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七章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请客吃饭是革命工作
    大凡体制内的人都知道官场有“三转”,即早上围着轮子转,中午围着盘子转,晚上围着裙子转。这里面虽然不乏调侃之意,但也把具有一定官位的公务员的生活动态形象地概括了出来。每天都是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随着王子君逐步树立了威信,应酬也越来越多,虽说还不至于革命小酒天天醉,但至少也达到了为工作献肠胃。忙活了一上午,刚刚推掉了信用社主任的邀请,王子君正准备离开,敲门声突然响了。

    “进来。”

    尽管心里有些不耐烦,但王子君还是心平气和的说道。

    “王书记,您好啊,我没打扰到您吧?”乡教育组副组长李长兴笑嘻嘻的走了进来。

    这李长兴,王子君见过他两次,知道他的心思。尽管主席曾经说过,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在当今时代,在很多人眼里,请客吃饭那就是革命工作。眼下教育组长的人选还没有确定,这李长兴就跟一条蹦蹦鱼似的,上蹿下跳,一门心思想把这个教育组长弄到手。

    “是长兴来了,快坐吧。”王子君和风细雨的说道,一边热情的跟李长兴打招呼,一边要起身给他倒水。

    李长兴一见王子君要给了倒水,一下子慌了手脚:“哎呀我的王书记呀,您可把我给折煞了,您是领导,这活咋能让您来做呢,我就是来汇报工作的,倒水我自己来。”

    王子君没有理会他的客套,将一杯水放在他身前的茶几上,笑吟吟的说道:“有什么事你尽管说,长兴啊,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咱们西河子乡的教育工作,我可是指望着你了。”

    李长兴本来就对教育组长的位子虎视眈眈,此时听到王子君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就觉得暖暖的,暗自思忖,看来,以后还得多向王书记汇报汇报,心诚则灵,只要自己多花点心思,这个教育组长应该可以到手的。

    “王书记如此重视教育,是我们整个西河子乡人民的福气,说实话,我这次来找王书记,就是向您求援的。”李长兴说话之间,就站起身来道:“王书记,今天县教育局的领导来考察咱们乡里关于改造红岭村小学的事情,从领导们考察的情形来看,估计是差不多了,王书记,您看您有没有时间……”

    改造红岭村小学,这是一件好事,王子君明白李长兴的心思,这是让自己去压阵呢,给教育局的领导一点面子。一般来说,王子君并不反对去吃这顿饭,但是想到今天的朱常友之约,王子君一笑道:“教育局来的是什么人?”

    “审计股的韩林达股长。”李长兴小心翼翼的说道。

    王子君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道:“今天我已经有了约,这样吧,你通知齐委员,让他参加。”

    李长兴多少有点失望,他邀请王子君,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主要不是为了陪教育局的人,而是想和王书记加深一下认识。此时听到书记有约,暗骂自己有些失算,来得有点晚了,要是自己及早下手,说不定这事就成了。

    虽然心里失望,但是李长兴脸上还是挂满了笑容,又闲聊了几句之后,就向王子君告辞离去。

    “王书记,我都安排好了,咱们现在就走?”等李长兴一出门,早就在外面候着的朱常友,就快步走了进来。看来,古话说得一点不错,现在的朱常友,显得很不淡定。

    王子君对朱常友的心情很是理解,轻轻一笑,也没有说什么,转身就出了办公室的门。朱常友小心的跟在王子君的身后,在王子君出门之时,小心的将门给锁住了。

    “通知裘乡长了么?”

