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省委书记的家常饭(泣血求票)
    林泽远的老家也在乡下,地处冀鲁豫交界地带,每到春天的时候,房前屋后悄悄盛开的都是漫山遍野紫红色的酸枣花,酸枣花好看,也能掺和到麦面里做成窝窝。几十年前那里曾经是鄂豫皖苏区根据地,当年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苦哇。

    林泽远的父亲跟村里别的人不同,宁肯饿着肚子也把林泽远往学校里送。后来上了初中,林泽远经常背一布袋红薯干去十几里外的学校,那是他一周的干粮,往往吃到一半就长了绿毛。他咬牙硬撑着,成绩也出奇的好。考上大学的时候村里的支书连着在村头放了三天鞭炮,还演了两场电影,村里热闹得跟过节似的。

    这么多年,官居高位,林泽远习惯了每周也去理发,并且再热的季节也穿西装打领带每天换衬衫,但是,骨子里的秉性却根深蒂固,始终不肯脱胎换骨。林泽远小名儿叫林石头,林泽远是后来改的名字,虽然把名字改了,但是他的本色一辈子没有改变。

    文山会海的过来了,他讲话却从来不嗯嗯啊啊,洗澡不说桑拿非要说成泡泡身子,就连对人的称呼上也顽固地沿用了乡下人的习惯,叫林颖儿不叫女儿,非叫她丫头。

    每天临出门的时候,司机和秘书在门外边等着,他总是吆喝林颖儿:“丫头,记着给我提兜里塞两包手纸。”女儿就笑他:“爸,你那不叫提兜,你那叫公文包,手纸也别叫手纸,那叫面巾。提醒你多少次了,你就是改不了!”

    林泽远就把眼一瞪:“怎么,我不改谁还能因为这个撤我的职?或者我一改就把我调到国务院了?”女儿林颖儿就用白眼珠翻他,林泽远这才笑眯眯的夹着包走出家门。

    因为他这一个夹包的动作,妻子不厌其烦地纠正他无数次了:要拿在手上,千万别往腋窝里夹。他死活不改,气得妻子有一次口无遮拦的说他:“你这包往手上一拿,就是当官的;往腋窝里一夹,那十足就是一个收电费的!”

    林泽远被妻子形象的比喻逗乐了,认真的说:“好,你这个同志观察细致,点评到位,堪称经典哪!”好在,每次他上班,都有司机和秘书来接,一出家门,包就被秘书接过去了,妻子这才罢休,任由他去了。

    只是,林泽远有一个习惯没有改。碰上跟高层领导在一起的私下场合,他从来都不忌讳自己老家在农村,直言不讳地说几十年前,他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乡下娃,跟着父母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连肚子都混不饱的苦生活。艰苦的生活造就了他,当然,也离不开组织的培养,这是后话,事情明摆着。

    林泽远这么说的时候,眼里泪花闪闪,嘴上却若无其事地笑着,一点也不做作,反倒让领导心里开始不平静了,要么紧紧的和他握手,要么重重的拍拍他的肩,语重心长地叮嘱道:“小林不错,好好干,组织上可是非常看好你的!”

    就这么几十年过去了,林泽远在仕途上一路平步青云,几乎没有碰到过什么坎坷,当然,这和他本人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

    今天,他本来是嘱咐女儿什么客人也不见的,没想到来了这么一个角色。王子君口里的西河子乡一下子勾起了他对乡下生活的回忆,这几年,来自基层的报告多了去了,有一点是避免不了的:报喜不报忧。他理解下边的这些官员,政绩出官,官出政绩,从上到下,不敢说实话,就算说了实话,那也是拣成绩说给他。

    王子君的汇报真实、到位、过瘾、解馋,让他听得兴趣盎然,他觉得自己很长时间没有听到过这么原汁原味的汇报了。

    对于林泽远的每一个问题,王子君都用心回答。因为他在前世对于国家的大政方针系统的研究过,因此,说起话来,底气十足,再加上前世之中对这位林书记风格的了解,王子君所说的话,总是能引起林泽远的强烈共鸣。

    和林泽远被激起的谈兴相比,王子君也是谈兴正浓。跟林泽远这次面对面的谈话,让他觉得新鲜,学到了不少东西,受益匪浅。

    密集的语言交流,总是让人感觉不到时间这个概念,当颖儿第n次进客厅里看的时候,俩人还谈兴正浓,聊得正欢。

    “两位大书记,快到吃饭的时候了!”饥肠辘辘的林颖儿终于抗不住了,对爸爸抗议道。

    王子君一看墙上的挂钟,居然已经过了十一点了。

    “子君哪,中午别走了,尝尝我做的林氏酱香鱼吧,嘿嘿,我可告诉你,我做鱼可是一绝,我这个馋猫丫头为了吃我做的鱼,跟我闹了好几周了!”林泽南得意的说道。

    能在省委书记家吃顿家常便饭,而且还是他主动邀请自己留下来的,不知道有多少官场中人求之不得。王子君知道此时若是谦让,未免显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当下把心一横道:“唉呀,那我就跟颖儿一样,可以大饱口福了!”

    “这就对了嘛!保证你不吃不知道,一吃就对我这个林氏酱香鱼忘不掉哇!”林泽南一见王子君大大方方地留下了,越发高兴,兴冲冲地去做鱼了。

    客厅里,只剩下了王子君和林颖儿。此时,林颖儿正瞪着好奇的眼睛,不断地朝着王子君打量。

    “你可真行啊,居然跟我爸聊了这么长时间,在家里,从来没有谁能跟我爸说话超过一个小时,当然,除了我之外!”

    王子君淡淡一笑,他虽然重生一世,但是说起来终归还是不太擅长跟女孩子打交道,听到颖儿的夸奖,也只能静静地喝水应付过去了。

    “我老爸做的酱香鱼可好吃了,为了这一顿,我足足求了他仨星期了。赶得早不如赶得巧,让你蹭一顿饱饱口福吧,不过,也不能这么便宜你了,要不,你陪我下几盘象棋如何?”

    下象棋?这下子可是说到王子君的强项了。林颖儿一见王子君点了头,一溜小跑着从楼上拿出来一副木质象棋来。

    看林颖儿摩拳擦掌的模样,王子君心想,这丫头可能水平不低,当下也不敢小觑视,专心致志的下起棋来。

    王子君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教会了他下象棋,慢慢的,他有些喜欢了。爷俩都是那种爱静不爱动的人,经常躲在父亲的书房里杀得不亦乐乎,水平当然不差。

    开始的时候,王子君还想着是不是让着这个林颖儿,一盘下去,就全然忘记了。几盘绝招走下去,林颖儿就陷入了山穷水尽之中。

    “丫头啊,放这就行了!”

    王子君扭头往背后一看,就见腰间系着一花布围裙的林泽远正站在自己身后,左手掂着锅铲,右手拿着一颗大蒜,那滑稽的模样,哪里还是官居高位的省委书记?整个就是一刷锅擦灶的乡下大妈!

    林颖儿一看爸爸来了,当下求助道:“爸爸,他欺负我,我不跟他下了!我要你陪我下嘛!”

    林泽远当下乐滋滋的欣然同意,把围裙解下来丢给王子君,自己把他替换下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