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蛛丝马迹
    一秒记住,小说!

    商临均在确认岑乔确实没有伤到后,心底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侧过身,面对顾熙的时候,脸上暗沉的表情,极为吓人,他皱着眉说:“你是步亦臣。”

    商临均的眼神里带着肯定。

    顾熙却立马变了一张脸,疑惑无辜的反问:“商先生,你说的步亦臣是?”

    刚刚他向岑乔问话的时候,声音是压得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

    所以他自信,商临均绝对没有听到他的话,他这么一问,一定是故意炸他。

    他怎么可能会给商临均这个机会。

    商临均见他不承认,眼神里的暗色更浓。

    虽然他手上的确没有证据证明顾熙就是步亦臣,可是从他刚刚暗暗抛过来的挑衅的眼神,还有今天发生的一切,他就敢认定事实如何。

    商临均相信,无论他隐瞒的再深,有些事总会留下马脚。

    站在一边听着顾熙睁眼说瞎话的岑乔,立马反驳道:“你刚刚不是还问我认不认识步亦臣这个人吗?现在怎么又说不认识,你这人变脸也太快了吧。”

    顾熙不发一言,眼神里却带着哀色,像是被人冤枉了一样。

    见他执意做戏,商临均不想让乔乔在和他因此纠缠,牵过岑乔的手,直接往酒店门口走。

    岑乔还在说:“为什么我不让我拆穿他的真面目。”

    隐约传来商临均的答复:“小人的话,不必放在心里。”

    听到的人,纷纷眼露异色。

    事情到底是真是假,众人心中自有评定。

    商临均和岑乔离开酒店之后,岑乔一脸担忧的坐在车后座问:“临均,你也派一些人去找茕茕吧,我很担心她,最近她发生这么多事,身上还怀着孩子,要是一个不注意,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脑海中似是想到那副画面,岑乔心惊胆颤了起来。

    商临均虽并不担忧,但是为了让岑乔安下心,还是安排了人私下去找。

    岑乔这才放下心来。

    回到家的时候,萌萌和又一正在沙发上看电视。

    岑乔这才想起,今天又到周五了。

    商临均走上前把女儿抱在怀里,亲昵着问:“萌萌今天这么早回来,在外面玩的开心吗?”

    穿着粉红色轻纱小连衣裙的萌萌鼓着脸,眼睛笑成月牙儿说:“开心,今天叔叔带我去看画画了。”

    大概是岑乔画画很有天分的基因也遗传到了萌萌的身上。

    她对画画的热情一点也不少于又一。

    毕竟又一是各个都要做的很好。

    萌萌却只喜欢画画。

    商临均听到画画的事,倒是想起来他在意大利拍的画还没有挂起来,一直密封着放在书房。

    “要不要去看看爸爸收藏的画。”女儿这么喜欢画,情敌还向宝贝女儿投其所好了,商临均自然不会退让。

    不就是画吗。

    虽然他不擅于画画,但是收藏他却有很多。

    “好啊,好啊,爸爸快带我去。”对于又能看到新的画,萌萌高兴的拍手欢呼。

    “乔乔,你要不要一起去。”商临均侧过头,邀请道。

    他可是知道乔乔现在最喜爱的也是画画了,毕竟是她的本职啊。

    “好啊。”岑乔本来在一旁听着心里就有些意动,对于商临均的品味,岑乔一直是比较赞赏的。

    而且大概是相处了很久,两人喜欢的东西也颇为相似。

    岑乔很想知道他收藏了谁的画作,会不会有她一直崇敬的李大师的作品,或者黄大师的园雨香梅。

    毕竟听说黄大师的园雨香梅就是被国内的人购买了,有这个财力的人,商临均显然排在首位。

    进入商临均的书房后,他房间里的摆设和她去过的别无而致,仍然是简单的古物随意的摆放在角落。

    清朝的青花瓷。

    商朝的鎏金檀香鏊炉。

    而明朝的刀剑则静静的矗立在架子上。

    这是掀开一层黑布才能看到的。

    以往岑乔只是匆匆一瞥,并没有过多注意,现在一看,嗬,吓了一跳,把这么多收藏品放在家里,还真不怕有人偷走。

    商临均把萌萌放在了地上,岑乔小心的牵着她,以防女儿不小心撞到刀剑上去。

    但是同样好奇的眼神都在不约而同的望着商临均。

    商临均蹲下身,从放在最里面的一个布袋轻轻的扯开带子。

    然后岑乔就看着一捆捆的画作随意的掉在了地上,岑乔顿时就心疼了,要不是手里还抱着女儿,她非得冲上去把那些掉在地上的画作全抱在怀里不可。

    鉴于岑乔没看过他收藏的画,商临均把所有他能拿出的话都搬到了书桌上。

    另外掉在地上的则暂时没去管。

    于是岑乔就看到了一幅幅稀世珍品全部暴露在了她的眼前。

    雪山春居图。

    霸犬练军图。

    娇娥沐妆,鸟啼飞潮。

    等等一系列或动或静她不知道的图,瞬间刷新了岑乔窄小的世界观。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岑乔突然眼神一凝,然后伸手从一堆画里抽出了一张图。

    一轮新生的太阳用色浓烈的挂在画纸的右上角,在大地栩栩如生的草地上有个看不清的背影仰躺在地上。

    明明只是一副简单的画,却能给人一种新奇,向上的感觉。

    “你也喜欢这幅画。”商临均见岑乔正好拿过了那幅画,一看,发现是他从意大利拍卖回来的,顿时笑着问道。

    岑乔嘴角抽了抽。

    她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

    她拿这幅画,不是因为喜欢,而是这幅画,分明就是她没钱的时候,让阿云给他寄卖出去的画作啊。

    只是,她真没想到,还有再见这幅画的一天,该不会别的画也被他买了吧。

    心里突然生出的一个想法,令岑乔把萌萌塞到了商临均的怀里。

    然后商临均就看着突然变得忙里忙慌的岑乔,开始翻起他那些掉在地面的画作。

    一个个拆开,整个房间瞬间就变得杂乱无章。

    然后,他就眼见着岑乔把几张画从那堆画作中挑出来。

    拜他独有的小习惯所赐,黑色的纹路日期,让他迅速的发现这几幅画都是他从意大利带回来的。

    他顿时定了定神。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