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亲自下嘴(呼唤票票)
    王子君并没有直接回西河子乡,而是去了县城的竹林酒家,是周爱国定的桌。中午县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周爱国给王子君打电话,说会议安排的饭,人太多,乱哄哄的,说不成话,想请王子君另行一聚,王子君欣然同意了。

    这竹林酒家位于县城的护城河边上,伴有大片绿竹,场地清静,古筝声声,音乐缓缓的流淌着,颇有那么一副文人墨客的味道。而且,这酒家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色。所有的雅间一律是用茅草搭成的,木椅木凳木桌,周遭有茂密的竹子挡着,影影绰绰,两桌之间并不能看见。

    过了八月节之后,周爱国陆续给王子君打过好几次电话,王子君都没有赴约。但是他心里清楚,这吃吃喝喝别看事小,却也是联络感情的手段,王子君考虑到周爱国受禁酒令的限制,决定自己喝啤酒,让周爱国喝饮料。

    一会儿功夫,老板娘亲自拿钥匙打开服务台的一个小柜子,拿出来两瓶酒,一盒茶叶,说是周队长存放在这里的。显然,周爱国是这里的常客。

    茶叶的香气沁人心脾,王子君不觉陷入了沉吟之中。在县里的经济工作会上向财政局长开炮,王子君也是无奈之举,官场上虽然讲究以和为贵,多个朋友多条路,但是,如果有人骑到你头上拉屎你还不敢还击,那可能会遭致更多人的鄙视,拿你根本就不当回事。

    “嘀嘀嘀……”王子君的传呼响了。这传呼是卓长伟买给他的,王子君刚说了句我用不着这个,眼泪就在卓长伟的眼眶里打转了。

    “王书记,如果您有空,给我个机会,给您道个歉。杨云兵”

    留言说得很有余地,王子君当然能看了其中的含意:你不想见我,可以找借口推脱。王子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他心里清楚,这杨云兵也是被逼无奈,暂时低低头,一旦度过这个关口,恐怕杨云兵绝对会对自己记恨在心里,睚眦必报的。

    不撕破脸,什么都好说,一旦撕破了脸皮,那任何龌龊无耻的手段几乎都是可以穷尽的。

    眼下,他和杨云兵的情形,就是如此。

    拿起烟点上,王子君整个人就在烟雾缭绕中若隐若现,他的心更是不断地翻腾了起来。

    “滴滴”传呼机再次响了,屏上赫然显示了四个字:事已办妥。没有留言人,也没有其他的话,但是,王子君却欣慰的笑了。

    “哈哈哈,王书记,兄弟我真是服了你了!”爽朗的笑声之中,周爱国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这周爱国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还跟着亿鑫集团的魏晓金。王子君明白周爱国是什么意思,县城这么小,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跟财政局局长弄这一档子事,恐怕他早就知道了。点点头跟周爱国身后的魏晓金算是打了招呼,嘴里却是轻描淡写的说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这也是万般无奈啊。”

    周爱国自然知道王子君话里的意思,哈哈一笑道:“王书记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不把钱要过来,耽误了乡里的发展大计,这责任谁能承担得起?点他一炮,也是活该!”

    周爱国说话之间,冲自己身后的魏晓金一指道:“王书记,我跟您介绍一下,这是魏晓金,我们魏局长的大公子。现在是亿金集团的总经理。”

    对于魏晓金和他的亿鑫集团,王子君是知道的。之所以熟悉这个公司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亿鑫集团想要收购西河子乡的乡办企业榨油厂。

    因为计划经济体制被打破,不少乡办企业都相继停产破产了。这几乎就是一个大的趋势。这榨油厂因为位置不错,再加上竞争力不大,是西河子乡少有的几家利润不错的。

    对于企业改革,王子君一向是支持的,可是亿鑫集团提出的收购方案,却是把王子君看得眉头紧锁。哪里是想收购一个盈利的企业,那条件简直是想收购一个资不抵债的破烂摊子。

    乡党委委员齐亚斌给他提出这个收购意向之后,王子君二话不说就把这个方案给否定了,当时王子君隐约觉得这亿鑫集团可能有不小的来头,现在经周爱国这么一介绍,才恍然大悟,这亿鑫集团的老总居然是公安局长的儿子。

    公安局长还没有列入县委常委,却是各局委里权势最重的一个。魏晓金有这么一个老子在后面撑着,怪不得敢提出这么个收购要求呢。

    心中念头闪动,王子君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说道:“原来魏总就是魏公子啊,快请坐。”

    魏晓金哈哈大笑道:“王书记,咱们不打不相识,以后咱们就是铁哥们儿了!”

    王子君看着故作豪爽的魏晓金,淡淡一笑,就没有再说话。就在三人说话之时,那有点风骚的老板娘已经再次走了进来道:“哎呀,魏大公子,您可是有时候没有上姐姐这来了,可是想死姐姐了。”

    魏晓金对于这老板娘,看来很是熟悉,在那老板娘扭着屁股走来的时候,把手伸过去,肆无忌惮的在那屁股上摸了一把,笑吟吟的问道:“你想我,你哪里想我啊?”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你这人!”那老板娘娇嗔的冲魏晓金瞪了一眼,眼里却是含情脉脉,被王子君看了个正着。

    “王书记,这竹林酒家虽然不大,特色菜却是洪北一绝。一会儿咱们尝尝他们祖传秘方特制的酱牛肉,一会儿您亲自下嘴尝尝就知道了!”周爱国一边说话,一边向王子君让座。

    这个“亲自下嘴”的词儿是有典故的。

    据说,周爱国当年刚刚毕业,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负责带他的刑警队长待他不错,语重心长的交待他,小周啊,别看你是正规大学毕业,那也得扑下身子,放下架子,在工作中甘当小学生。听得周爱国频频点头,对同事们客客气气,就是在对领导的态度上,却始终不得要领,私下里少不了挨刑警队长的敲打。

    有一天,周爱国去单位餐厅吃饭,正好碰上刑警队长跟局长一边吃饭一边汇报工作。周爱国刚要躲开,却见头儿示意他在旁边坐下。只好局促不安的走过来,跟局长打招呼:“魏局,您亲自下嘴啊!”惹得吃饭的同志们抿嘴一笑,全都乐了。

    碰巧那段时间刑警队刚刚破获一场大案,魏局长心情不错,闻听此言,拍拍刑警队长的肩膀,笑着说,“看你这兵带的,是不是你去趟厕所,他都会问你,队长亲自来了?”

    几年过去了,当年的毛头小伙已经被提成刑警队队长了,这个亲自下嘴的词儿却迅速流传开来,而且经久不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