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猛更求票
    林颖儿面对王子君那坚定的眼神,心里涌起无比的信任。就连刚才王子君把她的手握在他的手心,林颖儿似乎也不觉得讨厌。

    “我打个电话,一千块钱也不是小数目,身上不可能带这么多。”王子君说话之间,就来到电话跟前,想到刚才记在笔记本上的那个呼机号码,直接呼了过去。

    争执终于告一段落,那五个男女,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小声嘀咕起来,全然不顾躺在床上的老母亲。

    林颖儿见状,心里大为不忍,走上前去,说话仍然和风细雨,极力的安慰着老人。王子君看着半俯着身子的林颖儿,只觉这女孩儿的心像金子一般难能可贵。

    真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孩儿。心里不觉感慨万千,充斥着一种异样的感觉,想要把这个心淳良善的女孩儿保护起来,不想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哥,一千块钱是不是少了点?”波浪头的女子看林颖儿一眼,低声的说道。

    她这话一出口,那被称作老二的男子也咂咂嘴道:“老大,惠玲说得对,咱们要的价太低了,咱妈现在事小,万一将来留下后遗症了,那不麻烦了?依我看,最低也得要两千!”

    警服男子朝着王子君和林颖儿看了一眼,没有说话,不过他的目光却闪动了起来。

    “叮铃铃……”

    公用电话响了起来,王子君一把抓过电话,就听里面传来一个热情的声音:“是子君吗,我是你张叔叔啊。”

    “张叔您好。”王子君轻轻一笑。

    “是不是秘书长回来了?”张松年虽然已经人过中年,但是在见王解放这件事上,还是显得不那么淡定。

    “没有,叔叔,我在外边出了点事,想请您帮个忙,我现在在江市人民医院外科办公室。”

    一听说王子君在医院,张松年赶忙道:“子君你别担心,我这就过去,你等着!”电话啪的一声就挂了。

    从今天的拜访中,张松年就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不简单,对王子君更是起了结交之心,现在王子君主动找他,这对自己来说,岂不是意味着机会来了?

    在张松年看来,关系是需要经营的。和王解放多年不见,再加上不是同班同学,要想走进王家的圈子,那就得付出努力才行。

    而现在,王子君能主动找他,这让张松年有些精神焕发。

    心中欣喜的张松年,丝毫没有迟疑,打电话通知司机班备车,从办公室出来,又扭头朝财务室走了过去。

    “年轻人,看在你们态度不错的份儿上,这医疗费就要你们一千吧,但是有一点我得讲明,我妈住院期间的护理费,误工费,你们也得表示一下!”警服男子一副趾高气扬的领导作派。

    心里已经做好了安排的王子君,懒得和他计较,听他说完,点点头道:“好。”

    “那成,等你家人来了,就给两千块钱算了,不给你要那么多了。”

    警服男子的出尔反尔,恶意讹诈,让林颖儿气得浑身发抖,心中暗道,这都什么人哪。

    “行。”

    “还有啊,万一我妈留下来后遗症,该找你的还得找你。”那警服男子见王子君软弱可欺,越发的贪得无厌。

    “嗯,行。”王子君笑得若无其事,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仿佛给他要钱就像要树叶一般。

    看着爽快的答应下来的王子君,几个人脸上都有了一丝喜色,心里偷偷的乐了。碰上傻子了!嘿嘿,看这小子穿得人模狗样的,原来是个脑子不好使的家伙啊。

    那老二心里有些狐疑,盯着王子君看了半天,警告道:“小子,我告诉你,你要是给我不老实,小心老子废了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大厅里进来了一个人,一个身穿着警服的男子,快步的走了进来。

    来人正是张松年,从财务室那里预支了两千块钱,张松年就驾着警车飞快的赶到了医院。进来门之后,正好听见老二正出言不逊的威胁王子君。

    “你给我滚一边去!”

    眼见王子君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威胁,张松年不由得大为恼火,当下朝那老二一指,厉声的喝道。

    老二看到来了一个警察,心中一颤,不过随即想到自己的哥哥不但是警察,马上就要提升派出所所长了,腰杆立时硬挺起来。

    “你谁啊,说话简直是放屁……”

    还没等他的话音落地,一个大耳光就搧在了脸上。大为恼火的老二迅速扭头,吃惊的发现打自己的竟是哥哥。

    还没有等他开口,哥哥已经厉声训斥道:“张局长面前,哪儿有你说话的地方?给我滚一边去!”

    一听局长这两个字,那老二登时就蔫了,尽管不知道这局长是什么级别,但是有一点他心里是清楚的,单单看哥哥毕恭毕敬的样子,就知道,是个局长都比他哥官大。

    和这老二相比,心里更加不安的却是那警察老大,他认识这位市局的副局长,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把这尊大神给搬出来了,恐怕这次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正当他哆嗦着准备开口之际,却见张松年已经走到王子君身旁道:“子君,没事吧?”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张叔叔,这年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好人是真难当啊。我和颖儿见一个老人摔倒了,赶紧送来医院,却被讹诈勒索两千块钱。张叔,还是你们警察厉害啊,为防万一,我和颖儿提前准备好了证据,刚才也被他们烧掉了。”

    王子君说话之间,就将一颗香烟扔给了张松年,显得很是随意坦然。

    张松年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他刚要走王光荣这条路,就出了这档子事情,像王子君这种衙内,在这种事上受了委屈,岂能就这么善罢甘休?说来,这也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如果能处理得好的话,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子君,你放心,这件事情叔叔为你处理好。”

    张松年话一出口,那警察老大的心就沉到了谷底,还没等他开口,王子君就接着道:“张叔,这件事我也不想过多纠缠,遇到这种人,算我倒霉,你问问他打算怎么办,到时候我给您送钱去。”

    说话之间,王子君一拉林颖儿,接着道:“老爷子还在家里等着我呢,张叔,等这件事情之后,我请你吃饭。”

    “子君你放心去吧,这里有我。”张松年一听王子君提到老爷子,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分,赶紧朝王子君挥手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