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三章 分而化之 单个击破
    洪建国心里美滋滋的。这两亿资金的项目一旦开工建设,不但是县领导,就是市里的那些大佬,也会对他这里备加关注。只要自己能让这个项目安安稳稳的在城关镇建设完,那一份沉甸甸的政绩,就会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里了。

    想想这些,洪建国就有些心跳加速,凭着他老爹的人脉,再加上自己这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政绩,说不定他的职位,还会再来个三级跳呢。

    “洪镇长好。”桑塔纳无声地在洪建国的身旁停了下来,党政办的小吴迅速从车上下来,然后恭敬的给洪建国打招呼道。

    洪建国轻轻地点了点头,颇有领导风范的问道:“小吴回来了,好,那张请帖送到西河子乡了没有?”

    “回禀洪镇长,已经送到王书记本人手里了。”小吴的反应很是干脆利落。

    “好,那王子君怎么说?”洪建国认真的问道。

    “王书记说他一定准时到。”小吴深知自己镇长的脾性,响亮的答到。

    准时到?洪建国的神色就是一变。不过随即,就心满意足的哈哈大笑:“准时到好,还是准时到好。”

    对于西河子乡的王子君,洪建国可没什么好感,这主要是出自两方面的原因,本来,他三十出头就当了城关镇的镇长,被称为洪北县最年轻有为的正科级干部。可是,自从王子君来了之后,笼罩在他头顶的光环突然间黯然失色了。

    论年龄,他比王子君大了将近十岁,但是论起职务来,他却比王子君还要低半格,尽管他们两人同是正科级,但是书记和乡长的差别还是有目共睹,尽人皆知的。

    随着王子君的在县里渐渐声名鹊起,而且日渐响亮,体制内的人也越来越喜欢拿他和王子君作比较。尽管比较之后,说什么的都有,不会有什么结果,但是,有人跟他并驾齐驱,这已经让洪建国很不舒服了。不知不觉,就开始和王子君暗地里较起劲了。

    另一方面,市财政局局长杨云兵和他私交不错,两人称兄道弟多年,哪曾想这个在洪北县也算混得风生水起的铁哥们儿栽在王子君的手里,而且再难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这让洪建国对王子君的恨意更增了几分。

    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王子君十年河东,今天终于轮到河西了!县委将王子君费尽千辛万苦争取来的项目给了城关镇,还要举办一个隆重的签约仪式。这等大好的机会,洪建国自然不肯放过,他不但要将这个仪式办得做大做强,还得让王子君亲眼看着,那本应该属于他王子君的荣誉是如何轻轻巧巧落入自己囊中的。

    为他人作嫁衣裳,这一次他就要让王子君有苦说不出。

    “嘀嘀嘀”

    轻轻地汽车声中,一辆白色的桑塔纳从土路上飞驰而来,滚滚的烟尘在车轮的碾动之下,就好似一道土龙,从远处飞驰而来。

    看到那白色的桑塔纳,洪建国赶忙快步跑了过去,对于这白色的桑塔纳,他可是不陌生,这桑塔纳乃是他老子洪安泽的座驾。

    汽车刚一停下,洪北县政法副书记洪安泽就从桑塔纳的后排座里钻了出来。洪安泽没有理会满脸笑容的儿子,而是仔细的朝着热火朝天的工地看了两眼。

    “洪镇长,你这个高台什么时候能够准备完?”洪安泽虽然是洪建国的老爹,但是他有一个嗜好和习惯,那就是在工作上,对自己的亲儿子一向是官职称呼。

    洪建国对于老爷子的这种爱好虽然内心腹诽不已,但是嘴中却小心的道:“洪书记,如果不出意外,今天晚上就可以完工。”

    “出意外?出什么意外?洪镇长我告诉你,我要的是务必,没有什么如果!这两天,我命令你给我打起精神来,亲自督导现场施工,无论如何得把这高台保质保量尽快完工,我不管你的过程,我要的只是结果!”

    洪安泽声音严厉,手掌挥动,掷地有声,唾沫星子差点儿喷在儿子脸上。

    “是,洪书记,我保证按时完成县委县政府交给我的任务!”熟悉老爹作风的洪建国,赶紧立正,大声的朝着他老爹保证道。

    “嗯,这样才对嘛,我可提醒你啊,这次签约仪式,不但有我们县里的四大班子全体出动,就是市委书记和市长也会亲自来。你得把各种细节都准备妥了,不能出任何纰漏,细节决定成败!到那天,如果你敢弄出半点差错,休怪我把你从家里撵出来!”

