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商家年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所以眼前这位不用多想,岑乔便猜测到了她的身份。

    “夫人,你好。”岑乔退后一步,引人进来。

    乔毓敏受到她矜持陌生的对待,面上没有过于明显的表情。

    在坐在沙发上相对而坐喝茶的时候,她才终于抬眼看了岑乔一眼,说:“临均他爸这段时间心脏不好,这次年宴就不在老宅举行了,想必这事,你们都知道了吧。”

    岑乔点了点头,说:“临均有和我说过。”

    “那就好。”乔毓敏对于商临均早就对岑乔提过这件事并不觉得奇怪,她继续说她这次来的原因:“虽然年宴不在老宅举行了,不过该有的东西一点都不能少,临均他爸这次让我来,是给你一张清单。”

    乔毓敏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掏出一张精致的卡片。

    然后岑乔眼皮抽抽的看着上面一排数不清的名酒,名花。

    一场年宴。

    花必须从国外加速运回来的紫色郁金香和帝王花。

    酒是从法国商家早几年购买的酒庄里精心细选的bacardi、absolut。

    岑乔这个时候就觉得有钱人有的时候真的是很不可理喻了,在意大利的那些年,早期她不肯接受阿云帮助的时候,她也是困苦过一段时间的,要不是后来因为孩子需要舒适的环境,那时候她是不会低头的。

    所以相比较大肆挑选名花贵酒的商家人,岑乔还是更看中那些实用的东西。

    不过生活环境的不同,她不会把这些事直接挑出来。

    毕竟如果她真的这么干了,只怕就真的是挑事了。

    岑乔对商家人对她的态度还是看的比较清楚的,商老夫人虽然对她很好,但是岑乔还是察觉到两人之间一些及不可见的疏离。

    商老先生就更明白了。

    他从始至终就不曾待见过她。

    不过岑乔也不在意,当初她决定和商临均在一起,一是因为孩子确实需要一个爸爸,而商临均对孩子很好,没有人比他这个亲生爸爸更适合这个位置。

    当时没有想过他的背景,后来就算知道,也从来没有后悔过。

    人一生,总会为了什么而不顾一切,岑乔觉得商临均值得她为他做出这个决定。

    现在安宁的一切也证明了。

    岑乔觉得,想必当初失忆之前,她在商家的处境也不会太好。

    要不是他们一直住在静园,并没有在老宅生活,不然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住在一起,只怕天天要吵翻天。

    所以面对眼前这位商夫人,岑乔笑着接过卡片后,说:“我会把上面的东西都准备妥当的,夫人还有别的要交代的吗?”

    因为很少与长辈相处,岑乔这句话颇为生硬,听起来就像是有话交代,没话走人的意思。

    好在,眼前的这人是乔毓敏,她是知道岑乔已经失忆了,所以没有在意她这句话的含义,而且就算是没失忆之前,她也是知道岑乔说话一向带着些几不可查的耿直。

    不熟识她的人,极容易对她生出误会。

    刚刚岑乔为难的眼神,乔毓敏不是没有看到,当初她在踏入商家的时候,也是面对过这副场面的。

    就连岑乔手中拿着的这份卡片,也是她按着她多年的经验一条条写出来的。

    从前的她孤身一人走,踏入了很多的错路,现在看着自己的女儿走到这一步,乔毓敏自然不忍心她也要走上当初她经历过的难堪。

    事情想得有些远,乔毓敏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岑乔一脸疑惑担忧的看着她。

    乔毓敏立刻站起身,说:“临均他爸交代的事情都告诉你了,我也该回去了。”

    “夫人,要不吃完饭再走?”人家来这一趟,连餐饭都不请人吃,岑乔心里都有些不好意思。

    乔毓敏摆了摆手:“不用,临均他爸还等我回去吃饭呢,你不用准备了,我先走了。”

    虽然话说的干脆,乔毓敏走的时候,却是望了岑乔好几眼,才终于转身。

    岑乔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商夫人似乎有些奇怪。

    每次都好像有什么话想和她说,却每次都什么都不说。

    岑乔想了很久都想不明白。

    好在,又一这时候回家了,岑乔立马迎上去。

    晚上休息的时候,商临均是带着一身酒味很晚才回来的。

    岑乔也知道那些发布会结束后是少不了又参加什么宴的,所以并没有奇怪。

    只是闻着身上浓重酒味的商临均,岑乔还是捏着鼻子很是嫌弃的把人推进了浴室,甚至把门关的紧紧的。

    俨然一副不洗干净不准出来。

    等到商临均洗完澡系着睡袍走到床边的时候,就发现岑乔正手握着一张淡雅的绿色卡片紧紧的盯着。

    “这是什么?”商临均把头贴在岑乔的肩膀处轻柔的蹭了蹭,视线则探寻的看了过去。

    被蹭的脖子发痒的岑乔没好气的把他的头给推开。

    然后把卡片直接塞到他的手里。

    “这是夫人今天拿给我的,说是商老先生给我交代的。”岑乔没有想过隐瞒他这种事,自然是直接把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他。

    商临均拿着纸片细致的打量了一下,在看到那些明显的提醒后,商临均难得懊恼的开口说:“乔乔,这件事我早应该告诉你的,只是最近工作太忙,给忘记了。”

    “没事,商老先生不是给我送了吗?”岑乔摇了摇头,没太放在心上。

    看着一无所知的岑乔,商临均心内暗自叹息了一声。

    岑乔没有经历过年宴,自然不清楚这些事情里面最深的含义。

    商家虽然人丁凋零。

    却也只是他这一脉而已。

    虽然他现在有一儿一女,却也不能掩盖在没有孩子之前,他只有一人苦苦支撑的事。

    虽然他有个同父异母的兄弟,但是作为破坏了他父母婚姻的罪魁祸首的孩子,商临均这些年对于商云不是处处针对,已经算是对得起他了。

    这样的情况下就更不要说有什么感情了。

    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他成年后,家里人则总是给他介绍合适的结婚人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