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八章 当官不为民作主 不如回家卖红薯
    钱大少给赵连生带来的折磨,可远远不止是牙疼这么简单,在一次次的电话催促无果之后,钱学斌书记的那辆桑塔纳就停在了乡政府的大院里,不过,这一次从车上下来的不是钱书记本人,而是钱大少。

    就算赵连生一千个不愿意,再想躲避也是来不及了,只好被钱大少万分尴尬的堵个了正着。

    “赵哥,看不出,你真是会享受生活啊。”钱大少在赵连生办公桌上一坐,戏谑的调侃道。

    赵连生虽然心中很是厌烦,但是毕竟是老辣独到的体制中人,知道这钱大少来者不善,赶紧堆出一张笑脸,谦虚道:“哎呀呀,兄弟啊,快别笑话你赵哥了!我这两眼一睁,忙到熄灯,是头骡子也早都累死了,从哪儿来的悠闲哟!”

    “唉,赵哥啊,我家老爷子经常批评我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他可是非常看不惯我这种生活态度的。你这话可千万别让我家老爷子听见了,他非揍我不可!你说,你是不是该帮帮兄弟,也让我干出点露脸的活儿来呢?”

    看着装模作样的钱大少,赵连生心中暗道,我的个天呐,就凭你这二大爷四处招遥过市的态度估计没人喜欢,不过嘴上却道:“这个……时代前进人前进,人的思想也在换代更新,钱书记看不惯兄弟,那纯粹是代沟的问题,对,就是代沟的问题。”

    “赵哥果然有文化,怪不得,我家老爷子说过些时候要把你放在书记的位置上出大力呢。为了给你赵哥庆祝,我特意给你弄了一台大彩电,已经送到你家里了!”钱大少说的云淡风轻,但是坐在赵连生办公桌上的屁股,又往上挪了挪,眼里带了一丝笑意看着赵连生。

    见钱大少如此傲慢无礼,一股怒意从赵连生心头直升而起,但是这股怒意在升起的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钱大少,他可得罪不起。

    只是,那送到他家里的彩电,无异于一颗定时炸弹,让他心神不宁。正当他准备开口推脱之时,钱大少一下子从桌子上蹦下来道:“赵哥,兄弟我凡事给你捧场,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说话之间,钱大少转身就朝着赵连生办公室之外走去。

    此时的赵连生,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项工程他从心里不愿意交给钱大少,毕竟王子君一双犀利的眼神在那里虎视眈眈的盯着看呢。一旦查出来点问题,别说是钱大少了,就是自己吃不了也得兜着走啊。

    但是,得罪了钱大少的后果,想想都让赵连生心寒。眼见钱大少要走了,快步就追了出去。

    等两人出门之时,却见王子君正站在钱学斌的车外淡淡的微笑着,那钱大少对于王子君没什么印象,心里正觉不爽,一看有人像盯苍蝇似的盯着自己的车看,厉声的喝问道:“看什么看,给我一边去!”

    王子君没有说话,只是不无鄙夷的看了钱大少一眼,然后向不远处的门卫招了招手,吩咐道:“这是县委钱书记的爱车,你可千万给我看好了,回头等钱书记来了没了座驾,我拿你试问!”说话之间,王子君转身就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钱大少看着踱着方步离开的王子君,心里很纳闷这个半路上冒出来的家伙应该是个人物,不过一向骄横惯了的他,哪里会把什么人放在眼里,冷笑一声,拿起钥匙就朝那桑塔纳的车门走了过去。

    “同志,你不能接近这辆车。”门卫是个二十多岁的退伍军人,对一把手的吩咐当然不敢马虎,根本就不准钱大少靠近这车。

    “你他娘的给我让开,这辆车就是我开来的。”钱大少怒了,大声的朝着门卫喝道。

    “同志,你是县委钱书记?刚才王书记也说了,这辆车是钱书记的,丢了我可担负不起这个责任。”门卫丝毫不肯让步。

    钱大少不由得勃然大怒,恶向胆边生,挥起拳头就想动手,不过,当他看见这门卫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再加上比他壮实一倍的块头,最终还是选择了赵连生。

    “赵乡长,你的人不让我的车走。”钱大少扭过头,朝着赵连生大声的喝道。

    赵连生早就看到了这一幕,王子君的小手段,让他觉得无比痛快。这些天来,他快要被钱大少折腾神经了,现在看到有人整钱大少,他心里只觉有种快感。

    听到钱大少求助的声音,赵连生沉吟了一下道:“卫华,这辆车的确是他开过来的,让他开走吧!”

