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六章 玩到你心跳
    黄岩平的话一出口,作为洪北县的县委书记,孙良栋的脸上有了尴尬之色。黄书记绕过自己下命令,那就是对县委县政府的工作并不认同,也是对自己无声的敲打。

    他娘的钱学斌,都是你这老小子弄的好事,要不是你和王子君不和非整出这么一出,黄老板又何至于给自己难堪呢?心中在大骂钱学斌的同时,当即也赶紧随声附和道:“子君书记,你上来签字吧。”

    王子君对于两位书记的召唤,可不敢不听,此时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如果再扭扭捏捏,装作有意见的话,那就显得有些矫情了。因此,王子君很快就走到台上,朝着市县两级书记打招呼道:“黄书记好,孙书记好。”

    黄岩平看着这个脸色平静的年轻人,心里也有点佩服他的能耐,作为一个市委书记,他虽然不说,但是心中却清楚的很,弄了今天这么一个场面,肯定是洪北县的领导想分了王子君的功劳,只是,这赵总根本就不配合,和这个深藏不露的年轻人联袂上演了一出好戏,弄得这些县级领导争光不成丢了脸。

    这年头,从上到下都是把发展经济当作硬道理。这投资方没有官职不假,但是,人家的话却是宗旨,只要不是过份的要求,那就得以人家的投资意向为中心。你凭什么左右人家的合作意愿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人家就是表示不认你洪北县,洪北县的领导们虽然窝火,却也无可奈何。这跟有人爱吃山珍海味,有人却喜欢臭豆腐一个道理,这赵总就是不喜欢城关镇,偏偏相中了这个王子君。

    “王书记,赵总说和他谈定条件的是你,这个合约也只能和你们西河子乡来签,既然赵总这么说了,那这个合约你就签了吧。”黄岩平笑吟吟的看着王子君,沉声的说道。

    已经退下台的洪建国,看着高台之上的王子君,心里像是一嘴吞了二十五只小老鼠似的,百爪挠心。为了这个签约仪式,自己事必躬亲,愣是在这里盯了三天,光资金就花了接近十万,没想到,自己操心费力的把一切都准备好了,临到最后,倒成了给他王子君做了铺垫。

    心里迅速滚过一种深深的不甘,只是,此时市县两级领导都在这里坐着,他再怎么不甘,也只能和血吞了!

    洪建国万分失落的走下台,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这一招,王子君弄得太阴损了!

    他难受,钱学斌也很难受,这件事情是他最先提出来的,弄出这么一个大的乌龙来,且不论黄书记是不是追究,洪北县全体领导班子,都要向市委市政府背书。再加上孙良栋一向不喜欢自己,如果背书的话,那肯定会第一个先把自己给推出来。

    而一旦让黄书记知道了自己在这件事上起的作用,那他会怎么看自己呢?虽然自己在市里的靠山不是黄书记,但是要想进步,那就得过了黄书记那一关。

    钱学斌懊恼不已,洪安泽看着自己失魂落魄的儿子,心里更是大恸。他年纪已经快要过岗了,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但是儿子不一样,他承载着他太多的希望,现在儿子等于在万丈高楼之上失足,如果稳不住的话,可能会出大乱子了。

    刚才还对钱学斌感激不已,此时也是心生芥蒂,暗自腹诽道,如果不是你个老小子有这么一个提议,他娘的我能配合你做出这种事情么?

    不过此时,不管他们怎么懊恼,都不会有人注意他们,台上台下的目光,此时依旧汇集在王子君的身上。

    西河子乡的干部们,此时充满了得意,他们看向王子君的目光,更是充满了自豪。像是内心里所有的怨气都像雨过天晴一般,全都消散了。

    只认王书记,只认西河子乡,这两句话,让他们心里觉得由衷的骄傲。所有的西河子乡干部都紧紧的盯着王子君,等待着他们的王书记和赵总签约的那一刻。

    在所有人看来,王子君签约的事情,根本就是板上钉钉,虽然王子君在签约之前受了委屈,但是现在市委黄书记都已经开了口,别说你王子君只是一个乡党委书记了,就是县委书记,那你也得按黄书记的话执行。

    王子君看着满脸笑容的两位书记,沉默了片刻,突然冒出来一句:“黄书记,这个合约我不能签。”

    王子君的声音虽然不高,却好似一声惊雷,在签约仪式会场上石破天惊。不论是参加签约仪式的市里领导还是县级领导,此时一个个都是脸色大变,而作为王子君的直属上级,孙良栋的脸色,更是变得难看之极。

