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五章 从群众中来 到群众中去
    当盯守着汽车站的小兄弟告诉他王子君回来了的时候,魏晓金立刻驱车赶来了,他在半路上截住王子君,他就是想看看这小子听说周爱国下乡去的消息时,究竟是什么难堪的模样。

    王子君的车走的并不快,魏晓金立刻想到了前几天看的那部港台片,明星大腕发哥饰演的老大,带着一帮穿黑西装带墨镜的兄弟,径直冲着那飞奔而来的汽车义无反顾的迎了上去,那情形让他刻骨铭心,太难忘了,风流倜傥的发哥那手插裤兜的姿态,那刘海一甩的动作,实在是潇洒,够帅,太有范儿了!今天这场景,对他魏公子来说,实在是太像了!

    心里揣着对名星大腕的满腔崇拜,魏大公子下了车,风衣扣子解开,颇有风度的走了过来,只是,有一点让他魏大公子太遗憾了,这开车的司机不是安排好的演员,而是一不小心走了神的司机小曹。

    开始还风度翩翩的魏大公子,在汽车直冲而来的那一瞬间,只觉双腿发软,全然没有了先前的镇定自若,刚才那想要耍酷的心思,哆哆嗦嗦的全都剩了恐惧。对于疾驶而来的汽车,魏大公子吓得脸都白了,他可不想就这么一命呜呼了,他有个好爹,还有几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情人,这美好的生活还等着他去享受呢,他可不想当了短命鬼,倒霉在这车轮下。

    倒退,赶紧的倒退啊,好巧不巧,一个砖头,出现在了魏大公子后退的脚下,让魏大公子一个趔趄,摔了个四仰八叉,刚才的衣着光鲜变成了狼狈不堪。

    “王子君,你小子差点出车祸,你心里不满还是咋着!”看着从车上缓缓走出来的王子君,魏晓金气急败坏的嚷嚷道。

    小曹听到这个倒地的家伙居然认识王书记,态度却明显是找茬儿的,心里越发的忐忑。暗道,这次可能给王书记闯祸了!

    正当他惴惴不安的时候,却见王子君双手抱肩,像看动物园里的大猩猩似的,幸灾乐祸的说道:“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哇。我还真没见过哪个官二代故意碰瓷儿的,你魏晓金不要脸,你老爹还要面子哪!快回去吧,省得你家老子骂你这个没事找抽型的!”

    对于魏晓金,王子君根本就不想客气,对于这种无耻的家伙,既然脸皮已经撕破,又何苦顾忌这个哪个?倒不如索性豁出去了,给他整个比他本人更狠的。

    碰瓷儿?魏晓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毕竟这个词语在当年小车大多都坐在当权者的时代,还不太流行。而这一行当,也没有什么人做。

    魏晓金的迷茫,瞒不了王子君的眼眸,想到是怎么回事的王子君,却也懒得解释。

    “王子君,就算你的司机狗眼瞎了,这只是意外,我不跟你计较,我是来告诉你一声,我给你打的传呼你收到了没有?”魏晓金不耐烦的摆摆手,问王子君道。

    知道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王子君心中一阵的暗笑,表面上却装作波澜不惊,脸色平静的说道:“收到了。”

    “收到了?哈哈哈,那你知道周爱国现在多惨了,这煮熟的鸭子又飞了,不怪别人,都怪你关键时刻拔刀相助,帮了他一把啊!”魏晓金皮笑肉不笑的说完,双手轻轻地往天上一扬,一副把梦想放飞蓝天的模样。

    魏晓金眼睛盯着王子君,他想看看王子君该气成什么模样!很多人喜欢背地里做手脚,他魏公子偏不,明人不做暗事,他觉得偷偷摸摸下手有点掉价,那不是他魏公子的性格。这么多年了,别的不敢说,在洪北县,还没人敢故意跟他魏公子明目张胆的过不去呢,这王子君也太他娘的目中无人了,他就是想堂而皇之的警告一下王子君,在整个洪北县,得罪他魏晓金是什么下场!

