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舌头也会碰着牙(泣血求票)
    王子君刚刚朝杨云兵开了炮,市里就发生了这种事情,这两两联合起来,杨云兵就算有人保他,在财政局也是呆不下去了。这两件事又如此蹊跷的接连发生,尤其是后面这件陈谷子烂麻的陈年老帐被翻出来,似乎是有人在专门治这杨云兵的事情。

    凭着政治上的敏感,周爱国和魏晓金两人都觉得这件事情和眼前这个笑容满面的王书记脱不了干系。

    一想到这点,魏晓金的心里就是一阵发凉,刚才那种占了上风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他心中清楚,财政局长的位置丝毫不亚于他老爹的公安局长,这家伙连牛气哄哄的财政局长都敢惹,恐怕其他人就更不放在眼里了!

    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干巴僵硬的笑容,魏晓金一举手中的酒杯道:“杨云兵那家伙也是罪有应得,今日听到这上好的消息,真该畅怀痛饮,不醉不休,王书记,我先干为敬,您随意!”说话之间,魏晓金一口就将那杯中的酒喝了一个底朝天。

    ……

    王子君坐在办公桌前,漫不经心的翻动着朱常友送来的一份文件。左手的保温杯里,正忽忽地冒着袅袅的热气。

    “咚咚咚”

    轻轻的敲门之声传了过来,王子君放下文件,说了句进来。

    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一脸迟疑的林江伦,诚惶诚恐的走了进来,就连关门的声音,都显得小心翼翼。

    王子君看了林江伦一眼,平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江伦来了,坐吧。”

    “王书记,我来给您汇报思想。”林江伦恭敬的朝着王子君点点头,这才半欠着身子坐了下来。

    以往,这林江伦在乡里那就是属螃蟹的,就算在书记乡长面前,那也是除了玉皇大帝,老子就是天下第一的主儿,被王子君整治了一番之后,变得老实了很多。

    林江伦维持着脸上谦卑的笑容,跟王子君平视着,随时等着书记的问话。而他的目光,此时正好落在王子君刚刚看过的那份文件上,红色的文件头赫然在目,尽收眼底。文件标题吓了他一跳:关于免去杨云兵同志财政局长职务的决定

    看着这个标题,林江伦心里突突的跳得厉害,作为当事人,他心里很是清楚,这杨云兵为什么会被免职了,想到哥哥昨晚喝得醉醺醺的,摇摇晃晃的回到家里不顾父母的阻拦,硬是把他从被窝里揪起来劈头盖脸的把自己臭骂了一顿,林江伦心里就是一阵发寒,脸上的笑容越发笑得灿烂。

    “王书记,这是我的检讨。”林江伦见王子君沉默着,半天没有开口,赶忙毕恭毕敬的将几页稿纸递了过来。

    王子君接过稿纸,上面的字虽然歪三扭四,但是每一个字都写的很认真,暗道,这检讨书水平不怎么的,倒是可以原谅,毕竟肚里的墨水没那么多;但是这认错的态度,倒是值得肯定的。

    “嗯。”王子君朝着林江伦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地翻动了起来。看着王子君翻着自己的检查,却一言不发,林江伦就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心里涌过一丝从未有过的深深的恐惧感。

    房间里静寂无声,静得似乎可以听见空气的流动,这气氛让林江伦压抑得犹如度日如年。

    “江伦对自己错误的认识得还很深刻嘛。”王子君终于看完了,对林江伦点点头,然后将手里的检查扬了扬道。

    “王书记,吃一暂长一智,您的批评教育,我才意识到自己胡说八道给卓所长造成了多大的伤害,我这先来给您做检讨,等会儿就去向卓所长当面道歉。”林江伦的姿态放的很低,一副诚恳认错的模样。

    王子君轻轻地挥了挥手道:“现实生活中,矛盾无处不在,无所不有,同事之间,发生点争执也是避免不了的,舌头还会碰着牙呢。要我说啊,就这么一点小摩擦,只要说开了,那漫天的云彩也就散了。”

    “这样,你帮我给伙上带个话,让他们多准备两个菜,今天我请你和卓长伟喝上两杯,从今以后,大家友好共处,互相补台不拆台,互相捧场不伤害,谁也不许再提这件事了。”

    林江伦万万没想到王子君竟会如此给面子,在酒桌上道歉,那可比专门道歉容易让人接受,看着王子君一副谆谆教诲的样子,并不觉得反感,心里反倒涌起一丝感激之意。

    “谢谢王书记。”

    王子君看着林江伦如释重负般偷偷的笑了,心里却发的沉稳了。王子君开始和林江伦小声交谈起来。虽然说得都是乡院里的张家长李家短,但是在这说话之间,林江伦的神色却是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王书记在不?”哄亮的大嗓门从外面传了过来。听到这声音,王子君觉得有点耳熟。 -/

    虚掩的门再次被推开了,穿着一身军绿地红岭村村长王孝兵推门走了进来。

    王子君和王孝兵一起吃过饭,看他过来,笑着招呼道:“老王啊,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说话之间,就将一支烟扔了过去。

    王孝兵和王子君也不客气,伸手接过烟点上,就在林江伦的旁边坐下来道:“还能有什么风,阴风呗。”这王孝兵大大咧咧惯了,一看林江伦面前还没有动的茶杯,一把抓起来道:“老林啊,我快渴死了,就不客气了。”说话之间,就端起水杯咕咚咕咚的喝进了肚子里。

    林江伦和王孝兵也喝过酒,也知道这家伙的脾性,虽然可惜王书记亲自给自己倒的水都流进了这家伙的嘴中,但也知道此时再留下去,非得让自己窒息了不可!

    “喂,江伦,你帮我去食堂说一声。”王子君点了点头,让林江伦先去忙。

    “王书记,您看您,我来了也就来了,您不用这么隆重的准备饭。”尽管知道不是为了自己,但是王孝兵还是开玩笑道。

    “谢谢王书记,我这次来乡里,主要是为了我们村小学的事情。”王孝兵提到村小学,为难的挠了挠头道:“我们村的小学还是二十多年前建的砖土房,现在有的教室都裂开了这么宽的缝,很不安全,我这次来找您,就是想看看乡里能不能支援点,尽快把小学整修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