    “裘乡长已经在红杏饭店等着您了。”朱常友看了王子君一眼,恭恭敬敬的说道。

    红杏饭店的生意依旧像往常一样火爆,当王子君走进饭店里时,饭店里的包间差不多都已经满了。大厅里的火锅自助餐也是座无虚席,玻璃窗上雾气重重,人叫一个多,好像意的都是八面玲珑,这老板娘在和王子君亲切交谈之时,还不忘给朱常友卖个好。

    如果是一般的科员,朱常友对这种巴结之词可能会很受用,但是此时听老板娘这么一说,心里一惊,这老板娘此番的讨好却让他哭笑不得,只觉一旁的王书记像根刺一样,直直的扎在他的心上,汗珠已经从头向下,流过脊背和前胸,再顺着双腿往下淌了!

    朱常友生怕这老板娘再胡诌出什么话来,赶紧把眼珠子一瞪,就准备将王大书记的身份给介绍一下。不过,还没有等他开口,王子君就摆了摆手,他可不想招惹什么意外的风波,再说,不就是吃顿饭么?”

    朱常友对于老板的吩咐,可是不敢不听,但是此时他的脑门处,却是已经有点见汗,心里更是暗自祈祷这位姑奶奶可是不要再乱说话了,不然自己非被她给害死不可。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听到了朱常友的祈求,那老板娘果然不拿朱常友说事了,而是话锋一转道:“小兄弟,你还没有结婚吧,我告诉你,你要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尽管给嫂子说,嫂子一定给你做好这个媒。”

    “嗯,现在还没有看上的,如果有了,一定请您帮忙。”王子君淡淡一笑,随意的说道。

    老板娘还要说什么,就听有人在外面喊:“红杏,快点过来一下。”

    本来笑吟吟的老板娘,柳眉一竖,嘴中不耐烦的道:“这个死东西,一会儿不在他就胡喊乱叫,朱主任,裘乡长就在那里,您过去吧,我先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朱常友看着老板娘笑吟吟的脸,心说你早就该走了,哪里还顾得上和她客套:“有事你就去忙,我又不是第一次来。”

    见老板娘总算走了,朱常友赶紧自我检讨道:“王书记,这娘们儿说话不靠谱,您别往心里去……”

    “是有点不靠谱。”王子君哪里会不知道朱常友想要解释什么,轻轻的一拍他的肩膀,淡淡的说道。

    朱常友看到王书记根本就没有在意,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不过就算如此,他也决定,以后再请王书记的时候,可是不敢到这个地方来了。

    包间里装修得不算豪华,却也素气淡雅,一张十人大桌擦得油光锃亮,只是,偌大的一个包间里,却只有裘加成一个人坐在那里悠闲的喝水。

    看到王子君过来,裘加成赶忙站起身来迎接。如果说开始的时候,他对王子君还是合作态度的话,现在就有点站队的意思了。王书记是什么人?这刚来到乡里才两个多月,几件事处理下来,却是让他觉得望尘莫及。

    现在,乡长赵连生虽然依旧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但是有一点却也是有目共睹的:七所八站的头头脑脑,还是一般的包村干部,都已经从心里将王子君定位到了一把手的位置上。

    “老裘,你是老大哥,你得坐这。”王子君说话之间,一拉裘加成的手,指着上位道。

    一般吃饭的时候,坐上席的都是最尊崇的客人,而官场,位置更是默守成规,谁坐哪个位置,那几乎是铁定的。王子君在三人之中地位最高,自应当坐上席的位置。

    裘加成听着王子君的谦让之言,心中就有些受宠若惊,尽管他不可能真的去坐那个位置,但是,一把手能有这个态度,他就已经很知足了。

    “王书记,您可不能这么给我老裘开玩笑,我要是坐了那,人家都该说我没有规矩了。”裘加成一边谦让,一边顺势在王子君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王子君看着坐下的裘加成,也嘿嘿一笑道:“咱们今天只论交情,别的不说,既然老大哥你不坐,那就先撤下去好了。”王子君说话之间,就将那上席的位置撤下,然后顺手在裘加成的旁边坐了下来。

    书记和副乡长的事情,那不是朱常友一个股级干部可以插上嘴的。因此,他只是笑吟吟的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之上,笑吟吟的看着这一切。不过当他看到王书记撤了上首的位置,心中暗赞王书记做事滴水不漏,竟然不显一点年少轻狂的模样。

    “老裘啊,今天朱常友这小子要放血,你别跟他客气,把刀子好好磨磨,磨得利索点,咱们让他肉疼一回。”王子君朝着朱常友一指,大笑着说道。

    “我坚决响应王书记的号召,感谢书记大人大驾光临给大家助兴,今天,我就扎定这小子了!”