    “爹,您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务必保证这次签约仪式成功。”洪建国用力的挥了挥手,充满信心的说道。

    对于这次签约,整个洪北县拿出了前所未有的重视程度,公安、消防、卫生等各个有关部门,都在签约仪式的头一天派来了精兵强将,来找城关镇的洪镇长报到了,纷纷表示服从筹备组的统一安排,随时等待洪镇长调遣。

    虽然在这漫地里根本就不会产生什么火灾,但是县消防队还是煞有介事的把新近才买的那辆崭新的消防车派了过来,这并不是为了真正的灭火,而是一个态度,一个服从领导决定,和县委县政府保持高度一致的态度。

    签约仪式头一天的下午,县委书记孙良栋带领县委一般人亲自来到签约仪式现场,当着县里四大班子领导的面儿,郑重的再次强调,城关镇党委政府一定要全力以赴,把这件好事办好。

    城关镇党委书记申兰龙、镇长洪建国拍着胸脯向孙书记保证,一定会不负领导重望,按照县委的指示精神,责任到人,安排无缝隙,落实抓仔细,一定会把好事办好,给县委县政府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就在全县上下都热火朝天的为签约这件事做准备之时,整个西河子乡却是一片沉寂。不论是乡里的领导还是普通的干部,心中都憋了一股气。

    这种借鸡生蛋的好事凭什么就给了城关镇?这话已经成了西河子乡干部职工的一句口头语,随着这句话而来的,就是一阵破口大骂。就算是乡里最普通的干部,也都能想到这粮油加工项目落户本乡后会带来的效果。有道是大河有水小河涨,只有乡里有了钱,那每一个干部的收入才会有所改善。揣着这种心态,西河子乡的干部职工,空前的团结一心,一致对外。

    没想到,这一把手费尽力气跑来的项目没能落在本乡,而是好了城关,这自然让干部们心里不痛快。而且,再怎么不痛快,也是无可奈何,县委县政府的决定,又岂是他们这等小人物可以抗衡的?

    在所有人的眼里,要说最为愤怒的,应该是乡党委书记王子君了,但是对这件事情,王书记就像不以为然一般,这几天来,仍然一如既往的主持着西河子乡政府的工作。对于大家的义愤填膺,仿佛置若罔闻一般。

    “王书记,县委办刚刚下了一份通知,要求我们乡的全体干部职工明天七点之前务必到达签约会场,七点十分入场完毕。”朱常友轻轻地敲开了王子君的门,恭敬的说道。

    此时,在王子君的办公室里,乡党委副书记张民强正和王子君有说有笑,昨天的一顿饭,似乎一下子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王子君接过通知看了看,然后随手递给张民强道:“张书记,看看吧,县里还得让我们去给城关镇捧场呢。”

    “王书记,这件事情咱们还必须得去,不管怎么说,这是县委办给下的通知,咱们不去,倒显得小家子气了。不过王书记您本人就不用去了,您还忙您自己的,到时候我带队,给县委交了差就算了!”张民强一边看通知,一边随口说道。

    王子君知道张民强这么说也是为了自己好,他轻轻一笑道:“张书记,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种场合我还非去不可了。你想啊,他城关镇提前都把请帖送来了,我要躲着不去,倒显得我不够大度了。去,一定要去!”

    说完,让张民强把通知还给朱常友,安排道:“这件事情你再通知一下赵乡长,让他务必准备好,通知所有的干部,明天六点半准时在乡政府集合。”

    “我记住了,王书记。”朱常友看着笑脸依旧的王子君,大松了一口气,这种时候,他就怕王书记气不过再闹出什么事情来,那不论是对西河子乡还是对王书记,都不是一件好事。

    “王书记,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张民强沉吟了瞬间之后,低声的劝道。

    王子君扔给张民强一根烟,淡淡的道:“民强啊,我叫你一声老兄,你的心意我明白,不过这件事情我还真得去,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这个项目是咱拉来的。现在,该签约了,我怎么能不去呢。”

    王子君说话之间,又轻轻一笑道:“我不去白不去,去了不白去,我要趁着他们签约之际,再找找县委孙书记,让他把那个副乡长的指标再给咱们西河子乡,你看怎么样?”

    眼下,对于西河子乡缺少的副乡长和党委秘书,才进入组织考察阶段。如果能把那个副乡长的指标再争取过来,为时倒是不晚。

    张民强万万没想到王子君居然想到了这里,一时间,对于这位年轻书记的思路由衷的有点佩服了。不管怎么说,现在县里将他王子君辛苦拉来的项目弄到了城关镇,县委书记孙良栋就是说得再怎么天花乱坠,对于王子君,也会心怀一丝内疚之心的。

    而这个时候,如果要求一个副乡长的名额,那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在张民强看来,如果自己是县委孙书记,那肯定会一口答应王子君的要求,更何况,这个要求还不过份。对下级嘛,总归要敲两棍子给颗糖,现在王子君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也该是发个糖安慰一下情绪的时候了。

