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酒桌上的三个阶段(泣血求票)
    这刘根福平日里也是个精明之人,就是有那么一点好色。不喝酒还好,一喝酒就原形毕露了。看见个长得好的,就像被一根火柴点燃了似的,就激动就战栗不安,哪怕只是打情骂俏一番也觉得活力四射,格外有意思。

    据说有一次这家伙喝得酩酊大醉,把胆汁都快吐出来了,几个要好的赶紧把他送回家里,老婆又是倒水又是捶背,哪成想这刘根福一把抓住老婆的手,一边揉搓,一边含糊不清的嘟囔道:“摸着老婆的手,就像左手拉右手;摸着你的手,哥哥就像回到了十**哇!”

    气得老婆眼泪都出来了,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弄得刘根福吃了上顿没下顿,家里冷锅凉灶的恓惶了半个月。最后,还是赵老大让组织委员李秋娜以组织的名义把老婆给劝回了家。

    “啪”,那老板娘把手腕一翻,咯咯的脆笑着,往刘根福的手面上作势打了一下,嘴里嗔怪道:“谁不知道你刘乡长有个好媳妇啊,没事儿尽拿嫂子开涮了!你们先喝着,我看看那山鸡熟了没有!”说话之间,老板娘闪身便走了。

    “哎,啥时候这红杏能出一下墙就好了,我可不是柳下惠,到时候,别怪我党性不强,我会把持不住的!”刘根福看着老板娘袅袅婷婷地走了出去,吧唧一下嘴唇,像是对刚才的玩笑仍然有些意犹未尽似的。

    “哈哈哈……”李元意呵呵大笑,颇有一副志同道合的模样。

    大多男人都知道,酒桌上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甜言蜜语;第二阶段豪言壮语;第三阶段胡言乱语。眼看这三个阶段已过,那张民强坐在那里发话了:“好了好了,别瞎胡闹了,赶紧给赵乡长打个传呼,把事情的进展程度汇报一下吧。”

    张民强看不惯这两人狗改不了吃屎的猥亵之态,心里有些嗤之以鼻,却也知道这俩家伙有贼心没贼胆,有贼胆没贼款,无趣之下赶紧将那话题岔开了。

    刘根福和李元意这两人虽然迷恋女色,但是对于给赵老大汇报进展一事,却也不敢大意。听了张民强吩咐,当即答应一声,赶紧给赵老大打了个传呼。

    一会功夫,电话就打回来了。三人彼此对视一眼,张民强就道:“根福,你给赵老大汇报吧。”

    早就想卖弄一下的刘根福,当下也不推辞,拿起电话还没有说话,就先笑起来:“老大,你那儿一切都好吧”

    赵连生那边道:“还行吧,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老大,一切顺利。今儿上午老师一上访,那家伙就懵了,高压状态下,居然放了个大话,中秋节前不把工资发了就辞职不干!哈哈,这下真是天助我也,自己把自己给弄趴窝了!”刘根福一边说,一边浑身发痒似的哈哈大笑。

    “哦?有这回事?嗯,不错,王大书记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勇气可嘉啊。根福,你再跟民强合计合计,不管怎么说,也得设法成全他啊!”赵连生开心地笑着。

    王子君既然说出来这种大话,那就是覆水难收,一旦他趴下了,那这个一把手,顺理成章之下还不是他赵连生的?尽管王子君在,他也掌握着西河子乡的形势,但毕竟不是一把手,名不正言不顺的,别扭极了!

    “老大你放心好了,有俺几个在,你尽管遥控指挥好了!老大您是不知道哇,今天开班子会那场面,先是被李所长耍了,然后俺几个又联合起来把裘加成的提议给否决了,气得那王大书记脸色铁青,都拍桌子了,不过,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

    电话那头,赵连生也笑了。刘根福越发的得意,老大也叫得顺溜多了。

    “明天一天,后天一天。四十八小时之后,他王大书记就该滚蛋了,到时候老大您一回来,那就是改天换地,您就是西河子乡的书记大人了!”刘根福尽管在接电话,但是身子却挺得倍儿直,就像平日里当面给赵连生汇报似的,有凳子也不肯坐。

    张民强见刘根福脸上都是谄媚之色,他突然想起来左运昌给他说的一件事,扑哧一声就乐了。

    有一天酷暑难耐,刘根福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山鸽肉,炖了满满一锅,专门设家宴款待赵老大他们,结果赵老大架不住众人轮番上阵,一高兴就喝高了,刘根福没舍得让老大走,就住他家里了。事后,赵老大连连感叹,我住那一晚,半夜去了一趟卫生间,一开门就觉得冷气飕飕的,估计凉风扇、壁灯开了一整夜了,这家伙看我喝醉了,怕我摔着碰着,你看他平时大大咧咧的,关键时刻心思也细着呢。

    左运昌也去过刘根福的家,很纳闷他家卫生间怎么安上凉风扇了,结果事后一问才知道,刘根福苦着脸说,赵老大把他家的冰箱当马桶了!

    “老大您尽管放宽心玩几天,静候佳音就行了!”张民强刚的脸上挂着笑,听着刘根福对赵老大的汇报。挂了电话,刘根福就端起酒杯嗞嗞有声地抿了两口,痛快道:“哎呀,人生几何,对酒当歌。赵老大对咱的工作很满意啊!尤其是李所长,老大可是专门夸了你呀!”

    “谢谢刘乡长。”李元意端起酒杯,就和刘根福端了一个……

    “朱常友”

    “到!”

    “王守军”

    “到!”

    “杜晓曼”

    “和王书记一块出去了。”

    ……

    浑厚的男中音,从张民强的口中吐出,随着这点名的声音,西河子乡新的一天的工作序幕被拉开了。不过,这一次坐在主席台上的只有张民强和暂时主持政府工作的裘加成,那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年轻书记,此时却不见了踪影。 /~半clubs浮生:.无弹窗++

    “咦,王书记去哪儿了?”坐在台下的一个职工好奇地捅捅旁边的同事,压低嗓音问道。

    因为收拾了李三泰,王子君在场的话,这些老油子也会配合的正襟危坐,不敢冒犯,现在没了一把手,又开始窃窃私语了。

    “你还不知道啊,王书记去找钱了,昨天不是给老师们保证两天之内发工资吗,发不下来,他就卷铺盖走人了!”

    “有这事?这不是自己给自己使绊子吗?”那人一脸吃惊。

    就在两人压低嗓音交流之际,已经点名完毕的张民强道:“裘乡长,你安排一下今天的工作吧!”

    裘加成一声不吭,脸色如千年不见光日的古土,勉强打起精神道:“大家做好各自的工作就行了!”

    早晨的例行集合,就这么草草收场了,但是那各种版本的议论,却像潮水似的,私下里蔓延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