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三章 坏蛋是怎么炼成的(呼唤推收)
    去景程饭店干什么,秦虹锦心里一清二楚。尽管她对这件事能否办妥没有丝毫的把握,但是,看看平静如水的王子君,心里还是踏实了许多。

    简单梳洗了一番之后,王子君就带着秦虹锦跑到大街上来了。这几年,江市的城市建设发展得不错,用政府工作报告里的词说,那就是人在绿中走,楼房花丛卧,颇有了几分现代大都市的气息。因此,尽管心里有宋铁钢这块大石头压着,秦虹锦仍然很快乐。

    和秦虹锦百味杂陈的心思相比,王子君可就悠闲多了,他一会看看这儿,一会瞅瞅那儿,一个小时的功夫不到,手中的东西就塞得满满的。

    看秦虹锦眉眼神情间,有丝忧郁的东西,王子君软语温存的安慰她,“别担心,这事情有我。”秦虹锦笑了笑,暗示自己没事了没事儿,心情终究无法轻松彻底。

    两个小时的时间飞速而逝,不想让自己迟到的王子君拉着秦虹锦打了一个出租车,就直接到了景程饭店。

    景程饭店在江市算是上中等的规模,王子君赶到的时候,门口的迎宾小姐很快就迎了上来,引领着王子君两人上了二楼贵宾室,张松年早已经等在那里了,一看到王子君,就笑着迎了上来。

    虽然心里也清楚张松年帮自己为的是什么,但是人家毕竟是在帮自己,王子君在张松年迎来之时,就快步走上来道:“张叔叔,您看,我这一为难,就想起来您了!感激的话小侄我就放在心里了,这是我给您和婶子随便买的一点小东西,不成敬意,回家给我婶子吧!”

    看着王子君递过来的大包小包的东西,张松年心里不由得一热。今天,他可是冲着王光荣的面子来的,如果不是有这个秘书长在后面站着,他又怎么会愿意帮人呢?这么一想,便觉得自己有些龌龊,见王子君如此懂事,心里很是受用,越发觉得这孩子真是太难得了。

    “哎呀子君,你看你这孩子,花钱如流水似的。我跟你爸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还给你婶子破费呢。”嘴上虽然指责,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秦虹锦看着漫不经心的王子君,立刻明白了刚才他拉她逛街的用意,心里就有些惭愧,在她看来,这些东西,本应该是她这个副手来操心的,没想到,王子君都做到头里了,她这边还是一头雾水呢。

    三人在雅间里落座之后,王子君根本就没有谈宋铁钢的事情,而是和张松年说说笑笑,聊一些江市的奇闻异事。张松年本来就健谈,再加上在江市当了多年的公安局长,两人谈话之间,很是尽兴。

    “张叔,这宋铁钢究竟是谁的关系,竟敢这么牛气?”王子君瞟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挂钟,轻描淡写的问道。

    王子君不经意的瞟时间的当口,张松年心里其实也急了。此时,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了十二点半,早就过了张松年和宋铁钢约好的时间,宋铁钢连个人影儿都还没见。

    脸色有点阴沉的张松年,听了王子君的话之后,沉吟了一下,这才慢慢的说道:“我和宋铁钢接触不多,听说他和韩厅长、赵局长来往很密切。”

    张松年说的虽然随意,但是想要表达的意思,王子君却听懂了。第一,他张松年没有和宋铁钢同流合污;第二,宋铁钢的后台极有可能就是韩厅长、赵局长,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

    张松年嘴里的韩厅长,就是江州省的公安厅厅长韩为政;赵局长,自然就是江市公安局的局长赵良秋了。能够有这么两个人罩着,怪不得这宋铁钢在江市横行多年,欺人无数,无人敢惹,到现在还安然无恙。

    张松年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开始观察王子君,没想到这王子君听完之后,居然平静如初,像是没弄明白这韩厅长跟赵局长究竟是多大的官职似的。

    王子君真不明白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张松年不相信王子君没怕懂他话里的意思,他这么波澜不惊,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王子君根本就没有把这个宋铁钢放在心上。

    “子君,你听说过今年秋天咱们市里纺织大世界发生的那场惨剧么?”张松年拿起一根香烟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轻声的问道。

    纺织大世界的那场惨案,王子君倒也有所耳闻,那场案子实在是太残忍了。一家四口,全被人残杀在血泊之中。因为这个案子一直悬而未破,江市几个月都没有得到过安宁,不但江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做出过批示,就是省委书记林泽南,都亲自过问过这个案子。

    不过这个案子,却依旧好似石沉大海一般,硬是找不到半点线索。

    “这个案子应该就是宋铁钢干的,因为那死的人是宋铁钢的竞争对手。这宋铁钢在公开场合也不止一次的威胁过他,”张松年说话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沉重,“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有我没你,有你没我!”

    王子君神色依旧淡淡的,他知道这张松年冒着渎职的危险,故意把这点内部信息透露给自己,用意是什么?王子君心里跟明镜似的。如此**裸的线索明摆着,公安居然破不了案,这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事情明摆着有人包庇么?

    能顶住命案必破的重重压力,硬顶住不破案,这韩厅长和赵局长两人和宋铁刚之间的关系,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一次,就谢谢张叔了。”王子君端起茶水,轻轻的喝了一口,然后接着道:“再过半个月,就是我爸生日了,到时候,张叔咱们两家来个家庭小聚,好好的出去玩上一场。”

    王子君的邀请,让张松年心情大悦,他如此卖力的讨好王子君,不就是为了他身后站着的那个人,王子君的爸爸么?

    “好,我一定到。”

    “吱呀”

    门一下子被推开,十几个大汉鱼贯而入,这些汉子一个个都穿着黑色的西装打着领带,清一色的墨镜带着,猛一看上去,衣着服饰质地上乘,连动作都是一致的,一看这些保镖兼打手,就是训练有素的。

    宋铁钢就好似好莱坞影片里的大佬一般,在前呼后拥之下闪亮登场了,进到屋里,他第一个注意的,既不是王子君,也不是张松年,而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的秦虹锦,狭细的眼神里,充斥着一目了然的**火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