    赵连生压低了声音,好让自己的话很有威势。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门卫当兵的时候就是一根筋,已经听到了书记吩咐的他,在沉吟了瞬间之后,却吞吞吐吐的道:“赵乡长,您看这件事情,是不是请示一下王书记。”

    赵连生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碰了这么一个钉子,刚要发火,心中念头陡然一动却对钱大少道:“钱少,刚才那个人就是王子君,他是书记,您看……”

    “他就是王子君?”钱大少的眼睛立刻瞪大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比他还小的人,居然就是那个经常让自家老爷子吃瘪的王子君。

    “嗯,那就是王书记,钱少,那件事情虽然看上去我能够做主,但是实际上……”赵连生的话还没有说完,钱大少的手掌一挥道:“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说话之间,他就快步走向了王子君的办公室,轻轻地敲了敲门道:“王书记,刚才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请王书记海涵。”说话之间,钱大少就将自己的来历给报上。

    王子君早就猜出来这家伙是谁了,听到他如此谦逊的介绍,也哈哈大笑道:“这真是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钱少是跟着钱书记一起来的。”

    “不是,我只是借了借老爹的车,王书记,谢谢你派人给我看车,我这是专程来感谢的。”

    “不用不用,我是怕谁不小心碰了钱书记的车,钱少您可以不在乎,但是我却不能不注意。”

    两人说话之间,就握手告别了,很是有一副依依惜别的模样,这钱大少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对自己老爹搞不定的人坚决不招惹,而王子君,就是洪北县之中他老爹搞不定的几个人之一。

    赵连生看着这一次小小的犹如浪花一般不起眼的冲突,心中的黯然之色更多了几分,自己和王子君的差距,越拉越大了。

    看着钱大少飞驰而去的汽车,一股不服输的念头,在赵连生的心头升起,他一咬牙,一个决定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心头。

    “王书记,县委组织部问咱们副乡长是不是已经有定论了,如果确定下来,就赶紧上报了。”张民强站在王子君的办公桌前,轻声的请示道。

    对于这个年轻的书记,张民强此时真是一肚子的感激和尊重,不是为了别的,就冲着人家能把这个副乡长的任命权,不显山不露水的放到自己手里了。这王书记刚来的时候,自己可是坚决跟赵连生站在一派的。要知道,县里对此事可是早就有了定论,这副乡长一定要由县里下派,没想到,人家王书记不计前嫌,硬是把这个副乡长的任命权争取过来,放给他张民强了。

    对于副乡长这个位置,王子君也考虑过不少,可是他毕竟来的时间太短,还没有自己的势力,卓长伟虽然够忠诚,资历毕竟有点短,这才提了财政所长没几天,屁股底下还没暖热呢,再提拔个副乡长,明显难以服众。

    沉吟了瞬间,王子君抬起头,突然道:“民强,你是抓组织的组工副书记,这件事情你先提个意见,让李委员拟定两个人选吧。”

    张民强本来平静无比的面容,此时不觉一颤,他没想到王子君在如此敏感的问题上,居然对自己如此的简政放权,要知道,乡里的人事权,每一任书记都是紧紧的攥在手心里的,更别说这个提个副乡长这样的好事了。

    “王书记,这样不太合适吧?”沉吟了瞬间,张民强还是委婉的拒绝道。

    “哪里不合适,你当组工干部多年了,应该具备这样一双慧眼,适当的时候,你得替我分忧解难,好了,张书记,就这么办吧。”王子君挥了挥手,越来越熟悉书记这个职位的,作为一把手,将权利完全集中在手里,也不是一件好事,既要有掌控全局的派头,又要有调动手下积极干事的能力。毕竟是一起共事的,适当的时候,也得不经意的掉几个甜枣核,让他们尝点甜头。

    “王书记,不好了,后屯村的村民将正虹集团的人给围了。”杜晓曼一下子推开门闯了进来,气喘吁吁的对王子君汇报道。

    不过此时,不论是王子君还是张民强,都没有时间理会杜晓曼的失礼,两人目光对视之间,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担忧之意。