    弄出这么一出来,孙良栋已经做好了向黄书记背书的准备,现在倒好,王子君不签约,那岂不是架住他非往火炉上烤么?如此重要的一个项目,如果因为王子君不签约落到别的县里,那他孙良栋作为县委书记,将难逃干系。

    更严重的是,如果外商一看你背信弃义,一恼火索性直接走人了,那黄书记又岂能饶过自己?想想黄书记板起面孔训人的样子,孙良栋的身躯就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心里更是暗暗祈祷:王子君哪王子君,王书记,王小爷,你就不要再给我玩什么幺蛾子了,哥们儿把官职混到这个份儿上也不容易,眼下已经是自己打自己耳光了,你老人家还是见好就收吧。

    不过此时,他又不能开口,毕竟大老板还没有开口呢。

    孙良栋惴惴不安,黄岩平的心里也是涌起一股怒意。这怒意不但是对王子君,更是对洪北县委一般人。对王子君自然是觉得这个年轻人不识好歹,而对洪北县委,则是彻底的愤怒了。

    老子费尽千辛万苦拉来的投资,你们竟敢在这等大事上偷梁换柱,弄巧成拙把事情弄成了这个样子,他娘的,这下倒好,现在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这件事情了结之后,非得给你们好看!

    “王书记,为什么不能签哪?要知道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别说你们西河子乡,就是整个洪北县的人民群众,都对这件事情盼望不已啊。”不愧是市委书记,一下子就把这件事给上升到了政治的高度,那就是说,你王子君如果不签约的话,那你就是整个洪北县的罪人。

    王子君暗自感叹了一下市委黄书记的忽悠能力,心里却是早有准备。当下轻笑一声道:“黄书记,首先,我不是闹情绪,而是我的身份让我不能签这个约。黄书记您也知道这个协议是西河子乡政府和正虹财团签的,我虽然是书记,但是毕竟不是我们西河子乡政府的法定代表人,因此,这个合约,应该让赵乡长来签字了。”

    黄岩平听完王子君的话,这才恍然大悟,紧绷的脸上也露出来一丝笑意。原来这小子不是在闹情绪,而是为了这党政分开的事情。

    就在黄岩平点头的时候,孙良栋那颗紧紧揪住的心跳得更快了,这王子君已经说过了,他不是闹情绪,黄老板也笑了,但是,王子君不想签字时,黄老板的那番心理感受却是无法抹煞的。等事情过后,黄老一又该怎么算帐呢?

    随着黄书记的一句话,西河子乡乡长赵连生被请到了签约台的正中间,赵连生也没想到,这签约仪式的主角竟然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但是不论是市委黄书记的笑容还是县委孙书记的招手,都让他感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虽然让他签字,但是赵连生心里却是百味杂陈,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对于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心中一清二楚。尽管对自己老领导的作法,他有些抵触,但是此时,事情闹到这步田地,那就等于狠狠地搧了钱学斌的脸。

    而作为签约者,要说自己和这件事情绝无关系,鬼才相信,如果没有关系,王子君会白白把这么一个露脸的机会送给你?如果你不出力,王子君会把政绩送给你?这种事情说出去就算你再怎么标榜自己,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再反过来一想,就算签约人是自己,那又能如何呢?不论是县里还是市里的领导,都会把功劳记在王子君的身上。这得罩人的事,自己一个也少不了。在上台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看到了城关镇镇长洪建国那张阴沉的脸,几乎是想拿刀子剜了自己!

    得罪洪建国,他不怕,但是得罪了洪建国就等于得罪了洪建国身后的洪安泽,这才是他心里的纠结。

    心中虽然一阵发苦,但是脸上还不得不堆满了笑容,在这大喜的日子里,站在台上的市县乡三个党委书记满脸都是笑容,如果自己再苦着一张脸,那你是什么意思?这是摆给谁看呢?

    看着眼前笑吟吟的王子君,赵连生的心中越发的冰寒,这两个月的交手,让赵连生早已没有了对王子君的小觑之心,相反,他刻骨铭心的见识过,也记住了,这王书记喜欢一言不发,背后对你下手,在你浑然不觉的情况下将你置之于死地,当然,这阴狠毒辣的家伙也绝对不会对自己心存良善。

    就像今天,既充分的表现了自己的大度,又不动声色的把自己拉上当了替罪羊,这等卑鄙的手段真不是一般的阴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