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自行车带女婿(泣血求票)
    伊枫的脸从侧面看上去,仍然天然的白净,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白云清风小溪流水之类很清纯美好的东西。

    王子君就想着,还是得给伊枫解释一下,张张嘴却发现此时无论自己说什么,都还不如装傻充愣作哑巴,就像一个手和脸都很脏的小孩子,在圣洁的女孩面前无地自容。尴尬之下,两个人重新扶起自行车,半天时间居然没有人主动开口。

    推过了斜坡,王子君和伊枫依旧一前一后地走着。

    “你还不赶紧过来,还非得让我求你不成?”又娇又嗔的声音,总算打破了平静,伊枫扭过了脸来,冲着王子君佯装生气道。

    王子君摇摇头,看看此时的伊枫,简直像一匹毛发黑亮、健步如飞、惹人爱怜的小马驹,无声的笑了笑,也没有分辨,就老老实实的坐在了那自行车的后座上。

    沟沟坎坎的小路从车轮下吱吱扭扭地掠过,两个人此时已经是无话可说。

    一座百米多高的山岭,横亘在两人的眼前。红岭村这个几乎处于全乡最高海拔的村子,几乎已近触手可及了。

    西河子乡地势犹如整个中国的地脉走势,西高东低,红岭村就处在这西高的部分。因为山地多贫瘠,这红岭村也是西河子乡最贫困的村子之一。不过,这村子后的十几里山岭,却也有着其他村里没有的野味。

    “哎,我可告诉你,歪车的事儿你可不能给说出来了!”伊枫声音严肃。

    “你放心,只要你不说,我是绝对不会说的。”总算快到红岭村了,王子君心情大爽,赶忙应道。

    “嗯,那样最好,现在你给我下来吧!”

    “下来?为什么?”王子君看着前方还有一里多路,疑惑不解地问道。

    蹬自行车的两腿猛的一顿,伊枫停了一下就像小老虎一般,劈头盖脸道:“你不下来,难道还想让全村人都看着我带着你进村啊?”

    伊枫脸上有了几分夸张的娇嗔,看得王子君哈哈大笑,旋即点头称是道:“好好好,我这就下来,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也害怕人家的唾沫星子啊。”说话之间,王子君就准备从车上蹦下来。

    “伊老师回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热情中带着一丝尊重,从不远处的田地里传了过来。一个背着锄头的庄稼老汉,半敞着枯瘦而黝黑的前胸,从田里走了出来。

    正和王子君说话的伊枫,听到老汉的问话,就像一只欢快的小鸟,愉快地应道:“周大爷,这么热的天您还下地?可别中暑了!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家吃饭吧。”

    “回去,我正准备家转呢。伊老师你也没吃吧,走,跟我回家去,让你大娘给你烙葱花油饼吃!”周老汉两步走到伊枫身前,像看自家女儿一般,眼睛里都是爱怜。

    伊枫摇摇手,刚要说话,那周老汉再看看坐在后座上的王子君,脸上的笑容顿时一顿,一本正经道:“伊老师啊,我老汉虽说跟这男娃子第一次见面,还是想说句不中听的的,你男娃子家家的,怎么能让伊老师带着你呢?”

    王子君心中暗道,问题是我想带她,她不让啊。不过也不想在这些小节上过多纠缠,当下赶忙从车上下来,点头称是道:“大爷批评的对,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嗯,这才对嘛,娃子啊,本来这是你俩心甘情愿的事儿,大爷不该多这句嘴。伊老师好哇,给她当女婿,那真是打着灯笼都碰不见的好事儿。你应该多疼她才是,这大热的天儿,你让她带着你,大爷看了觉得不忍心,你莫怪大爷多管闲事就是了!”看王子君认错的态度比较诚恳,那周老汉这才喜笑颜开地说道。

    女婿?唔,这都哪跟哪啊。王子君正想开口解释,一边的伊枫已经脸色通红,娇声的埋怨道:“哎呀,周大爷,他和我不是……”

    “哈哈哈,知道,我知道。”周老汉一边笑,一边朝王子君道:“这男娃我看着面生,应该是第一次来咱红岭村吧走,跟我回家,咱爷俩儿整两盅儿?”