    正虹集团的粮油加工项目,那可是全市上下关注的重点工程,如果要是出了事情的话,作为第一责任人,他王子君那是吃不了兜着走。

    稍微沉吟了瞬间,王子君就恢复了平静,他朝着张民强看了一眼道:“张书记,咱们几个去看看,晓曼,你通知派出所,让他们立刻派人去维持秩序。”

    说话之间,王子君就匆匆的朝着吉普车走了过去,张民强也紧跟其后。这两天乡长赵连生出去开会,一切事情,都压在了王子君这个书记的身上。

    在正虹集团投资的粮油深加工项目中,西河子乡榨油厂的地明显是不够的,为了尽快把这个项目落实到位,西河子乡和正虹集团经历了几次谈判之后,决定扩地一百亩,建设现代化榨油厂房。

    对于这个项目,因为投资大,在征地手续上,办理的倒挺顺利。

    在征地过程中,正虹集团给出的赔偿还算不错,眼见就要接近尾声了,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了差错。

    正虹集团的投资要是被耽误了,别说是乡里,就是县里也担当不起,市委书记黄岩平可是早已向省里进行了汇报,承诺明年年初,一定将厂房建设好的。

    小曹也知道王子君急,吉普车开得好似一溜烟一般,一会功夫儿,就来到了后屯村。

    此时在后屯村的征地现场,水泄不通围的满满的都是人。在看到吉普车到来的瞬间,这些人叫得更起劲了。

    “王书记来了,大家让一让。”小曹在王子君走出车门的时候,大声的朝着四周喊道。

    “王书记,你来的正好,我正想问问你呢,你到底当的是我们老百姓的书记,还是这些资本家的书记?”一个响亮的粗嗓门,在王子君走进人群中的时候,厉声的质问道。

    他的这番质问,立刻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就听有人接着附和道:“大哥说的不错,我们倒要问问,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你让他们收了我们的地,让我们怎么活啊?喝西北风去啊!”

    顺着这乱糟糟的声音,王子君就看到在人群的正中心,五个彪形大汉一字排开,大声的嚷嚷着,这五个大汉都是三十多岁,黝黑的脸上,带着一丝野蛮之气。

    土地所得所长赵德旺一见王子君,就像受了委屈的孩子见了亲娘一般,赶紧迎了上来,在他身后,正虹集团派来的几个代表,此时一个个都是满头大汗。

    “孟大虎,你这是想干什么?”张民强在西河子乡工作了十几年,对于乡里人大部分都很是熟络,此时一见这寻衅滋事的,就大声的冲着那人喊道。

    “张书记,我不跟你说话,你不是一把手,你不当家儿。王书记,我就想问一问,你是不是人民公仆?是不是老百姓的父母官?你说说,你把自家的二亩地卖给资本家了,你爹娘会不会说你是败家子?”那孟大虎说话之间,又朝着身后道:“大家伙告诉王书记,土地是不是咱们的生命线?没吃没喝的有法儿活?”

    看热闹的村民对于这孟大虎的起哄,一个个冷眼旁观,而他身旁的那四个人,也赶紧随声附和道。

    王子君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忐忑的心顿时放下了不少,看来,阻拦征地的并不是后屯村的全部村民,而是这五个人。没有理会这五个人的嚷嚷,王子君将目光落在了张民强的身上。

    “王书记,这五个人是后屯村的孟家兄弟,有个匪号叫做孟家五虎,在后屯村里无人敢招惹。”张民强看着孟家五虎,小声的对王子君耳语道。

    孟家五虎?王子君的眉头不由得一皱。他朝着张民强点了点头道:“你先去和他们谈谈,我了解一下怎么回事。”

    土地所长赵德旺四十多岁,被围在这里大半天了,脸色有些不好,见一把手冲他招手,赶紧跑过来道:“王书记,这孟家五虎前天来谈,说要承包正虹集团建设的所有土石方,要价几乎比市场价格高了一倍,正虹集团考虑成本投入,当然不答应。目前所征的土地,有他们兄弟两亩,因此,他们就以这个要挟正虹集团,要求每亩地赔偿一百万,不然,天王老子来了也休想征他们的地!”

    一亩地一百万亩?真是狮子大张口啊。知道这五个人的目的,王子君心里冷哼一声,看着正苦口婆心的跟孟家五虎讲道理的张民强,脸色变幻之间,就招招手道:“咱们回去吧!”