    “我相信县委一定会慎重考虑您的要求的。”作为一个老资格的组工干部,张民强说话还是很含蓄的。

    王子君点头一笑道:“我觉得也是,不过这个副乡长该给谁呢,我一时间也没有头绪,张书记,你是咱们乡抓组织的副书记,这个人选的事情,你考虑考虑,多操点心吧。”

    这个副乡长人选的事情,王子君居然交给了自己?一时间,张民强心思百转,感慨万千,他当然懂王书记这话的意思。

    王子君淡淡的笑着,对待敌人,要分化开打击。这张民强既然有心向自己靠拢,那就得好好的拉拢拉拢。对立面强大不要紧,对待他们最好的方法,就是分化开来,逐个击破,没有了共同的利益存在,他们的小圈子自然就土崩瓦解了。要不,中国哪来的那句古话一个人是条龙,三个人是条虫呢。

    “谢谢王书记对我的信任,我考虑考虑向给您随时汇报的。”张民强低头沉吟了瞬间,郑重的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但是一种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感觉,却在张民强的心里升腾开了。

    清晨的阳光照散了浓雾,给人一个今天是个好日子的感觉。在金黄色的阳光之下,身穿着各种各样服装的干部,从四面八方朝着那李寨村汇集而来。

    此时,一座气派的高台已经搭起,高台上特意购置的办公桌一字排开,每一张办公桌上,都摆着一瓶小巧玲珑的矿泉水。红色的地毯铺满了整个签约仪式的现场,让出席这次签约仪式的各方人员都陡增一种自豪之感。

    高台下,城关镇的干部已经用石灰将下方分成了五个大的方阵,有县直各单位,有各乡镇的兄弟单位,还有各个学校接到安排专门派来的中小学生。

    “学生们的手花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发下来?”洪建国看着整整齐齐站了数排的祖国的花朵,脸色阴沉得像是能拧下水来。

    “小吴已经去催了,一会儿就能够拿来。”城关镇的党委秘书此时脑门都开始冒汗了,他本来就对这洪建国有点惧怕,此时看他脸色不好看,更是不敢轻易触犯。

    洪建国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他点了点头,然后沉声的说道:“在这件事情上,我是怎么吩咐的?难道你都忘了了,所有的事情,都要在今天晚上之前全部完工,你呀你,关键时刻敢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出现任何漏洞,我都拿你的办公室试问,也追究你这个办公室主任的连带责任!”

    党委秘书像鸡啄食似的一个劲的点头,生怕洪建国真的在这件事情上和自己较起真儿来。

    “这件事情不是我要求的太严,而是它关系到咱们洪北县的大局,等一会如果孙书记问起我这件事情来,你让我怎么回答。”可能又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太重了,洪建国接着说道。

    党委秘书嘴中应和着,但是心中却是腹诽不已,心说还不是县里决定要将这个约让你来签,你怕丢了自己的面子。老子要是像你一般有个掌权的老子,哪里轮得着你来吆三喝四的瞎指挥?我操你娘的。

    “好了,你没事儿再去催催,务必在开始前的半小时全部到位。”洪建国说话之间,就要向其他方面走过去。作为现场的总指挥,实在是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调度、去安排了。 -/

    就在这时,一股浓浓的烟尘从远处滚滚而来,烟尘之中,有吉普车,有摩托车,但是更多的却是自行车。浩浩荡荡的队伍从远处进军而来,足足有上百人,像无数个点子跳荡着。

    “这是哪个单位的?”洪建国朝着远处不满的看了一眼,眉头紧锁,沉声的朝着党委秘书问道。

    “洪镇长,这是西河子乡的人。”党委秘书正在仔细观察,细细的打量了一番之后,就沉声的对洪建国汇报道。

    西河子乡?洪建国脸上陡然露出了一丝笑意,他轻轻一笑道:“既然是王书记来了,咱们去迎接迎接。”

    王子君的吉普车刚刚停下,洪建国就热情的迎了上来,此时的吉普车之内一共坐了五个人,除了王子君之外,还有赵连生、张民强、左运昌、李秋娜。要说起来,齐亚斌也很想挤在这辆吉普车里的,没想到那李秋娜抢先了一步,实在是挤不下了,只能把他给剩下了。

    李秋娜一上车,王子君就嘱咐她坐前排,嘴里还开了句玩笑,后排坐着的可都是男人,你一个女同志,重点照顾对象,前排就坐吧。李秋娜诚惶诚恐的感谢了一番领导的照顾,就坐上车了。

    看着前排就坐的李秋娜面若桃花,扭过头对第二排的领导们柔声的说笑着什么,齐亚斌心里就有些恼火,这女人,真是太他娘的喜欢卖骚了。本来,他对交通工具并不是太在意的,自己每天不是骑车来上班的吗?再说目的地离单位也并不算远,他宁愿被挤着也不想被排斥在外,这让他有一种被抛弃、被疏离、被冷落的感觉,要知道,那车里可是坐着一把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