    伊枫发现自己越描越黑,这周大爷不由分说,已经把自己和王书记绑在一起了,生怕他再说出什么羞人的话来,当即一跨自行车道:“周大爷,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话之间,就蹬起自行车朝着村子冲了过去。

    “哈哈哈哈,伊老师,你慢点儿骑,前边路况不好。”周老汉看着笨自行车上那娇小的身影,高声的提醒道。

    王子君看着逃跑一般的伊枫,也是一笑,这小丫头看起来风风火火的,在红岭村还是颇有人缘的。

    “能找到伊枫姑娘,娃子你真是好福气啊!”周老汉扭头看了王子君一眼,就大声的对王子君道。

    有了伊枫的前车之鉴,王子君也不作分辩,只是笑笑,不置可否。

    周老汉看着王子君相貌堂堂,气宇轩昂,心里也是欢喜得紧,话茬儿不由自主地多了几分。

    “伊老师不但人得俊,心眼儿还特别好……”

    王子君依旧在笑,但是额头上却沁出来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娃啊,以后要学会疼她,你看这丫头在这儿穷乡僻壤的,够受罪的了,难为她教书还这么尽心,你哪里舍得让她带着你啊……”

    像老丈人看女婿一般的周老汉,絮絮叨叨地给王子君说道。

    唉呀,赶紧明说了吧,别让这老汉接着误会下去才好。心思转动之间,王子君刚要开口,那已经进了村子的伊枫,却又急急地骑了过来。

    “你快点上车,我跟你说点事!”伊枫也不看那周老汉,将车子在王子君身旁一停,急声的催促道。

    看着这丫头满头是汗,那周老汉就哈哈大笑道:“你看,男娃啊,伊老师多知道疼你啊,怕你走着热,赶紧跟她走吧。”

    王子君心想,这下可说不清了,索性跳上伊枫的自行车,离开这自以为是的周老汉再说吧。

    “我跟你说,这可是周大爷自己想的啊。”伊枫在骑出三四米之后,低声的对王子君解释道。

    “我当然知道,周大爷怎么以为都成,就是丫头啊,你可不能往歪里想啊!”王子君坐在自行车后,老气横秋地打逗伊枫道。

    “娃娃啊,等会儿到大爷家喝酒,你和伊老师一块来啊。”周老汉的声音,又从两人的身后响起。

    听到周老汉又喊了一嗓子,伊枫的心一慌,自行车猛的一晃。担心再摔下去的王子君一紧张,双手本能的搂住了伊枫的小腰。

    真细啊!

    柔软的腰肢搂动之间,王子君心里一阵迷醉,有些心猿意马。好不容易将车子稳住的伊枫,在这双男人的手搂住自己的腰时,慌乱的抖了一下,迅速回过身,满脸的惊恐和慌乱,嘴唇碰了碰,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脸上却飞起一抹红晕。

    伊枫努力地往前倾着身子,脸漆一样白,王子君微微笑着,加重了力气,有些有恃无恐,两个人不动声色地对峙着,很有些游戏的成分。

    两个人的举动,自然瞒不了后面的周老汉。看着两人狼狈不堪的样子,周老汉不无羡慕的自语道:“这世道就是变了,不像俺年轻时候喽,当年俺娶栓柱妈的时候,入洞房了才看清楚她啥模样的……”

    在进村口的一里多路上,伊枫始终绷着嘴不说话,正午的阳光依然直直地照射下来,刺得王子君的眼睛发疼,但是他强忍住没有闭眼,看着骑车的伊枫,颇见风度的衣着,干干净净的后脑勺,王子君喜欢这样的后脑勺,发梢闪了黑色的光泽,深处透着悦人的清爽,绯红着的脸像个不懂世事的孩子。

    这一路磕磕绊绊的,王子君冒犯了几次小姑娘,尽管不是有心的,却也是无话可说。毕竟,他在两世之中,都不是油嘴滑舌的人,索性什么也不解释,你懂的。

    “好了,我到了,谢谢你伊老师。”王子君看看到了村口,赶忙从车上跳了下来。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伊枫扭过头狠狠地瞪了王子君一眼,就要蹬车离开。就在这时,一个坐在村口石头之上的中年男子,已经快速的跑了上前,对着王子君不无尊敬的招呼道:“王书记您好啊。”

    对于这个中年男子,王子君模模糊糊的有点印象,但是如果真让他说出来此人姓甚名谁,他还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他也是西河子乡的干部职工。

    “裘乡长在哪儿呢?”

    “裘乡长在王孝兵家呢,怕您来了打不到,让我来迎迎您。”那人说话之间,就朝着伊枫看了一眼道:“伊老师,一块吃顿饭吧?”

    伊枫对这男子,看来也是认识,当下瞅了王子君一眼,婉言谢绝道:“朝贵叔,你们忙吧,我有事先走了。”

    那被称为朝贵叔的男人显然也是客套一下,如果不是看伊枫用自行车把王子君带了过来,可能连这个客套话也省了。

    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过后,小丫头伊枫就消失在了村里的一个小巷之内。那被称为超贵的干部恭敬的拿出一根香烟递给王子君,又帮着王子君点着烟,主动道:“王书记,我叫肖朝贵,是红岭村的包村干部,您跟我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