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眼光越来越差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虽然两人相处还没过一年。

    但是岑乔却觉得她算是很了解又一的性子了。

    虽然看着外表成熟,其实心智还是小孩子,他不喜欢和女孩子一起玩,对那些女孩子只觉得是麻烦。

    和她当初读书时候的男同学一样的。

    女孩子是什么鬼,游戏才是真爱好伐。

    年龄小的男孩子几乎九分之七都是这样想的。

    剩下的则是过早的见识了成年的一切,知道女孩子应该好好珍惜。

    按理说,又一应该是后一种才对。

    毕竟家里有钱有势,他也有才有颜,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可他偏偏是第一种,不掺和那些纸醉金迷,豪车美人不是他的所爱。

    岑乔无奈的摸了摸又一的头,然后对着一边正眨巴着眼睛好奇的看着她的女孩笑着说:“同学,真是不好意思,又一一向对女孩子都是这样。”

    “你的伤要紧吗?”看着女孩青紫的手腕,岑乔有些担忧的询问,见于琼悦摇了摇头后,岑乔还是不太放心,拿出包里随身带着的湿纸巾,一张薄荷香味的直接贴在了她的手腕。

    “这种湿纸巾敷一会,应该可以给你消去一些印子,小同学,要不要阿姨陪你去趟医院。”

    “不,不用了。”于琼悦手着急的摆了摆好几摆。

    话结结巴巴的说完后,于琼悦探出头看着温柔的笑看着她的又一妈妈,只觉得又一妈妈真是又好看,又温柔。

    用她最近学到的词语来形容,那就是倾国倾城。

    本来对商又一感兴趣的于琼悦,此时整个人拜倒在了岑乔的魅力之下。

    等到岑乔拉着又一的手离开之后,双眼呆愣的看着渐行渐远的背景的于琼悦脸上带着明显的傻笑。

    回家的路上,岑乔坐在后座,随意拿了一本书在看。

    本来还以为会被妈妈教训一顿的又一,完全没有想到会是面对这种情况,心里不解,却又觉得庆幸。

    直到进了屋子后,又一才觉得他果然高兴太早了。

    “又一,我看你推倒人家孩子的模样颇为娴熟,是不是不是第一次这样了。”漫不经心的坐在沙发上喝茶的岑乔眉眼勾着,似是一问。

    又一却是心中一咯噔。

    犹豫要不要把事情说出来。

    又一最后还是选择了坦白从宽。

    低着头,垂头丧气的说:“妈妈,我知道今天我做的事情不对,可你不知道,你今天遇上的那个女孩子是怎么纠缠我的,第一次见面,就把我推在树上,说要做我的女朋友。”

    “妈妈,你可是知道我的,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怎么能被这些满脑子情情爱爱的小女孩勾搭上,所以我就大声的训斥了她一番,顺便。”

    最后一句话因为颇为羞耻,又一想起来都有些不好意思。

    岑乔却是接着了他这话:“顺便?”

    见躲不开,又一喃喃的低语:“就是把她摔到在了地上。”

    听了这话,岑乔眼神里忍不住的笑意,她差点就憋不住要大笑出声了。

    怎么就有这么可爱的儿子了,因为人家表白,直接把人推倒。

    哈哈哈,不行了,她得憋着,可不能泄露她在看笑话。

    尽管岑乔笑意都没露出,但是周身的欢乐气息,怎么都掩饰不住。

    岑乔故意咳嗽了一声,站起来走到又一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又一,女孩子是不能这样对待的,对一个女孩子应该温柔绅士有礼貌,不然以后你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妈,我年纪还小呢。”又一被说的面红耳赤,脸色一阵清白之后,大声反驳道。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啊,自己好好想想吧。”岑乔从沙发上坐起身,把书一合上,就往二楼走去。

    上了二楼之后,岑乔立刻直奔自己房间,大声的笑了起来。

    好在房间的隔音很好,外面的人听不清里面的人在干什么。

    岑乔一走进房间,没有往她的床上看,就贴着门在笑。

    直到一声陌生的女音困倦慵懒的盖着被子靠在床头,打了个哈欠后,说:“有什么好笑的,说来给我听听啊。”

    一头金色的卷发,眉眼泛着娇媚,眼皮因为困倦微微半眯,身上穿着一身金色的真丝睡衣。

    岑乔打量了几眼后,却发现那件真丝睡衣正好是她以前买了,却没来得及穿的。

    被别的女人把自己的衣服穿了,这对于岑乔来说,几乎是不能容忍的事,她拧着眉,本来带着笑意的脸面无表情的问:“你是谁,为什么穿着我的衣服,还有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

    “什么,你的床?”女人皱着眉,然后肆意打量了一会后,摇了摇头,很是不解的说:“我哥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了,以前是一个二婚的女人,现在,渍渍,你的脸怕是动过不止一刀吧。”

    “哥?你是。”虽然眼前这个女人的话说的岑乔心里很是不舒服,但是在听到她喊哥之后,岑乔仔细的思索了一番后,迅速的就把眼前的人和临均告诉她的人对上了号。

    “你是商微,临均的堂妹。”语气里暗藏笃定,脸色也迅速的恢复了她一贯的云淡风轻。

    “看不出来,还有点眼色吗。”商微眼皮这才终于微微抬起,认真的看了岑乔一眼后,说:“我今天才从美国回来,表哥说给我留了门,我看你们这个门是打开的,就以为这是你们给我留的门。”

    商微心里看事一向如明镜似得,虽然她骄纵,可是商家现在的主事者是谁她还是清楚的。

    既然堂哥把家里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眼前的女人,那么想必就是真心的想要和她在一起了,虽然迄今为止,还没有看出来,眼前这个女人的优点在哪,但是商微很清楚,堂哥做出的决定是不会准任何人提出异议的,也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她。

    既然一不小心把她的床给睡了,自然要好好和她说上一番,不然要是她暗暗的在堂哥面前告上她一状,她岂不要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