    可是王子君依旧云淡风轻的模样,魏晓金觉得自己很受伤。看着神色坦然的王子君,忽然觉得心里像是落了一场冰雹似的,砸得他又冷又痛,好像自己的努力都是白费了一般。

    “多个朋友多条路,朋友多了路好走。王大书记,周爱国这会儿应该很庆幸啊,他庆幸认识了你,如果不是认识你王子君,他怎么可能在自己进步的当口,又蹭的一下滑到深渊里去了呢?能有今天这个位置坐,他应该对你万分感激才是,在你的影响力辐射之下,他周大队长终于到偏远的乡派出所里当指导员去了,共党不是有一条原则嘛,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基层的治安工作还是需要人才的嘛,啊?哈哈哈……”

    魏晓金得意的笑着,但是王子君神色依然不动,就好似没有听到魏晓金的取笑一般。

    “对了,忘了告诉你了王书记,那个派出所的所长,可是周爱国的老朋友,当年,因为犯了点小错误,被周爱国毫不客气的赶出了刑警队,这么多年呆在乡下无人问,对他周大队长,可是没齿难忘啊。现在好了,报恩的机会来了!”

    魏晓金说话之间,手很是夸张的在虚空之中一圈道:“在这么一个人的属下当差,王书记,您觉得周爱国是不是应该很快活啊?这都是蹭了你的福啊!”

    王子君的神色越加的冰冷,他轻轻地点了点头,转身朝着桑塔纳走了过去,在他看来,对这种小人浪费口舌,根本就是白费口舌,浪费唾沫。

    就在王子君拉车门之时,魏晓金已经跟了上来,他一把拦住王子君抓车门的手道:“王书记,知道现在县委正在忙什么吗?我告诉你,市委组织部来人了,他们是来宣布我爸的任命,恭喜我吧,我爸就要兼任政法委书记了。”

    政法委书记,那不但是全县政法系统的一哥,更是副县级,进常委。对于公安局长魏云龙来说,那简直就是跨过了一个大大的台阶。父贵子荣,一听自家老子又要升官,魏晓金的心情当然是十分愉悦的。

    老子的爹是公安局长,就能把你整得哭爹叫娘,没听说过嘛,天下警匪是一家,老子黑白两道都能混得游刃有余,以后,折腾你的机会多了去了!

    想到魏云龙的政法委书记,王子君的眼眸看向县委办的方向,脸上更是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意。

    县委会议室里,孙良栋等常委都笑吟吟的看着魏云龙,虽然还没有宣布,但是所有的人都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魏云龙正襟危坐,脸色淡然,但是右手的五个手指,却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这是他心情激动时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从正科到副县,虽然只是一个台阶,但是这一个台阶,很多人费尽一生,也是难以跨越的。

    孙良栋等人微笑的目光,他看的清清楚楚,他知道,这都是恭喜的目光,等以后,自己就可以和他们并驾齐驱了,以后的常委会上,大家群策群力共商洪北发展大计的会议上,他魏云龙也是举足轻重的一个角色了!

    “老魏啊,你小子今天中午可得请客,对了江园的位置我已经给你定下了,你准备付款就是了。”一张从笔记本之上撕下的纸条,传到了魏云龙的手中,看着那一个个大如斗的字,魏云龙就知道这是谁的纸条。

    牛万晨这家伙,现在是在向自己示好呢。魏云龙瞬间就明白了这纸条的主人是谁,目的和用意是什么。不过他依旧是正襟危坐,不给任何的回复。

    在众常委的漫长等待下,时间悄悄的过去了,三个中年人走进了会议室,其中一个稍微发福的中年人在空出来的主位之上一坐道:“孙书记,牛县长,部长本来说要亲自来的,因为省委临时有事,部长脱不开身,今天这个会议,就临时委托给我了。”

    听到中年人的话,魏云龙的心里就有了一丝不快,在体制内,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这干部任命,任职文件由正部长宣布,跟随便派来个副职来宣布,虽然内容是一样的,但是面子是不一样的。唉,好在事已至此,再失望也不能带在脸上,毕竟他魏云龙升任政法委书记还是重要的。

    “任命谢春来同志为洪北县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就好似平地响过一声惊雷,把魏云龙的眼珠子都快震出来了!他这政法委书记本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怎么到宣布任免文件时,又出岔子了?怎么回事呢?

