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不速之客
    “这款游戏真的这么好玩吗?”两个人闹腾过后,商临均难得松散的靠在办公椅上,单手握着手机随意点了点,语气里含着浅显的疑问。

    “其实也不是很好玩吧。”岑乔窝在他怀里,见他半天不搭理她,视线紧盯着手机,反倒好奇的探过视线凑过去。

    在发现临均正在下载神行九天的内测版后,暗笑他口不对心,压下心里的笑意,漫不经心的说。

    “不好玩,你还天天抱着不放手。”商临均可没有被岑乔三两句说的话就被哄骗道,食指点了点她的鼻子,满脸无奈。

    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又重新放在了手机上。

    见临均所有的在意都被手机给吸引了,岑乔心里微微有些不满了,她轻轻的拍了怕桌说:“你今天文件都看完了吗?”

    商临均好笑的看着她,点了点头。

    岑乔本来还想说工作没做完,不准玩游戏,没想到,他的工作都已经处理好了,顿时找不到借口,一时语塞。

    商临均知道岑乔吃起了手机的醋,却故意不挑明。

    他这般,无非是希望岑乔明白,在她这几天经常忽视他的时候。

    他的心绪也是这般起伏不定,甚至因为他对她的在意更深,他的心里甚至产生过,把这个内测号注销的想法。

    虽然迅速的压了下去,但是商临均对自己很明白,如果岑乔还不把心思放在他身上,过来哄哄他,他的确会干出这种事出来。

    只是这些事,就没有必要让她知道了。

    大概是因为岑乔同样因为这款游戏受了冷落,岑乔对神行九天的兴趣很快就淡了下来,每天除了上班,下班,其他时间也都是和商临均过着二人世界,要么,便是带着孩子一起出去逛逛。

    毕竟寒假即将来临。

    年终的时候,元盛是极为繁忙的,为了过个好年,顺便实施心里的想法,商临均提前把年底的工作也一并开始处理。

    所以这些日子,商临均经常忙的极晚才下班。

    这个时候岑乔就会格外心疼他的身体,晚上的时候会回去静园给他煲一碗汤,然后送过来。

    商临均虽拒绝过她的来回往返,但是岑乔坚持这个想法,他也实在没办法。

    内测实行了几个月后,神行九天的正式版要正式投入市场了。

    这个时候,元盛和神行九天的合作自然要摆在局面上了。

    在很多城市,这款游戏相关的cos与同人周边都开始推广,甚至还举行了小型的发布会。

    北城作为中心城市,自然是逃不开的。

    商临均作为投资商,出现在发布会上,也可以引起一个很大的噱头,所以他没有拒绝商云的这个方案。

    岑乔在家给商临均找适合发布会出席的西服时,商临均无奈的抓着她的手说:“又不是什么大型聚会,而且主角也不是我,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

    “我知道啊,可是还是想把你装扮的完美。”岑乔怎么不明白他的意思,可是大概是习惯了他站在聚集点。

    每一个他出席宴会或者是有什么事情,岑乔都开始习惯性打扮起他来。

    为此,元盛私下里很多人开始议论,总裁是不是因为年龄大了,越发在意起装扮了。

    对于在乔乔的心里,他这么完美,商临均心里自然是喜闻乐见的,但他还是没有忘记提醒:“乔乔,你把我打扮的这么好看,就不担心,发布会上有人趁此占我便宜。”

    岑乔立马白了他一眼:“你要是这么容易被人占便宜,那肯定是你主动的,哼。”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的身边从来不少人,要是有人能够突破他的范围靠近他,那么绝对和他脱离不了干系。

    “乔乔看的真是越来越明白了。”两人相处了这么久,感情已经逐渐从爱情升华到了亲情,当然在商临均的心里,岑乔仍然是他心底最在乎的人,只是两人不会在出现以前时常会闹出的误会。

    因为她对他有信心,正如他也相信她。

    岑乔把商临均推上车的时候,商临均还不太想走。

    要不是岑乔今天要在家里准备一些东西,商临均还真想带她一起去。

    年底了,即使是子嗣稀少的商家人也是要组团坐在一块的。

    作为元盛现任总裁的妻子,岑乔自然要把家里好好收拾一番。

    她可是听说了,临均的三叔和小姑姑这次也要来做客的。

    在公司呆了这么久,岑乔当然也清楚自家男人和那两人的不和之处。

    只是到底是一家人,该做的还是要做的。

    岑乔从花园里摘下了许多玫瑰与百合装点在花瓶里。

    装着玫瑰的花岑乔送上了二楼,虽然已经结婚快一年了,但是该有的浪漫还是要保持的。

    作为一个女人,生活中若是不过的细致点,岂不是浪费了。

    至于把临均心爱的花朵给采摘的事,岑乔可是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毕竟花种出来不就是用来看的,在屋外,在屋里,不都一样。

    岑乔把有些余刺的花根根挑完后,欣赏了一下自我成果后,全部摆到了她准备好的位置上。

    就在岑乔打算上楼洗漱一番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门铃声,本来正在厨房里的莫婶立马擦了擦手,打算出来开门。

    岑乔立马挥了挥手说:“莫婶,我来吧,我离这近。”

    是真的挺近的,走了不过十几步路,岑乔就已经拉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气质温婉的妇人,年纪从外貌上看起来大约三十多岁,五官长得颇为精致。

    身上一身米黄色的貂皮大衣,并没有其他贵妇人为了形象逞强装作不畏寒的模样。

    只是岑乔眼神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后,还是没有猜出这位是谁。

    不过,岑乔面上丝毫没有透露,反而极为有礼貌的问:“夫人,请问你找谁。”

    “乔...岑乔,我是临均父亲的妻子。”乔毓敏看着眼前面容陌生认不出她的女子,眼神说不出的复杂与疼痛。

    岑乔是见过老夫人的,不过她也知道老夫人已经离婚了。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