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 我要狠狠的惩罚你
    一夜酣眠过后,岑乔揉着酸痛的腰缓缓清醒。

    “醒了。”沙哑沉重的嗓音立马把人惊回神。

    岑乔忽的侧起头,疑惑的问:“你今天不去公司吗?”

    “去啊。”商临均一边应着,纤长的手指轻轻的把岑乔掉落在额角边的发捻在耳后。

    “那你怎么还不起来。”岑乔拿起手机一看,已经十点了,顿时大惊的问道。

    商临均动作不急不缓,从旁边的床柜边拿起衣服。

    昨夜两人虽是热情奔放,但是商临均还是知道不能在家里大肆放纵。

    所以在岑乔睡去后,他独自起身把楼下的衣服捡起放在了房间的洗手间里。

    在岑乔醒过来之前,更是早已把两人的衣服准备好,一副居家好男人的典范。

    这样细心又温暖的他在岑乔面前极少见过,她总觉得昨夜两人似乎又跨过了什么距离。

    只是仔细想一想,却抓不到一丝头脑。

    商临均穿好衣服后,不像以往一样去洗手间洗嗽,而是拿着岑乔的衣服直接走到床边,掀开她的被子,挑起一件淡黄色的蕾丝内衣就要给她套上去。

    岑乔羞的一脸通红,连忙伸手阻止,平时夜里两人甜甜蜜蜜的脱起对方衣服,可以算作是情趣,但是在大白天,还看着他拿着贴身的内衣,岑乔心里躁得慌。

    “怎么还害羞,我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商临均挑起眉,嘴角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看着她。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岑乔不但摇头拒绝,双手更是环抱着胸,不肯松开。

    见此,商临均自然也不可能真的强硬着来,双手抬起,放弃的模样。

    “你自己穿也行,记得要快些,今天我们一起去公司。”

    本来在商临均眼皮子底下还有些不好意思拿衣服穿的岑乔,在听到他的催促,还有她今天也要去公司的安排后,手下意识的拿起旁边的衣服穿起,话却是直白的问:“临均,怎么我也要去,不是,我以后在家呆着就行。”

    “可是,我知道这不是你想要的。”商临均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岑乔楞了会,她没想到临均竟然看出来了。

    确实这些日子,一个人轻轻松松的呆在家里什么也不用干的时候,她觉得她的生活实在太空虚了,有时候一个人在家,寂静的空间让她心都茫然的发慌。

    萌萌自从在家里看到阿云后,就一直缠着他出去玩,所以在家的时候,反倒很少。

    岑乔看着萌萌每次笑嘻嘻的被阿云带出去,晚上回来时经常打着哈欠,每天看着她累倒就睡的模样,岑乔都不忍心打扰她。

    又一今年又正式的开始上学,每天晚上除了回家吃饭,睡觉,也是经常见不到影的。

    更不用,白天空无一人的时候。

    所以在临均提到让她回公司之后,她一点踌躇都没有,就直接点头答应了。

    回归元盛后,办公室里的摆设一动未动,岑乔手摸了摸凉呼呼的办公桌,笑嘻嘻的朝商临均:“临均,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每天都在睹桌思人啊。”

    商临均心底无奈,他真不知道岑乔这个脑袋是怎么想出这个问题的。

    不过,他一直摆放在那倒的确有几分意思,岑乔不在元盛的时候,他很不习惯,明明呆的时间不长,却像是与她共处了每一分每一秒,她不在的时候,想她现在在干什么,在和谁话,有没有对别人笑的灿烂,有没有出去走走。

    往往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就会不由自主的发呆,时间长了,精神反倒不如从前那些她在的日子。

    看着岑乔眉眼含笑的模样,商临均突然就觉得,让她一直在他的身边上班没有什么不好,相反还能带给他积极性。

    毕竟每一次她搞不定的,他都会重看一下,自然看起文件的速度也越发快捷了起来。

    “乔乔我听商云你会画他公司的设计稿,你这段时间就不用给我看文件了,这些人设都给你画吧。”商临均突然想到,前几日不经意知道的事情。

    从办公桌上抽出了一个文件,然后直接放在了岑乔的桌子上。

    岑乔拿过后,发现果然是神行九天新版块的人设,只是她本就在阿云那接了这个任务的,现在又接这个任务,岂不是拿双份的工资。

    岑乔是神行九天主设计师里其中一人的事没几人知道,这个游戏刚开始的人设,只是商云拿给她练练手的,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岑乔真的有这份天分。

    只不过从他嘴里听到了那些人设,就给他画出了满意的效果图。

    也就是这样,后来的主人设几乎都是由她独立完成的,至于那些地图的怪或者风景,则不是她所画,毕竟那些是很耗费精力的工程,如果让岑乔一个人画,只怕画到过劳而死,也画不完。

    岑乔想,反正阿云和临均在一起合作,那么她的身份应该没有必要隐瞒了。

    她秀气的手突然伸出,头微抬,带着点骄傲的:“临均,一直忘了告诉你,其实我也是神行九天的设计师,我是时宜。”

    岑乔在给神行九天画设计图的时候,就不是用的自己的名字,而是取了个类似艺名的。

    这个名字不只是用在她画设计图,还有她那些曾经拍卖出去的画,都是用的这个名字。

    商临均蹙着眉,在听到时宜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脑海中突然划过什么,却又迅速的消失,没有想起来。

    不过他还是很快就回过了神,手迅速的把岑乔的手握住,然后故意沉着脸,装作生气的模样:“乔乔你竟然隐藏的这么深,晚上我可要狠狠的惩罚你。”

    他话的轻缓,一字一句像是珠粒敲打在她本就不稳的心窝上。

    想揉揉耳朵,不要发烫,却在他似笑非笑的眼睛里,什么动作都做不出来了。

    许久,才强撑住心里的颤栗:“罚就罚,谁怕谁。”

    反正这个世界上只有耕不死的田,看谁先不行。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总裁,来吧!》,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