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当断则断(求推收票票)
    “你是说,王子君主动安排你陪我去看病?”赵连生俯视着王六顺,沉声的问道。

    “是的,赵乡长,他说要把病当成乡里的首要工作来抓,安排我陪同,那是因为党委政府对我的信任,我实在没法儿推脱啊。”王六顺苦笑一声,朝着赵连生道。

    赵连生一言不发,两根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子,好大一会儿方才幽幽地说道:“这个王子君绝对不能小看哪,罢了罢了,事已至此,也只好假戏真做了,你给家里打声招呼,权当陪我出去转转吧!”

    王六顺又汇报了一些事情之后,赵连生又嘱咐道:“你给李元意和乡教育组的老翟打好招呼,让他们务必将这件事组织好,策划好,出手要稳、准、狠,要把王子君弄个措手不及,不能让他逮住任何一个起死回生的机会!”

    “赵乡长尽管放心,我这就去找李元意和老翟。就算他王子君有些本事,也不会徒手变钞票的法术,您说是不是?”王六顺一边说,一边不自觉的甩了甩他的小分头。

    随着王六顺的离开,赵连生的小院里只剩下他和老婆两个人了。舒服地在椅子上躺下来,赵连生喃喃的感叹道:“真他娘的人不可貌相,我以前还真是小看你了,不动声色的就将我的手臂断了一条,连我赵连生都有点佩服你了,不过跟我老赵比,你还是个小年轻,实在是太嫩了点啊。”

    “老赵,过来帮我将这件衣服装进去。”老婆的喊声打破了赵连生的清静,将烟卷狠狠地摁灭,赵连生起身往屋里走去。

    赵连生家里,西河子乡全体班子成员在书记王子君的带领下,给就要去江州看病的乡长赵连生送行。

    “赵乡长啊,你为西河子乡辛苦操劳了这么多年,这一次去检查,一定要全心配合医生治疗,家里的一切有我呢。”王子君紧紧的握着赵连生的手,嘴里都是关切。

    “王书记,眼下乡里正忙,按说我不该这个时候请假,可是我这膀子不争气啊,关键时刻给您掉链子了……”赵连生一脸惭愧,仿佛这个节骨眼儿上请假,那就是对不起王子君一般。

    在场的西河子乡每一个班子成员,哪个不是眼明心细之人?听着两人明争暗斗,言不由衷的客套,心里不由得暗笑,但是表面上,却个个都是一脸凝重之态,时不时地对着两人点头微笑。

    “赵乡长,话也不能这么说,工作是永远也干不完的,但是身体上的病,却是半会儿也耽误不得。”王子君说话之间,又扭头朝着王六顺道:“王主任,党委政府就把赵乡长交给你了,有什么困难,你第一个跟我联系,该筹钱筹钱,该增加人力增加人力。”

    “是,王书记,我保证将赵乡长照顾好。”王六顺回答得声音洪亮,一副保证完成任务的模样。

    乡党委副书记张民强、纪检书记左运昌、乡政府副乡长裘加成、刘根福以及乡组织委员李秋娜、宣传委员齐亚斌等,看到书记已经和乡长说完,也都往赵连生跟前涌了上去,一个个嘱咐赵乡长安心养病,祝他早日康复。

    在一声声的嘱咐之中,赵连生、王六顺和赵连生的老婆坐上了乡政府的吉普车,一溜烟的朝着县城而去。

    王子君看着离去的吉普车,知道一个由赵连生策划的阴谋,就要朝自己涌来了,不过这阴谋既是一个风险,又是一个机遇,只要能顺利度过这次危机,那自己就算在西河子乡站稳脚跟了。

    看着渐渐开远的吉普车,王子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他朝着身后一个个若有所思的班子成员看了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赵乡长一定会好起来的,咱们回去吧。”

    要送的人已经走了,对于王子君的话,自然没有人有疑义。没有吉普车,一行人就从赵连生的家朝着乡政府大院走去,幸好这两者之间的距离也不是很远,一会儿功夫,就来到了乡政府大院之中。

    “王书记,现在赵乡长去看病,是不是咱们开个会,将工作调整一下?”张民强笑吟吟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沉声的说道。

    张民强一开口,其他班子成员都将目光看向了王子君,尤其是裘加成,眼中更是生出了一丝异样。作为一个资深的副乡长,他自然知道张民强这句话里的不妥,在政府机关,一般情况下,只有一把手不在,才需要调整工作,现在赵连生虽然去看病了,但是王子君这个一把手还在,哪里有调整工作的必要呢?

    这种事情,一个处理不好,对王书记刚刚树立起的威信,可是一个大大的打击。王书记虽然睿智有余,但毕竟经验不足,万一真的开会,不论成什么结果,都不是一件好事。

    心中虽然担忧,但是裘加成此时却没有办法提醒。

    “不用了,政府的事情,先由裘乡长暂时负责,至于办公室么,就由副主任朱常友先顶着。”王子君冲着张民强看了一眼,就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360搜索:.☆//☆

    王子君的态度,让张民强等班子成员不觉就是一呆,尤其是刘根福等几个准备看王子君热闹的班子成员,此时更是倒抽了一口冷气,没想到这赵连生才一走,王子君就如此的霸道。

    刘根福和张民强对视了一眼之后,就出来道:“王书记,你这样决定是不是太仓促了,我看,不如咱们开个班子会再议吧?”

    “同志们,在工作中,我们实行民主集中制,并不是生搬硬套,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赵乡长去看病了,咱们怎么开两委班子会?干脆,这就这么定了!”王子君朝着刘根福看了一眼,就大手一挥,丝毫不给刘根福面子。

    刘根福的脸一红,这已经是王子君第二次不给他面子了,觉得自己很是难堪,上前迈了一步,质问道:“王书记,我是说,你这样决定让裘乡长主持工作,是不是太草率了?”

    看着已经发火的刘根福,王子君心中暗笑:“刘乡长,政府就你和裘乡长两个副乡长,不让裘乡长主持工作,莫不是要你主持工作不成?”

    王子君的一句话,一下子把刘根福逼到了墙根上。刘根福就是再莽撞,此时也不能说自己就是想主持工作,如果他真的这么说了,恐怕就会成为整个西河子乡的一大笑话了!

    “福根同志人品不错,就是有点太冒失了。”王子君见刘根福不说话,本来冷冷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容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