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呼唤推收)
    裘加成见王子君不但化解了危机,还二话不说把翟万臣的教育组长给撤了,连削带打,把张民强噎得没了脾气,慌乱的心也慢慢的平静下来,看着王子君走向了会议室,也跟着往会议室走了过去。

    其实,翟万臣在预谋这件事的时候,知道多少会挨些批评,不过,让他措手不及的是,这王子君竟敢二话不说撤了他的职,这样的后果真是太严重了!一旦这个文件下发了,那可是有法律效力的,就算赵乡长回来了让他官复原职,那肯定也是磕磕绊绊的。

    更何况,就算王子君给赵乡长面子,这朝令夕改的事情,对于一个政府机关来说,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要想再当上这个差使,恐怕还得费不少周折。想想为了巴结赵连生,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翟万臣就像一嘴吃了二十五只小老鼠似的,百爪挠心,后悔得肠子都绿了!

    “张书记,您看,这事弄的……”翟万臣看着张民强,脸上满是委屈的说道。

    张民强被王子君毫不客气地批评了一顿,心中正在窝火,看也没有看翟万臣,举步就朝着会议室走了过去。

    “老翟,你放心,赵乡长回来,你这教育组长还是跑不了的!”刘根福从后边走过来,拍拍翟万臣的肩膀,低声的安慰道。

    翟万臣就像一个溺水之人,终于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把扯住刘根福的胳膊道:“刘乡长,这件事您也知道内情,关键时刻,您可得给我说句话啊,我这么一撸到底,可都是为了赵乡长啊!”

    刘根福本来是想好声好气地安慰他几句的,哪曾想这家伙立马就像一块粘糕似的,贴住自己不放了,怕他说出更缺心眼儿的话来,看王子君进了会议室,低声训斥道:“老翟,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把老大也卖出来,他一恼,你就成后果自负了!那王书记都说了,弄不来工资他就辞职不干了,你不会连两天时间都等不及吧?赵老大心里跟明镜儿似的,等他回来,自然会救你的!”刘根福拍了拍翟万臣的肩膀,也走向了会议室。

    刘根福的话,像是给翟万臣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似的,脸上的惴惴不安这才少了几分,心里也踏实了许多。这个王子君最多也就是在西河子乡风光几天,这点时间,自己还是等得起的。

    王子君,以后有你没我!暗暗发狠的翟万臣在地上狠狠地吐了口唾沫,扭头就要朝着大院外边走去。

    “老翟,你先等等!”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嗓子,翟万臣先是一呆,一看办公室有人撵过来,随即就咧开嘴乐了!

    看来,他王子君也知道这乡教育组没有我翟万臣玩不转哪,肯定是想私下里给我解释一下的。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面子我肯定是要给他的,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也得拿捏一下这小子!

    心中念头闪动,翟万臣的肚子顿时又挺了起来,他缓缓的扭过头去,就见乡办公室副主任朱常友快步跑了过来。

    “朱大主任,你找我什么事啊?俺可是被免职的人啦,大事就别给我说了,我老翟是给你办不成了!”翟万臣以前见了朱常友,都是小朱小朱的叫着,这次阳腔怪调地喊他朱主任,是想恶心他一下子。谁让这家伙现在是王子君身边的红人呢。

    “老翟啊,大事我还真没有,只是这份文件是涉及到你的,你自己先领走一份吧,现在正开班子联席会,我走不开,等开完会了,我再和组织委员李秋娜去教育组一趟,宣布一下。”朱常友说话之间,急匆匆的将一份红头文件往翟万臣手中一塞,拔腿就朝会议室跑了过去。

    “关于免去翟万臣同志乡教育组长职务的决定……”看着鲜红的印章,翟万臣差点没有晕倒过去。

    小会议室里,在家的班子成员都在自己的座位上正襟危坐,等着开会。会议室里的气氛是压抑的,众人都心照不宣,低头不语,静等着坐在正座上的王子君发言。

    “人都到齐了?”乡里只有那么几个班子成员,王子君大眼一观就能知道,但是,这个话他还是要问的,这不但是个程序问题,也涉及到他一把手的威严。

    “王书记,除了财政所李所长还没到,其他人都来了。”朱常友站起来,给王子君汇报道。

    “嗯,通知到了李所长没有?”王子君神色一凝,问朱常友道。

    “已经通知到了,李所长说马上……”

    “嘭”,会议室的门一下子被撞开了,李元意那矮胖的身体,像一个球状体似的,赫然出现地众人面前,一站稳身躯,就连连检讨道:“王书记,我接到通知有点晚,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请书记批评!”

    看着李元意陪着笑脸,王子君淡淡一笑道:“现在离开会时间还有两分钟,你没迟到,元意同志坐吧。”

    说话之间,王子君环顾一下四周,正色道:“同志们,我说句题外话。我不知道大家听说过一句话没有?八点开会九点到,十点不误作报告。这不是说笑,而是很多官员时间观念的真实写照!这是一种恶习啊,同志们,在经济发达的大城市,很多客商对政府官员不守时的习惯深恶痛绝!有时与客人约好时间,自己却姗姗来迟,美其名曰,最后出场的都是压轴的大领导,这对于“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客商来说,这样的效率机制能招来商、引来资么?”

    “一个机关的工作效率,可以窥一斑见全貌,我建议以后我们要建立健全相关制度。朱主任,回头散了会,安排办公室制作一块牌子。规格可以仿照大型运动会开幕式上,运动员进场时礼仪小姐举的那种牌子,上面标明迟到席,放在会议室最后一排的位置。然后通知下去,以后凡是开会,通知几点开就几点开,迟到了罚款二十块钱,请坐迟到席!”

    “另外,我特别强调一点。以后,凡是党委政府形成的决议,要做到有令必行,政令畅通。不能今天订好条款,明天就灰头土脸;今天许下承诺,明天就风吹云散。任何制度的出台,最终的落脚点就是贯彻好、落实好、总结好。这一点,请办公室朱主任抓好落实督导工作。”

    朱常友点头答应着,王子君坐下道:“好,现在开会。今天,是我来西河子乡以后,第一次召开党政班子联席会,专题研究如何解决拖欠老师工资的问题。”

    张民强本来还想在会上提提翟万臣的事,没想到王子君上来就整了这么一出。其他班子成员包括他张民强在内,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口才好。

    尽管发工资的事王子君已经承诺下来,可是六个月没发工资,这王子君居然能理直气壮地说跟自己没关系,这个说法一定调,其他班子成员还怎么开口呢?

    笃定沉思之后,张民强果断的将翟万臣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王书记,这拖欠工资的事,由来已久了,您刚来就碰上这么个问题,确实棘手!”

    裘加成的话说得再明白不过,这是原班子的错,跟你王书记没关系。这不是分明在替王子君开脱么?

    “裘乡长,这责任的事,今天暂不讨论,只说如何解决这工资的事情。”王子君呵呵一笑,问李元意道:“李所长,财政所现在能拿出来多少钱给老师发工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