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试婚纱
    一秒记住,小说!

    只是岑乔实在太固执,两人真正纠缠起来,商临均还是扭不住她。

    在把姜茕茕送回家后,商临均和岑乔在回到静园后,他就直接把她摁在床上,像是照顾病人一样,专门从另一间卧室里拿了一床厚厚的被子盖住她。

    岑乔推搡开,打了个哈欠道:“我只是额头受了伤,不是半身不遂,有必要吗?”

    商临均一边给她捂好被子,一边把她过长的刘海塞到耳后说:“所有的大毛病都是从小毛病开始,你现在不能吹风,不然会破伤风,多盖着被子总是好的,而且医生说你最近有点感冒,你是不是上次的感冒就没好。”

    听着商临均的絮絮叨叨,岑乔有些不耐烦,捂住头,把自己塞进被子里。

    看着岑乔似小孩子的动作,商临均无奈的笑了笑,只是想到,今天发生的事,对姜家难免产生了一丝迁怒,连他都舍不得伤害的小女人,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受了伤。

    即使是姜一凡的父母也不能放过,他们不是喜欢搞事吗?

    那就干脆在搞大一点。

    姜一凡的父母现在都是教授,毕竟姜家从姜一凡爷爷那一辈便开始洗白,自然没有让姜父接手关于飞翼门和公司的事。

    姜父姜母都是考古教授,所以经常天南地北的出去逛。

    两个人虽然很是亲近,但是龌龊也不少。

    刚好商临均的手里就握着一个姜父的把柄。

    几日后,义城大学的考古系学校贴吧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爆料,说33班的考古教授和他教授的一个女学生之间很是暧昧。

    一开始楼下并没有多少人参与这个话题。

    直到楼主开始发出一条条所谓的事实。

    吃虫的青蛙:哇,吃鸡,这个楼主说的818怎么那么像我所在的那个老师,年近五十,身材保养的好,而且有个同样考古的老婆,楼主说吧,你是不是我们班的xxx。

    **丝的春天:楼主说的那个女学生我也有印象,我亲眼看到过那个教授送她回学校呢。

    等等,我要吃瓜:哇呱真大,就继续填。

    随着一条条留言攒下,这个帖子迅速被顶上了热门,作为夫妻都是考古教授的人员,而且名气还颇为出名的只有姜氏夫妇。

    几乎是这个消息一出来,姜氏夫妇便开始了无休止的争吵。

    本来就因为儿子不回家而变得凝滞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尴尬。

    直到最后,姜母直接出了国,不知去了哪个地方。

    姜父等人走了后,也紧随其后跟了去。

    演出了一场老年追妻记。

    很多人口中说着羡慕,浪漫。

    实则,姜父只能选择这么做。

    他所再任的义城大学可不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学校,相反,这座学校已经有了百年的传教。

    可以说,曾经培养了无数的天才人士,就连现在在学校就读的人,也不缺乏那些脑子极为灵活的人。

    ?姜氏夫妇一走后,自然没有人再去刁难姜茕茕,给她不好的脸色看。

    岑乔的心里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姜茕茕和顾熙为了不让茕茕顶着大肚子结婚,订的日子直接就在半月后。

    这一天岑乔陪着姜茕茕在店里试婚纱,白色蓬松的纱裙穿在身姿玲珑娇俏的姜茕茕身上,看着喜庆又可爱。

    姜茕茕的脸本就偏向娃娃脸,若非她的身材很好,只怕都撑不起这件高领婚纱。

    姜茕茕坐在化妆台的时候,岑乔手捧着头纱,有些好奇的说:“茕茕,我能给你试着带一下这个头纱吗?”

    “好啊,你带啊。”姜茕茕笑着望着镜子里的乔乔说,姜茕茕的脸上只抹了清淡的腮红,看着仍是粉润动人。

    岑乔手撑开里面的薄纱,尽量的不让头纱碰到茕茕做好的发型。

    姜茕茕透过镜子看到乔乔如此小心翼翼的样子,噗嗤一声就笑了:“乔乔,你不用这么紧张,我这只是试试婚纱,顺便拍拍婚纱照,又不是结婚。”

    终于把头纱给她戴好的岑乔站远了看了下,满意的笑了笑,在听到茕茕这句话后,顿时不高兴道:“茕茕,拍婚纱照,你怎么能不放在心上呢,我和你说,女人最重要的就是求婚,拍婚纱照,结婚,蜜月。”

    “虽然不知道顾熙是怎么向你求婚的,但是他性子看着就颇为孩子气,只怕不会安排的特别好,所以茕茕,你现在穿婚纱拍照的时候,一定要找回这个场子来。”

    姜茕茕被岑乔说的心里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那乔乔你给我看看妆花了没。”姜茕茕捧着脸往镜子里看了看,发现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担心有什么地方是她看不到的,连忙冲乔乔求助。

    岑乔伸出手挑起姜茕茕的下巴,整个人做着就像是调戏人的动作。

    在渍渍两声后,看着茕茕紧张的脸旁,岑乔笑的如花烂漫:“真是美呆了。”

    为了形容特别美,岑乔还伸出大拇指肯定的点了点。

    姜茕茕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因为顾熙晚上要去天上人间上班,白天的时候自然是要休息的。

    等到他过来的时候,岑乔和姜茕茕已经换了好几套衣服了,期间,姜茕茕还特意给岑乔准备了伴娘服。

    虽然岑乔说她已经是嫁出去的人,不能给茕茕当伴娘,但是完全不信这些迷信的话的姜茕茕却是极为干脆利落的把衣服丢在了岑乔的怀里,霸气的说:“乖乔乔,你去换了,就当是给我看。”

    换衣服这种事对于女人来说简直就是甜蜜的麻烦,不知不觉两个人几乎把整间店的伴娘和婚纱服都试了一遍。

    顾熙推开玻璃门,看着瘫倒在沙发上穿着白色婚纱的姜茕茕,下意识的朝婚纱店里望了望,眼神里闪过一丝疑惑,却又迅速的收起脸上的表情变化,弯下腰问:“茕茕,你不是说岑乔一起来的吗?怎么只有你在呢?”

    姜茕茕扶着沙发让瘫起来的身体平稳的靠在沙发上后,手指随意的指了指后面的换衣间,说:“还在里面试伴娘服呢,我们今天试衣服快试到吐了。”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