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没有怀孕?!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天一早,看着乔乔还没醒来的颜容,商临均俯撑着身子,轻轻的在她额际留下一吻,就起身了。

    到公司之后,余飞和往常一样拿文件过来。

    商临均手按住文件,随意的看了一眼之后,声音低沉的问了句:“顾熙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这段时间,他不仅仅是在处理公司的事情,还有步亦臣的事情,他也一直没有放弃过调查,对于步亦臣能够在顾家这么完美无缺的扮演另一个人,并完全不让顾家人生出一丝怀疑之心,商临均倒是颇为好奇的。

    毕竟根据资料来看,顾熙确实是有这么一个人,也确实几年前去了天上人间。

    但是按资料上关于别人对他的性格分析来看,他是一个颇为孤僻,害羞的人,和步亦臣自负的性格相差极大。

    这样差距极大的两个人,竟然没有人怀疑,想必,要么是知道了,却被抓住了什么把柄不敢说,要么就是无所谓。

    看顾父那天的样子,想必是真的不了解顾熙的性格。

    但是他的妻子,却未必了。

    余飞听先生提起那事,也难得蹙了眉头说:“先生,这件事不太好查,最近跟着他的人,都说他天天在顾家呆着,几乎没有出来,我们的人查不到他一点消息。”

    “这样啊。”商临均撑了撑眉,突然想起曾经苏厌和他说起过的事。

    他必须早点解决此事,不然只怕会发生更多无法预料的事。

    他当初既然这样告诫他,想必一定是知道什么内幕。

    敲了敲桌后,商临均说:“你去叫几个人跟着苏厌,隐蔽性好的,记住远远的跟着,苏厌这个人天性敏感,若是不离远些,只怕会被发现。”

    其实派人跟着苏厌,商临均自己也没有多少把握,毕竟作为一个警察,他的反侦察能力想必很强。

    可是步亦臣的事情已经陷入了僵局,他只能走另一条路。

    “是,先生。”余飞直接点头应了。

    家宴之日一日日临近,他不可能在把事情完全放在步亦臣的身上,看着高高堆起的文件,暗自叹息一声。

    还是早早把文件处理好,空出时间去帮乔乔吧。

    岑乔在家里开始收拾那些今天运到的美酒。

    静园一楼有个密室,是专门用来放酒的,不过里面虽然有酒,却很少,酒柜都是空的。

    岑乔把那些运来的酒一瓶瓶标了名字放了上去。

    等到把酒摆放完之后,那些运送来的桌布,地毯,让工人直接帮忙换了。

    等到松懈下来的时候,岑乔躺在沙发上半眯着眼,整个人昏昏欲睡。

    就在岑乔眯着眯着差点睡着的时候,她放在玻璃长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了熟悉的铃声。

    伸手探过去一拿,陌生电话,她接听后,喂了一声。

    对面半响没有人说话,只能听到两道轻微起伏的呼吸声。

    岑乔蹙着眉,看着陌生的手机号码看了很久,对面的来电显示是一段短号码。

    岑乔很清楚,她认识的人现在可都在北城,手机里都是保存了的,就连阿云也是重换了号码告诉她的。

    以为是骚扰电话,就要挂断的时候,岑乔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对着电话语声急促不停的问道:“茕茕,是不是你,是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茕茕你怎么不说话啊,你知道你走了之后我有多么的想你吗?我想去找你,可是临均不让我来,他说,你现在不需要我,需要的是姜一凡,茕茕,如果是你,你可以说一句话吗?就算是让我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对面呼吸的起伏明显变得粗重了些,岑乔一听,心里肯定的感觉更重了。

    她压抑了一下嗓子里的泣音,声音很轻的说:“茕茕,如果你实在不想说话,给我敲一下也好,至少让我知道,打电话的人是你。”

    “乔乔,对不起。”那头似是再也压抑不住了,有些娇气甜腻的声音微微颤着说。

    岑乔眼眶里的泪顿时控制不住的涌了出来,虽然早有预料打电话的人是茕茕,可是真正听到茕茕的声音后,岑乔才发现她有多想她。

    “茕茕,不用说对不起,我能够理解你当时的想法,我不怪你。”

    作为朋友,她又怎么会怪当时处在那般尴尬境地的她呢。

    特别是在知道步亦臣和顾熙的关联,还有与她的之间的关系后,岑乔心里只有说不出的抱歉,岑乔甚至觉得,也许步亦臣故意选择顾熙这个身份,就是想报复她。

    虽然不知道他们以前发生过什么,但是如果他是为了报复她,才把一切都发泄在茕茕身上,岑乔想她这辈子都不能原谅他和自己。

    所以她又怎么会为难茕茕呢。

    她才是什么也不知道的那个人啊。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岑乔先问了句:“茕茕,你现在在哪里啊,你最近过的好吗?肚子里孩子还好吗?还有,姜一凡找到了你吗?你们俩现在在一块吗?”

    手机里传来姜茕茕带着笑意的声音:“乔乔,这么多问题,你要我怎么回答你呢。”

    岑乔也难的语塞了一些,知道她的确一股脑问的太多了,哈哈笑了一声后,说:“那就一个个答吧。”

    “好啊。”姜茕茕应了声。

    大概是太久没有听到对面人的声音,姜茕茕缓了好久,才说:“乔乔,我现在在英国,乔乔你知道吗?英国真的是一个让人感觉舒服的城市,有着绅士的人群,好看的风景,令人把心里压抑的心情都彻底放开了,这些日子,我想了很久,明白了很多事情,有些事情逃避是逃不了的,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的。”

    她叹了一口气,才重新说:“乔乔,我肚子里从头到尾就没有孩子,我竟然这么蠢的现在才发现。”

    “什么,没有孩子?”岑乔听得差点要从沙发上跳起来了。

    要知道,当时茕茕之所以这么着急结婚还不是为了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结果,这个孩子竟然不存在,这该是多么荒唐的一件事啊。

    步亦臣,这个人还真够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