,顿时怒气冲冲的问道。

    商云夹了一口红烧鱼放嘴里,轻轻品尝后,心里默思,乔乔的手艺回国后竟然也没有退步,甚至比以前更加,能有这种效果,只能是她回国后,也在勤加苦练。

    把鱼咽下去后,他才终于抬眼漫不经心看了他一眼。

    “言先生,是在和我说话吗?”

    平淡的口吻,疑惑的表情,却气的言封整个人都暴躁了起来。

    这时一只手及时的按住了冲动的他,陆弥的脸出现在他身后。

    “言封,狗咬你,你也会冲他忿吗?别这么小气,让着点。”

    陆弥比起言封,显然要更沉得住气,甚至就连嘲讽人的时候,也说的像是和人聊天一样。

    这种性格倒是与商临均有几分相似。

    或者说,玩得好的人,性格上都是有几分相同的,姜一凡,商临均相同的沉稳,陆弥和商临均一样的腹黑,而言封则是偏执的个性颇与他有几分相似。

    被陆弥变相的劝慰了后,言封脸上的表情迅速的冷静了下来。

    轻哼了声,然后拉开商云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一餐饭,人人不言不语,美味的食物第一次令几个人都没有真正吃出什么味道。

    商云吃完饭离开之后,商临均就按住气势汹汹想要问话的言封的肩膀说:“平时有怨归怨,但是这段时间我和他合作了一个方案,你这段时间不能刁难他。”

    “哦。”言封就说,老商怎么突然会请情敌来做客,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私事和正事,言封还是分的很清楚,所以他虽然心里有不满,还是憋住了。

    不就惹他一段时间吗?等时间过去了,他还不是任他揉捏。

    言封想到以后对商云拳打脚踢的美好画面,控制不住表情双眼无神的勾起了唇角,看的在座几人心中同时闪过了一丝猥琐的意味。

    岑乔看着他们当着她的面还把话聊得这么热火聊天,分明是把她也算进去了,立马出声咳嗽了一声。

    商临均立刻回过神来,给岑乔从沙发旁的小矮桌上倒了一杯水递给她:“是不是嗓子疼了,喝点水。”

    岑乔无语的望了他一眼,不过见他也是担心她,倒没有反驳他,把水喝下后,才说道:“你们为什么非要和阿云过不去呢,就算你们互相讨厌对方,也不用算计他吧。”

    “嫂子,这可不一样,夺妻之仇,利用之恨,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无视就可以做得到的。”见岑乔为商云说话,言封立马义愤填膺道。

    “夺妻?”岑乔眼神里满是怀疑的看着他。

    当她不知道啊,言大少的大名她可是在茕茕那仔细的听说了一遍,他往日的那些情债简直罄竹难书,劣迹斑斑来比喻都最好不过。

    言封像是意识到他说错了话,随意道:“虽然不是夺妻,可是他派女人来接近我,还骗我的感情,骗我的身体,我不把他碎尸万段都算是对他好了。”

    “呵呵。”岑乔无言冷笑了一声,脑回路不同,无话可说啊。

    虽然言封嘴上叫嚣着要把商云拳打脚踢,但是他确实忍耐住了。

    因为商临均需要和商云合作的原因,商云来静园的次数变得越发勤奋。

    言封每次虽然看着牙狠狠咬的用力,实际上却并没有做出什么妨碍大局的事。

    在商临均和商云的合作越发平稳后,一则消息惊醒了岑乔。

    “什么,你要结婚了。”岑乔手盖着嘴,却丝毫掩盖不住语气里的惊讶。

    “茕茕啊,你怎么突然做出了这个决定,等等,我去找你去吧,你给我细细的说说。”忍不住心里纷杂的想法,岑乔拿着包,握着手机就打算出门。

    “乔乔,这么晚了你去干哪?”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的商临均擦着未干的头发,看着打开门就要出门的岑乔,顿时凝着眉,疑惑的问。

    岑乔转过头,看了一眼他微露的胸膛,脸微红了一瞬,好在她还记得她要做什么,跟他解释道:“临均,你今天先睡吧,我去茕茕家睡去。”

    “都这么晚了,你就算要去,也等我送你。”商临均望了一眼夜色微暗的外面,根本放心不下让她一个人走,他说着,腰间的系带一扯,把衣服脱下后,走到衣柜前,随意拿出了一套衣服,立马换上。

    “走吧。”穿好衣服后,商临均就直接拉着她出门。

    开车送岑乔过去的商临均一路没有问她怎么突然这么晚决定要去姜茕茕那,其实他心里已经有几分猜测了。

    大概是因为他们几个人,只有他知道一凡没有失忆的事。

    本就和他走的最近的一凡,这几天开始频繁的给他打电话,说的也无非都是他和姜茕茕的事。

    姜茕茕在知道他假扮失忆的原因是为了抓住最近发生的那几件事的幕后黑手后,也没有就此原谅他,反而觉得他就是压根不在乎她,才会故意装作如今这副模样。

    不论他怎么解释,她都听不进去。

    在加上,姜茕茕本就才得知她怀孕的事,也许是一时冲动,竟然直接说要结婚。

    莫名变成吐槽垃圾桶的他,这几天耳朵里都是围绕这件事。

    岑乔下车后,发现茕茕就站在大门口,岑乔看她穿的单薄,立马拉住她的手就走,一边回头对商临均挥了挥手。

    商临均莫名感觉他被吃干抹净后,随意的被抛弃了。

    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后,商临均开车回去。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