    张民强正被孟大虎的怪话说的气愤不已,此时听到王子君说走,心中虽然不甘,却也不愿意留在这里。

    “王书记,你不能走,这件事情你不解决,你就别想走。”孟大虎看到王子君要走,一下子拦住了王子君的去路。

    “解决这件事,孟大虎,你不是说不能征你们家的地么?那好,我不能让你们喝西北风去,我不征了。”王子君说话之间,转身朝着乡政府和正虹集团的代表道:“咱们走。”

    孟大虎本来铆足了劲和王子君抗衡到底,此时听王子君这么一说,立刻就有点束手无策了。看着王子君等人漫不经心的走开了,突然朗声大笑道:“我当来了个什么书记呢,原来是一个软蛋脓包啊。”

    他粗糙的怒骂,刹那间,引起了一阵大笑之声。孟大虎并没有压低声音,因此他的话语,也传到了所有的乡干部耳中,小曹自认为是书记的心腹,此时一听孟大虎竟敢侮辱王子君,脸上就留露出了一丝怒色。

    “王书记,我去收拾收拾他。”小曹说话之间,转身就要朝着孟大虎走去。

    “小曹,算了,这件事情回去再说。”不管这小曹的表现是真是假,王子君还是一把将他拉住道。

    只用了十多分钟,一班人就回到了乡政府,王子君让赵德旺带着正虹集团的一干人去休息,而他则和张民强等人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还没有刚刚坐下,派出所长赵子跃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王书记,我刚刚带人去办案了,您让办公室通知的时候,离的有点远。”

    赵子跃一脸接受批评摸样的低下了头,仿佛他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般。

    王子君轻轻的看了赵子跃一眼道:“嗯,办案的事重于泰山,你该忙忙去吧,事情已经结束了。”

    赵子跃没想到王子君根本就不问他办什么狗屁案子借故不到,这让他准备了一路的台词都用不上了。尴尬的点点头,就快步走出去了。

    张民强等赵子跃走得远了,这才小声的说道:“王书记,这是不是太巧了。”

    王子君点了点头,刚要说话,电话铃声突然间大作。还没等王子君把电话拿稳,就听话筒里县委书记孙良栋大声的训斥道:“王子君,你是怎么搞的?这么小的一件事情你都搞不定,我告诉你,招商引资,那是一项系统工程,你得顾全大局,通盘考虑,连征地都费这么大的劲,谁还敢来投资了?再出现这样的乱子,我建议组织部门换人处理!”

    孙良栋说的当然是气话,但是这顿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通喝骂,谁听了也不会高兴。王子君静静地听着孙书记的训斥,不辩解,也不说话,等孙良栋发泄完了,这才掷地有声的保证道:“孙书记,您放心,粮油加工项目绝对会按时动工。”

    当王子君放下电话,张民强就发现这位书记的笑容越加的灿烂,张民强和王子君共事的时间不长,但是,对他的性格却也有一定的了解,从王子君的表情上,张民强揣磨着,这次,王书记是动了真怒了!

    “王书记,这件事情有蹊跷啊!”张民强沉吟了一下,轻声的提醒道。

    “当然有蹊跷,要是没有蹊跷的话,你说怎么会如此快的传到孙书记的耳朵里?不,听孙书记的口气,应该是传到了市委黄书记的耳朵里了,要不是在黄书记面前挨了训,估计依着孙书记这个人的风格,是不该发这么大的火的。”

    王子君一边说话,一边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

    “王书记,这孟家五虎就是无理取闹,我看不如动用派出所,干脆对他们采取行动吧。”张民强沉吟了瞬间,朝着王子君说道。

    “采取行动?”王子君沉吟了瞬间,点了点头道:“是该采取行动,但是公安嘛,似乎有点不太合适。”

    在西河子乡东有一个小饭店,主要以做野味为主,虽然店小,但是因为做的实惠,倒也有不少人来光顾生意。

    此时,在小店唯一的一个单间里,六个人团团而坐。油腻的大圆桌之上,鸡鸭鱼肉摆了一大桌,中间一个犹如脸盆大笑的大瓷盆之中更是放着一只清炖的野山鸡。

    “赵老大,这杯我敬你。”孟大虎用袖子擦了擦自己油哄哄的嘴巴,大声的朝着坐在正中间的赵子跃道。

    赵子跃心安理得的坐在主位上,见孟大虎敬酒,心里虽然有点看不起孟大虎,但还是轻轻地端起酒杯道:“大虎,来,咱弟兄俩把这杯酒干了!”

