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一章 狗改不了吃屎 猫改不了偷腥
    “孟支书,你说孟家兄弟同意征地了?”王子君拿着电话,脸上带了一丝压抑不住的喜色,语气却有些淡淡的。

    “嗯,孟支书啊,你看,当初招工方案定好的时候,他们不好好配合,非得整这一出,殊不知人家别的村里还主动要求征他们的地呢。这下好了,因为这个招工人数问题,我还得安排民强书记和加成乡长再做做其他村的工作。”

    王子君的这番话虽然不是批评,但也听得孟支书一阵脸红。“王书记,你看,都怪我开始工作力度不够,给乡里添麻烦了!”王子君听着孟支书说话吞吞吐吐的,嘿嘿一笑,嘴里又安抚道:“没事儿,我没有追究你工作态度的意思,你是老党员了,这点思想觉悟还是有的。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啊!”

    孟支书唯唯诺诺的答应着,抹抹额头上的汗,心里算是踏实了许多。不管怎么说,这招工指标没有让别的村里给争跑,这就算是个好的结果。

    “什么?在村里抓到一个行踪可疑的人?他说他是记者,看他的记者证了么?”王子君的眉头,本能的就是一皱,他虽然不怕记者,但是这事情出得有些蹊跷了,一个记者怎么会跑到后屯村里呢?

    结束了和孟支书的通话,王子君猛的意识到,这记者突然暗访很有可能是某些人有预谋的!西河子乡简直是一个穷得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上次的粮油加工项目签约仪式上,县委亲自给各大新闻媒体打了招呼,宣传部又是接车又是接送,才招来几个记者,这后屯村里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冒出来个记者呢?而且,恰恰是孟家兄弟为占地补偿闹得正凶的时候。

    按照乡里以往的工作经验,这种事情一般都会强制解决的,发生冲突也是不可避免的。每遇拆迁或者占地补偿,乡里有句口头禅:防火防盗防记者。如果这点行政行为被记者捅出去了,能摆平了还好说,摆不平就是掉官帽子受处分的事了。

    心中念头翻滚之间,王子君就一个电话打到了派出所。还没五分钟时间,派出所长赵子跃就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王书记,你找我?”赵子跃表现的很是恭敬,站着向王子君问好。

    “嗯,赵所长这些天挺忙啊?”王子君挥手示意赵子跃坐下,这才淡淡的开口道。

    赵子跃心中虽然有事,但也是多年的老油条了,王子君这么一问,他不假思索的就叫苦不迭:“王书记,没办法呀。咱这派出所麻雀虽小,可也是五脏俱全哪。这些天我这腿儿都跑细了。一边抓治安,一边抓严打,还有去年的一起命案,上边要求得严了,命案必破,已是市局督办案件。说实话王书记,我连个喘气的功夫都没有哇!”

    “嗯,乡派出所肩负着一方安全,子跃,你肩头的担子很重啊!”对于赵子跃这番诉苦,王子君心中明镜儿似的,你的言外之意不就是想说,你为什么来我这里次数少么?丁是丁,卯是卯,解释这一堆屁话,有什么用呢。

    “王书记,您放心,就算再忙,只要咱乡里有需要,招呼我一声,我也会随叫随到的!”赵子跃满脸笑容的看着王子君,一本正经的保证道。

    “嗯,这就好。”王子君点了点头,随口安排道:“你准备一下,咱们去后屯村一趟。”

    去后屯村?莫非王子君走投无路,准备动用派出所的力量对孟家兄弟的地实施强制征用了?这些天,赵子跃为了避嫌,小心的躲着乡里面的人,从来不打听乡里的事情,尽管知道王子君给后屯村开了会,却并不知道开会的内容。

    对于这个会,他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在他看来乡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王子君要是不给后屯村的干部开会那才不正常呢。

    “好的,王书记,我这就去招呼人。”赵子跃说话之间,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喜悦。

    赵子跃的眉头一舒一皱,这一丁点细微的变化,被王子君看了个正着,心里本来就有点怀疑的王子君,对自己的猜测,更断定了几分。

    “你先下去吧。”王子君挥了挥手,示意赵子跃先去安排了,而他自己,却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双手轻轻地揉了揉眉头。

    王子君这副模样落在赵子跃的眼里,让他心里涌起一股快意,那就是眼下这个年轻的书记很疲惫。而为什么疲惫,那当然是因为后屯村的麻烦事了。

    “这件事情一过,你就不用疲惫了!”心中念头闪动的赵子跃快步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

    回到派出所,赵子跃就将自己的心腹,也就是联防队员的胡大发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胡大发二十多岁,以往乃是西河子乡附近的街头痞子,后来派出所招联防队员,被赵子跃招安了。

    “赵所长。”胡大发虽然在外边虽然横行霸道惯了,但是在赵子跃的面前,却是小心谨慎的很。一来到赵子跃的办公室,就恭恭敬敬的打招呼。

    “来了?杵那儿站着当电线杆啊,我能吃了你啊?”赵子跃把眼一瞪,嘴里不三不四的骂着,胡大发咧嘴笑着,搓搓手,“您找我有事么?”