    裘加成也逐渐放开了,往椅子背上一靠道:“咱乡院里的人都说这小子是铁公鸡一毛不拔,依我看,那简直是冤枉他了,这家伙分明就是一只瓷公鸡嘛,比泥鳅都滑!这一次,趁着王书记在,我要磨刀霍霍宰猪羊了!”

    裘加成说话之间,还真是没有怎么和朱常友客气,一会儿功夫,七八个特色菜就点了出去,尤其是那羊杂锅和爆炒小公鸡,更是这红杏饭店的主打菜。

    朱常友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此时他的笑倒不是假惺惺的,而是发自内心的。眼下这个场景,裘乡长下手越狠,越能说明他对自己的事情,越是上心。一顿饭能够得到一个班子成员的支持,朱常友他这是挣大发了。

    朱常友也在西河子乡工作多年了,他心中万分清楚,这裘乡长手里并不是没有自己人,他支持自己,那是看了王书记的面子。这么一想,对于主动提出让他请客的王书记,更是感激不尽。

    一会儿功夫,菜就端了上来,酒席正式开始。朱常友打开了一瓶江州老窖,给王子君、裘加成满上,端起自己的酒盅,嘴里道:“今天,多谢书记乡长给我这个机会,我感激不尽,这一个先干为敬了。”

    朱常友的酒量不错,一跟领导在一起,喝酒就成了他过硬的特长。一仰脖就干了,足足有二两的酒就这么被灌进了肚子里。

    裘加成看着满面通红的朱常友,心中暗道,这朱常友也算有时运,要不是遇到王书记,这种事情他连想都不用想。现在虽然不一定能够弄成,但是只要紧跟着王书记的步伐,弄个副科应该也是迟早的。

    王子君和乡干部们在一起,最怕的还是喝酒,他的酒量能大能小,因为他的能喝不能喝也是分场合的。不过,有个实情倒也不是装的,他不是这些久经考验的乡干部的对手。

    “老裘,老朱,你们两个知道我的酒量,今天你们两个放开量喝,我随意了。”王子君说话之间,将那酒杯端起,一抿嘴喝了一+

    朱常友的心突然使劲的跳了下,一下子提溜到嗓子眼儿了。要知道,这件事情可是他目前最为心焦的,裘加成的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话里的言外之意,他还是能听懂的。

    王子君也喝了一两多酒,此时他的脸上,也升起了一丝的红晕。裘加成的意思,他自然明白。

    “王书记,乡党委秘书大多兼任乡党政办主任,眼下,县里面让咱们推举一个乡党委秘书,王六顺的希望最大,毕竟他在那个位置上坐着呢。再说了,赵乡长那边,恐怕也在给王六顺做工作,您要想在班子会上实现您的意图,恐怕有点难度。”

    “那裘乡长有什么好的建议?”王子君沉吟了一下,轻声的问道。

    “王书记,我觉得可以这样,王六顺这个党委秘书既然挡不住,那就索性不挡,您不如以支持王六顺为条件,将党委秘书和党政办主任的位置分开,这么一来,就算王六顺进了一步,常友这里也不算是落空了。”

    裘加成的话一说完,朱常友就觉得身体一松,他知道自己和王六顺竞争有差距,但是也不想一无所得,要是能够坐上党政办主任的位置,他也算是进了一步。

    王子君沉吟了瞬间,笑了笑,不置可否,轻轻的喝了一杯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