    不但他被惊呆了,就是县委书记孙良栋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也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个模样。作为洪北县委的一把手,市委组织部长在对于这个政法委书记的人选,事先是跟他沟通过的,怎么临到最后,又阴差阳错,又换成另个一个人了呢?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魏云龙得罪人了,有人在整魏云龙,而且整得神不知鬼不觉。

    就在班子会一阵的沉寂之时,坐在微胖中年人旁边的中年人已经站了起来朝着众人点头。

    他就是谢春来。

    不管孙良栋等人如此的惊诧,但是他们还是在谢春来站起来时,一个个站起身来,热烈鼓掌,欢迎这位新任政法委书记的到来。

    魏云龙不愧是公安局长,神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看着被众常委热情包围的谢春来,他的心中满是不甘,但还是挤出了一丝的笑意。

    “查部长,宾馆里什么都准备好了,您多少天也不来我们洪北县一趟,今天可要好好的喝上一场。”孙良栋作为一个熟练的县委书记,知道火侯差不多了,热情洋溢的邀请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共进午餐。

    “良栋书记,早就听说你干工作雷厉风行,今天算是让我见识了。别急嘛,这个酒,我肯定是要喝的。但是,你也得等我把文件宣读完了不是?”查部长挥了挥胖胖的手掌,很有领导风范的对孙良栋大笑着。

    这位组织部副部长不说则已,这一说,一下子又把所有人的心给揪紧了,一个个神情诧异的看着笑吟吟的查部长,心中都打起了鼓。

    还没有宣布完?那岂不是说,接下来市委组织部这里还有领导职数的任命?可是这洪北县的领导班子已经满员了,要是再任命一个的话,岂不是意味着有人要调离了?

    调离,事前怎么没有一点风声呢?是谁,是升还是降?一个个问题,就好似风车一般在各个常委的交替涌动,孙良栋虽然觉得不会动自己,但是也惴惴不安。

    查部长作为一名熟练的组工干部,当然知道这些在坐的都在想什么。虽然很是享受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但是,箭在弦上,他也不能使劲绷着故意不发了。

    “哈哈哈,各位不用担心,这件事不该我宣布。”说话之间,他朝着旁边另外一个中年人道:“吴科长,这个事情你来宣布吧。”

    “好的,查部长。”那中年人也没有谦虚,朝着查部长道了声谢,就从自己的包中拿了一份文件。

    “各位,这位是市公安局人事科的吴科长。”查部长说话之间,主动为那吴科长介绍道。

    市公安局的人事科长?按体制内的规矩,不该在这里出现哪,尽管这公安系统自成体系,但是涉及到人事任免的问题,好像也得征求一下县里的意见才是啊。

    众常委心中虽然充满了疑惑,但是那忐忑的心,却放了下来,市公安局就算是再有人事任命,对于他们来说也算不了什么,毕竟市公安局管不了他们。

    “孙书记,我来的时候,窦书记说已经和您沟通好了,请咱们洪北县县委组织部在我局这个文件下发了之后,接着再行一个文。”吴科长并没有一开始就宣读,而是轻声的朝着孙良栋说道。

    窦书记是谁,孙良栋自然清楚,想到前两天窦明乐亲自给自己打电话说想要提拔个人的事情,孙良栋赶忙点头道:“嗯,这件事情我已经和窦书记沟通好了,吴科长您先宣布,等散会了,我就安排下去,县委组织部接着就会下文的。”

    孙良栋说的虽然好听,但是心里多少有点不痛快,心说窦明乐的手伸的也太长了,但是作为一个县委书记,凡事得多方面考虑,他总不致于因为这个问题,跟一个市委常委斤斤计较,得罪了他吧?

    “任命周爱国同志为洪北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吴科长的文件宣读得简短明了,却掷地有声,就像一记重锤,狠狠地敲在魏云龙的头上,此时的他,终于意识到是哪里出问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