    人活天地间,有些事情,似乎毫无道理可讲。有的人好声好气的说了,他觉得生分;有的人二话不说,上去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乱骂,他却服服帖帖,心里觉得你是向着他。这胡大发跟赵子跃就是这种关系。

    看到赵子跃的水杯空了,胡大发赶紧续满了水,赵子跃站起身来,拿了个一次性的水杯,接了一杯放在胡大发跟前。胡大发一见赵子跃亲自给自己倒水,一下子慌了手脚,嘴里诚惶诚恐的接过来道:“赵所长,这倒水的事,还是我自己来吧,我可不敢劳驾您哪!”

    如果是以往,赵子跃肯定会顺水推舟,这等细节当然不会管它,但是现在么,赵子跃还是不由分说的硬是坚持把水接过来了。

    胡大发见赵子跃一反常态,对自己如此的客气,心里打鼓似的充满了忐忑,他宁肯让赵子跃指着鼻子骂几句,跺几脚,也不想让他这般的供着,只觉浑身像是爬满了蠕动着的小虫似的,痒得难受,偏偏又抓不住,挠不着。

    胡大发不傻,他知道这赵子跃的性格。领导对你客气,那不见得是好事,甚至有可能是想拿你开刀的前兆。想到赵子跃以往对自己高高在上的样子,再想想现在的情形,胡大发的心里真像是挂了十五个吊桶似的,七上八下。

    这莫非是想要处理自己?这是哪件事情没有处理好传到了赵所长的耳朵里了呢,敲后街小寡妇的门,还是硬要了王老五二百块钱?一个个念头在胡大发的脑子里不断翻转,心中有鬼的他,只觉头皮发麻,汗珠子都快下来了。

    “赵所长,我错了。”牙一咬的胡大发,瞬间做出了决定,在赵所长跟前掖着藏着,就跟不信任他似的,赶紧都坦白了吧,也好争取一个宽大处理。

    对于胡大发是什么人,赵子跃心里清楚的很,此时听他这么一说,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正好有事情要安排给胡大发,心里暗笑,我还没咋呼,你小子就上套了,真他娘的是个脓包啊。

    “你还知道错了啊?”一言不发的看了胡大发一眼,赵子跃脸色阴沉的问道。

    “赵所长,我不该敲小寡妇的门儿,我干出这种事,实在是,实在是憋不住了……”胡大发抬头看了赵子跃一眼,又赶紧把头低下了,像一个作检讨的小孩似的。

    晕,这小子居然跟后街的小寡妇有一腿,心中虽然暗骂这家伙四处沾花惹草,但是嘴里赵子跃却嘿嘿一笑道:“就这点破事么?”

    “我还不该勒索人家的钱。”胡大发虽然是老油子,但是面对赵子跃这种知根知底的人,心中还是免不了发怵,一害怕之下,一连招了好几件事情。

    赵子跃没有兴趣再问下去了,但是,站在他面前的胡大发就像一个斗败的公鸡一般,低着头等着处理。

    “大发啊,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狗改不了吃屎,猫改不了偷腥啊。就冲着你干的这些破事,早都把派出所的人给丢够了,开除你两次也够了。”赵子跃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对胡大发火冒三丈。

    胡大发大气也不敢出一下,赵子跃在胡大发面前踱来踱去的转悠了几圈,一屁股坐下了,又给胡大发扔了一根红塔山。

    恭恭敬敬的接过烟,胡大发在赵子跃打火机打着之前,赶紧上前一步把自己的火点着了,凑到赵子跃跟前,恭恭敬敬的点着烟,然后一拍胡大发的肩膀道:“你干的这些破事,大家都知道了,估计有一点,你是不知道的。你知道你为什么还能穿着这身警皮在这里晃悠么?”

    “我知道我知道,这都是赵所长您提携我!您是一棵大树,在上边罩着我!”胡大发恭敬的朝着赵子跃道。

    “嗯,大发,你觉得干联防怎么样?”赵子跃吸了一口烟,淡淡的说道。

    “不错,很好,赵所长,我觉得很好。”胡大发听赵子跃这么一说,立刻就有点急了,虽然他不是正式民警,但是这一个月下来,该吃吃,该拿拿,卡卡要要,却也比普通的乡干部入账还多,要让他放弃这个威风的职业,他可不愿意。

    “看你那点出息,难道你就不想成为正式的民警么?”赵子跃轻轻的弹了一下手里的烟灰,漫不经心的问道。

    什么什么,正式民警?说实话,胡大发觉得自己虽然也可以吆三喝四的,但是,在正式民警面前,胡大发对自己的身份还是有些自卑的。就说那刚刚毕业的小毛孩子,在自己面前也是高高在上的,哼,不就是有个正式干警的身份吗?胡大发心里看不过,却也知道赵子跃说这话的份量。

    “你不想么?”就好似一个诱惑人的恶魔,赵子跃再次淡淡的问道。

    “想,我怎么会不想呢。”胡大发结结巴巴的说道。他双眼看着赵子跃,两眼都发直了:“赵所长,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只要我胡大发能办到的,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在所不惜。”

    “看看,你是为民除害的公安,除暴安良,保一方平安的,你去上刀山下油锅干什么?那都是土匪痞子们干的。犯法的事情,我也不用你去做,我只要你做一件小事,等一会儿咱们所里要随王书记去后屯村,王书记的意思是杀一儆百,你见到要对付的对象就给我动手,使劲的给我治了!”赵子跃将手中的烟卷狠狠地在烟灰缸里一摁道。

    动手打人,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胡大发一拍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证道:“赵所长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对了,打成什么标准?”