    正低头吃菜的其他四兄弟,听了赵子跃的提议之后,也赶紧端起来酒杯。对于他们混生活的五兄弟来说,赵子跃的话,那几乎相当于圣旨的。

    “赵老大,今天真痛快,那小书记也没什么能耐!只要你赵老大开口了,那就请等着看好了,我们弟兄几个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孟大虎说话之间,一筷子将那野山鸡的鸡腿夹下来大口大口的咀嚼了起来。

    对于这等鲁莽之人,赵子跃从心眼儿里看不起他们,但是,这等人也有一个好处,只要觉得跟你对脾气了,那真是仗义得很,连心窝子都肯掏给你,眼下,正是他赵子跃替赵大哥出力的关键时候,他得好好利用一下孟家兄弟,既能给王子君上点眼药,还得保证不能太出格。

    将自己的酒碗端起来,赵子跃淡淡的说道:“大虎,这件事情你们一定要把握好,不要先动手,我提醒兄弟几个一下,只要你们不动手,他们就拿你们束手无策。”

    “赵大哥,你尽管放心好了,我们悠着呢,虽然我们兄弟都喜欢和人动拳头,但是有些事,不是靠武力能解决得了的,弄不好,还会吃个哑巴亏呢。这一点,弟兄们还是懂的。”一直闷头吃饭的孟二虎,抬起头来,一本正经的说道。

    “二虎说得对,就应该这么做,这些天姓王的也太出风头了,也该是让他知道知道咱们西河子乡究竟该是谁说了算了。”赵子跃说话之间,就将自己的酒杯往桌子上一顿。

    “不错,就应该让那小子知道得罪老大您的下场。”孟家五兄弟听到赵子跃如此说,一个个也跟着随声附和。

    推杯换盏之间,孟家五虎一个个吃的酒足饭饱,在赵子跃坚持付了帐之后,孟家五兄弟更是将这位派出所长当成了自家兄长,热情的邀请赵所长没事多到家里坐坐。

    等五兄弟走远,赵子跃也悠闲的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过去,走了将近一里地之后,赵子跃缓缓的站住了,而就在这时,一辆警车,缓缓的开了过来。

    “子跃,怎么样?”驾驶座上,赵连生的脸露了出来。

    “大哥,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孟家五虎那里,我已经交待好了!”赵子跃上了车,往后座之上轻轻地一躺,淡淡的说道。

    “嗯,这就好,你告诉这几个家伙,可着劲儿闹,往大里闹,越是鸡犬不宁对咱们越有利!”赵连生恨恨的说道,脸上再不见了先前的颓废之色。

    赵子跃点了点头道:“大哥,发生了这种事情,不论王子君愿不愿意,我觉得他都会动用派出所的,到时候咱们怎么办?” -/

    对于孟家兄弟,赵子跃清楚的很,别看他们现在将胸脯拍得山响,只要把他们抓进局里,那立马就成一堆软骨头了,经不起三吓两吓,就有可能把策划人供出来了,到时候落得个偷鸡不成蚀把米,那可就麻烦了。

    “动用你们抓人,那才好呢,如果他敢这么做,我才高兴呢。”赵连生说话之间,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名片递给了赵子跃:“看看这是什么?”

    “都市报记者陈云帆。”轻轻地念着这几个字,看着这名片下方印的一溜电话号码和传呼,赵子跃立刻明白了赵连生的用意,由衷的感叹道:“大哥,这手用得好,我此时倒是盼着这姓王的能上了这个当,我就是豁出去这个所长不当,也得让他掉层皮!”

    “那倒不用,我们不能作无谓的牺牲。子跃,这里的事情你继续盯着,我还得去学习几天。”赵连生说话之间,轻轻地拍了拍赵子跃的肩膀,一副兄弟情深的模样。

    赵子跃不是傻子,心里当然知道赵连生的心思。无奈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了重新站队的可能,只能一条道走到底了。

    “相信等我回来的时候,西河子乡将会改天换地了!”赵连生开着车,不由得唱起了重整江山待后生的戏。

    在后屯村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乡里,一些敏感的人甚至意识到,一场暴风雨就要刮起来了,乡政府的氛围突然间变得凝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