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我不会逼你
    门外正站着两个人,一个温和隽永,一个霸气沉稳。

    只是两人脸上此时如出一撤的带着隐忍的怒气。

    商临均本来是生气岑乔什么也不告诉他,就一个人陪着姜茕茕来了姜家,根本就没把他放在心上一样。

    但是在门打开之后,眼睛看清岑乔受伤的额角后,双眼顿时红了起来,他沉沉的声音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顾不上一旁站着的姜茕茕,直接把人抱在了怀里,手小心翼翼的想要触碰,却担心碰痛她,动作停滞不前。

    岑乔反倒被他这副模样吓到,这样战战兢兢的他,如果伤不是在她身上,她真得怀疑是受了多大的震撼。

    只是看着他那满是担忧的眼神,岑乔心里的吐槽难得很快就散了,她伸出自己柔软娇小的手握住商临均宽厚的手指,十指与他交叉相交,紧紧握住后,一脸温柔的笑了笑:“别担心我,我没事,就是擦破了一点皮。”

    商临均一听,立马怒瞪了她一眼:“擦破一点皮,你整个人都是我的,你怎么能伤了自己。”

    他这变相的宣布所有权的话只听得岑乔面红耳赤,手赶紧的捂住他的嘴说:“这些话你怎么能在这里说呢,快走,快走。”

    相比较又甜又忿的岑乔和商临均,姜一凡和姜茕茕面对对方的时候,却是一言不发的。

    门本来打开的只有一半,但是因为岑乔和姜茕茕长久的停在门口不动,顿时引来了屋子里几人的注意。

    姜母走上前,发现门外儿子回来了,连忙朝着他打了声招呼:“一凡啊,你怎么堵在门口呢,还不快进来。”

    按理说,姜一凡应该和前段时间一样,扮演好他应该做的失忆人员。

    可是,在他亲耳听到母亲把茕茕不是他妹妹的真相告诉她之后,姜一凡再也不想掩饰了。

    那些事和他有什么关系,飞翼门有内奸,那飞翼门的事,本来就是个解散的地方,干脆的一拍两散不就好了吗?

    言封被袭,可是他自己都不在意,那找这个所谓的幕后黑手有用吗?

    这些人真正针对的是老商,凭老商的本事,又怎么可能找不到那个黑手,说到底,他本也只是个自私的人,爱的人都要彻底失去了,他凭什么还要隐忍。

    “茕茕,我有话和你说。”姜一凡从前内敛的情绪第一次暴露在眼底,他那深邃的眼眸里带着了然与深情。

    他已经彻底做下了决定。

    既然她什么都知道了,那么他也不用在为那些说不出口的话而隐瞒了,他要告诉她所有从前他对她的禁止于心,现在却再也掩不住的心里话。

    “别说,我不想听。”姜茕茕伸出手直接止住他。

    她垂目冷淡的低头,眼睛直直的盯着地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姜一凡身形僵滞住了,他忍着心里无尽的寒意,一字一句仿佛从牙齿里硬挤出来的。

    “为什么茕茕,我知道你也许现在不能接受我和你不是真正的亲人,可是茕茕,我等了你那么久,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姜茕茕低着头的眼眶里含着蕴郁的泪水,心里酸涩难当。

    她怎么能在给他机会呢,就凭他的爱吗?

    可是她不敢信了啊,在他明明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不告诉她的时候,他在她的心里,信用度就已经降到了零了啊,她该怎么敷衍自己相信他。

    姜茕茕突然就感受到了当初乔乔在知道商临均什么都不和她说,就直接和田恬订婚的事之后的感觉。

    那种无尽的失望,几乎可以击溃一个人所有的信心。

    而且,她和乔乔不同。

    她肚子里现在还有一个孩子,而且不是他的,若有一日,他恨她了,那孩子怎么办。

    姜茕茕没有哪一刻如现在这般清醒,所有的事都在告诉她,她只能放弃和他的感情。

    “哥,你在我的心里,一直只是哥哥,对不起,我没办法改变你在我心里的形象。”姜茕茕沙哑着声音,含泪望着他。

    那嫣红的双眼,哭泣的模样直让姜一凡心里狠狠作痛,他紧紧的扣住手,拼命让脸上挤出一抹艰难的笑。

    他明白的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哥不会在逼你。”

    他不是没有想过这种情况,只是他一直把这种糟糕的情况压在心里,从不让它冒出头。

    可是偏偏现实却让他清醒。

    他再也没有办法骗自己,她也爱着他。

    姜一凡转过身,他让自己冷静下来:“走吧,茕茕,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坐乔乔他们的车就行了。”姜茕茕望了望岑乔所在的方向一眼,发现那两人此时正凝思静听着她和大哥说话,顿时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

    姜一凡还想再说,姜母从门内跨出,一只手紧抓着儿子不放说:“一凡,你还不快进去,你爸有事和你说呢。”

    姜一凡不着痕迹的从母亲的手里挣脱出来,看着母亲的眼神里带着明显的失望,他不相信刚刚母亲听了这么多话,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根本没有失忆。

    母亲这般作态,明显就是想要把这事敷衍过去,装作不知。

    可是,怎么可能呢。

    他直接抽出手,从停放在车子的方向扬长而去。

    岑乔见事情变成这样,立马伸手捅了捅商临均:“我们快送茕茕回家吧。”

    商临均皱着脸,怒极:“不行,你得先去医院看看你额头上的伤,刚刚是你说等他们说完话就走,你现在若是反悔,我是不会在信了。”

    岑乔无奈了,怎么一遇上她受伤的情况,他就要发狂啊,明明就是个小伤口啊。

    在岑乔怎么规劝都没有用的情况下,商临均硬拧着她去了医院,当然姜茕茕也跟在了他们二人的身旁。

    在仔细的检查了后,岑乔的伤确实没有大事,只是轻微的皮外伤,至于有些眩晕,则是因为碰撞时产生的轻微脑震荡。

    商临均在听了脑整荡这个结论后,差点就把她压在医院不让她出来了。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