    “半死不活吧。”赵子跃嘿嘿一笑,然后接着道:“最主要的是你要冲着他的脸打,你明白么?”

    “所长您放心,这种事情,我熟。”胡大发一拍胸脯,满是得意的说道。

    “好,你去把孙副所长叫来,就说我叫他。”安排好了一切的赵子跃,淡淡一笑,朝着胡大发挥手道。

    随着胡大发的离开,只用了片刻时间,派出所的副所长就走了进来,赵子跃以不容置疑的口气朝着这位副所长吩咐,让他带队和乡里一起去后屯村,他还要去县里开会呢。

    十分钟之后,派出所有三名公安,五名联防组成的队伍,就朝着后屯村开去了。坐在办公室里的赵子跃,拿起电话打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传呼,留言只有三个字:“开始了。”

    此时,王子君也在乡里召集了十几名包村干部以及在家的几个班子成员,在副所长向他汇报赵子跃去开会的时候,王子君表现得十分不满,让副所长给赵子跃带信,让他回来之后立马过来见自己。

    一辆吉普车,一辆警车,再加上十几辆摩托车,浩浩荡荡的队伍,朝着后屯村开拔而去,王子君坐在车前面,后座上坐着的是张民强和裘加成以及齐亚斌。

    “王书记,后屯村到现在还没有将工作做下来么?”张民强看着浩浩荡荡的干部,不无担忧的问道。

    “差不多了,咱们这次去,一是壮一下声势,省得再发生事情,二来也是彻底解决孟家兄弟的事情。”王子君虽然心中有打算,却并不准备说出来。

    裘加成和张民强彼此对视了一眼,也不觉得王子君做的有什么错,就算是孟家兄弟服软,乡政府也要组织一次大的行动,震慑一下那些可能会想法的人。

    车队一路飞驰,只是用了十多分钟,就已经来到了后屯村,还没有进村,村支书就已经迎了上来。

    “孟支书,怎么样了?”王子君看着孟支书,故意问道。

    孟支书此时有求于王书记,急于表现,听到问话赶忙道:“王书记,您尽管放心好了,我老孟办事,绝对不会出岔子。”

    王子君点了点头道:“很好,孟支书领导的村两委班子,还是很有战斗力的么,关键时刻,我要的就是你们这样的工作态度。党委对下边村里的努力是看在眼里的,也会论功行赏。招工的事情你放心,这些指标我已经和港商谈好了,他们近期就会对未来的员工进行培训,还有培训费呢。”王子君说话之间,又笑着问道:“人在哪儿呢?让派出所把他给带走了。”

    孟支书一听招工的职数有眉目,三个儿子的工作有了着落,脸上立刻笑得好像一朵灿烂开放的红杜鹃,欢快的应道:“王书记,那家伙正在柴房,我让人将他带来。”

    “嗯,公安去两个人,将那几个家伙给我带回来。”王子君扭过头朝着不远处的副所长吩咐道。 http://

    心中一直想着赵子跃吩咐的胡大发,此时一听人竟然被村里关了起来,心中一边感慨村级班子的战斗力,一边自告奋勇道,我去就行了,就快步走了出去。

    副所长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听胡大发主动请战,索性顺水推舟,对另外一个联防队员招招手,示意他跟上去。

    柴房就在村边,胡大发三两步走到柴房门口的时候,两个村里的壮汉就将一个人给架了出来,那人三十多岁,一身普通的装束,看上去倒很干净,不过他在看到胡大发二人的时候,脸上却是充满了惊喜之色。

    “警……”一个字刚刚出口,胡大发就已经不给他动嘴的机会了,找地儿不如凑地儿,既然所长发话了,那干脆就在这门口解决吧。

    “啪”,一个大大的耳光,就搧在了那人的脸上,还没有等那人反应过来,胡大发的脚也踢了出去,那人别说双手被绑着,就是没有绑,也绝对不会是胡大发的对手的。

    拳脚相加之下,那人一个趔趄,就被踹在了地上。两个负责押人的村民,万万没想到所里的民警竟会如此的彪悍。不过对于胡大发这种彪悍,他们打心底里欢迎。

    对待偷东西的贼,那可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更何况,这人民警察本来就是伸张正义的,就该这么好好教训一次,看这家伙以后还敢不敢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