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四章 我的地盘我作主
    “宋老板,你可来晚了啊!”

    主动请这宋铁刚的客,他还磨磨蹭蹭,这么晚才到,这谱儿也摆得太大了吧?不管怎么说,张松年毕竟还是市局副局长呢,心里当然不爽。再加上这家伙一进来,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肆无忌惮的盯着王子君的女伴看,这,这也太丢他张局长的面子了!

    心里窝火之下,张松年的脸色就不好看,话音里,就有点质问的意思了。哪曾想,这张松年的话一落地,那宋铁刚身后的一个寸头家伙一拳砸在桌子上,嘴里更是不干不净的破口大骂:“马勒个逼,你他娘的……”

    “三儿,放肆!你这是怎么跟张局长说话的?”宋铁刚嘴上责怪着那宋三,脸上却带着一丝满不在乎的笑意。

    王子君冷眼观察着宋铁刚,沉默着一言不发,看来,这宋铁刚今天来,根本就不是想要和解的,八成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就吃定他了!

    果然,那宋铁刚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宋三儿之后,就扭头对张松年说道:“张局长,抱歉了,今天兄弟不能陪你喝酒了,韩厅长和赵局长都在水上皇城等着我呢,我本想让手下的兄弟过来跟你说一声,又觉得这样太不给老兄面子了,这不,我就马不停蹄的亲自赶过来了!”

    宋铁刚这么一说,好像他来晚了,还是给张松年了一个大面子似的,不啻于一巴掌打在张松年的脸上,韩厅长和赵局长等着我吃饭呢,你一个副局长,算个什么鸟呢?

    公安厅长韩为政,江市公安局长赵良秋,不论哪一个,都不是他可以招惹得起的。

    张松年的脸涨得通红,但还是说不出话来。看着面红耳赤的张松年,宋铁刚哈哈大笑着,仿佛可以洞穿一切,掌控一切似的。

    刚要出门,又回头看了王子君一眼,居高临下道:“小兄弟,你年纪轻轻就能把张局长搬来给你说情,也算你有些手段,别人的面子我可以不给,但是张局长的面子,我是不能悖的。这样吧,我给你个痛快话吧,五成的干股要得你肉疼的话,我宋铁刚就受点委屈,要你四成吧。”

    “另外,今天下午四点,把这个女人给我送到水上皇城,我用一晚之后,就会完璧归赵,再还给你的。”宋铁刚说完,看都不看张松年一眼,就哈哈大笑着走了出去。

    张松年的脸阴沉得似乎能拧下水来,可是他虽然心中充满了怒意,却也奈何不了这宋铁刚。

    宋铁刚上边有人护着,尽管他是公安局的副局长,又能如何呢?想要整治宋铁刚这种人,至少目前他还是没这个本事的。而今天这宋铁刚整这么一出,与其说是给他面子,还不如说是在打他的脸呢。

    愤怒之下,张松年的心里涌起一种悲哀,他一个堂堂的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居然被一个混黑道的伤及脸面,这也太悲哀了!

    “子君,你看这事……”张松年本来想说今天张叔豁出去,亲自到你那个量贩里压阵,也不能让宋铁刚得逞,但是,话说了一-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一会儿功夫,就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彪悍军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在李天放的吩咐之下,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时间不觉到了三点,王子君和秦虹锦告辞离去,和他们一起走的,还有已经整装待发的特种部队。

    “子君这孩子,变化可真不小啊。”方春兰看着离去的王子君,轻声的感叹道。

    李天放没有说话,沉吟了半响之后,这才轻轻的道:“老首长后继有人啊这孩子可是比光荣他们哥俩强多了。年纪轻轻就有这份心计,日后还不知道能走多远呢。”

    “天放,你说的是不是有点邪乎啊,我除了觉得他出手狠了点,别的没有什么啊?”方春兰对于丈夫的判断,可是有点不信。

    “你呀,头发长见识短,你真觉得子君来找咱们是又借钱又借人么?我告诉你,他那用钱换股份的法子,不是真想借你的钱,而是给你送钱来了。以后没事了,让洪江和子君多接触接触,这对他的成长有好处。”说话之间,李天放就拿起了电话,这一次,每一个按键他都按的很轻,仿佛摁的重了,就会惊扰了电话那头的人一般。

    “老首长,我是天放啊,有个事情,我得跟您汇报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