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零章 杀鸡给猴看
    从商贸局出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尽管商贸局的副局长翟冠龙十分热情的挽留王子君他们吃了午饭再走,却被王子君给推辞了。

    上了车,三十来岁的小司机马晓勇扭过头来道:“王县长,咱们回政府么?”

    王子君冲着孙贺州看了一眼,面带笑容的说道:“回去也没饭吃了,不如这么着,小马师傅,你对咱们县城熟,干脆今天你作主,咱仨找个有特色的地方,我请客,咱仨好好吃一顿得了!”

    马晓勇一听王子君这么说,愉快的答应一声“好嘞!”,就一踩油门,朝着远处飞驰而去。

    这马晓勇就是芦北县城关镇北关村人,老爹是北关村村长,自家也开了个小作坊,从穿开裆裤开始,就是在这块巴掌大的县城长大的。当兵退伍之后,村长老爹通过原来经营的关系硬是把儿子弄到了县政府,当了小车司机。

    马村长的这个举动让很多人费解,家里雇了那么多工人,非得把儿子给**打工。有关系要好的就问这马村长,就凭你这家境,别说你儿子了,就是你孙子曾孙子啥也不干,你还养不起他们!何必非得让晓勇到那等级森严的地方受那种管束,挣那仨核桃俩枣呢?

    马村长笑笑,并不分辩,但是心里却对说这话的人不以为然。这你就不懂了!说实话,他给儿子这么安排,并不是冲着小车司机这每个月二三百块钱来的,他要的是体体面面。不管怎么说,儿子上班的地方是县衙门,那地方岂是你一个平头老百姓想进就进的?那句词叫什么,就是那个谈笑有什么儒,往来无白丁啊?就这一点,就足够了,有这么一个儿子在那地方上班,他马村长说话都觉得底气十足,气势了得,心里也舒坦!

    这王子君让马晓勇吃饭选地方,还真是选对人了,马晓勇七拐八绕的就来到了一家小饭馆,找了地方停了车,对王子君说了一声,王县长,您稍等。我到里边跟老板说一声。

    几分钟后,马晓勇就出来了,打开车门,对王子君道:“王县长,我让老板收拾了个包间,您可以安安心心的吃顿饭了!”王子君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马晓勇见饭馆大厅里人头攒动,考虑到王县长是公众人物,赶紧下车提前做了安排。

    王子君心里暗自感叹,这小伙子不简单,尽管王子君才来这芦北县三两天,没有人像关注明星一样关注他这张脸,但是,对于马晓勇的细心,王子君心里还是挺受用的。等王子君他们从车里钻出来,马晓勇就领着王子君他们从后厨直接来到了现在的包间。

    这赵家羊肉馆门面不大,却有个宽敞的后院。一口大锅架在院子里,锅底下是货真价实的柴火,锅里的羊骨头(筒子骨)煮沸了,切成砣的新鲜羊肉与清洗干净的羊杂一起投入汤锅中煮,火苗舔着锅底,浓浓的羊肉汤咕咚咕咚的冒着热气,余烟袅袅,香味四溢,光看看那诱人的情景,就快要流口水了!

    等羊肉汤的功夫,老板敲敲门进来了,冲仨人点点头也不多话,放桌上两大盘烤得外焦里嫩的羊肉串,盘子底上铺着生菜,看起来绿油油的,羊肉串上面放着大颗的孜然粒,金黄的辣椒粉,仨人被这羊肉串勾得垂涎欲滴,王子君嘴里调侃一句:“此时不吃,更待何时?”已经大笑着去拿羊肉串了!

    马晓勇跟孙贺州开始还有些拘束,一见年轻的王县长并不做作,随即就放开了,仨人风卷残云一般,很快就把两大盘羊肉串吃完了,正擦嘴的功夫,三大海碗羊肉汤送上来了,滚烫的热汤上边飘着几根青翠欲滴的香菜,一个小竹筐里放着九个吊炉烧饼,仨人相视一笑,马晓勇大笑着剜了一块子羊油辣椒,“大碗喝汤,大碗吃肉喽!”就埋头吃饭了,王子君也被这俩人的吃相感染了,一碗羊肉汤吃下去,只觉浑身上下都变得热乎乎的,那滋味真叫一个爽哟。

    “贺州,你回去速速整理一份工作通报,咱们得好好表扬一下这经贸局的张胜利张局长,这么大冷的天,大家都窝在办公室里取暖的时候,他却不惧严寒,深入一线去调研了,这虽然是小事,彰显的却是一种精神。这样的同志不多见哪,我们芦北县的经济发展,要的就是这种领头雁,我们发个简报表彰一下张局长,号召全县干部职工都要向张局长学习,脚踏实地干工作,一门心思谋发展。”王子君一边大口喝汤,一边对孙贺州说道。

    孙贺州虽然在政府办公室时间不长,但也明白王县长的意思,这王县长第一天去你经贸局调研,你他娘的倒躲起来了,还说什么下企业调研了!这不是明摆着不拿挂职干部不当回事么?王县长心里不舒服,那是很正常的。这简报一出,那就是给张胜利上眼药了!

    不过,依着孙贺州的推算,王县长出的这份简报虽然是个整人的办法,却不一定能发出来,这文件印发还需要领导签字才能印发的。

    政府办公室归常务副县长杜自强负责,那张胜利是什么人?那简直就是杜自强肚子里的一条蛔虫,关系相当的密切,恐怕这份工作简报,好写不好发啊。

    孙贺州对年轻的副县长有些好感,但是仔细想想,这一顿饭吃完,还没有到铁到可以卖身投靠的地步,再说,他也摸不透领导什么脾性,劝解的话如果一说出,还不知道是祸还是福呢,沉吟了片刻,还是决定先按王子君交待的去做好了。

    “王县长放心,我回去就写,打出来样稿会让你先过目一下的。”

    孙贺州表情的变化,眉头一舒一皱,虽然很不起眼,但是王子君还是看出来了,心里也明白了,看来这个张胜利在芦北县还是有一定影响的,自己要弄他的事情,还要费些曲折,不过越是如此,越是激起了王子君隐藏在骨子里的傲气。

    这上任之后第一次到你单位去调研,恐怕还没等自己回到县政府,你一把手碰巧不在的情形,就已经传遍整个县委大院了。我坐到你办公室里傻等了俩小时你愣是没有露面,这等丢人现眼的事,恐怕被人有声有色的传播出去,我这副县长就丢人了!

    这等事情虽小,对于自己这种没有根基的外来户来说,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如果自己对这等事情忍气吞声的话,恐怕等着自己的,就是下边人对自己的轻视就更加的变本加厉了!

    过分强势不好,但是作为一个副职,过分的弱势,就会被人直接无视。

    仨人从房间里走出来,王子君到柜台去付帐,却被告知已经付过了。王子君看看一脸憨笑的马晓勇,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说好的我请客,怎么换成你掏钱了?”马晓勇笑着,大大咧咧道:“没事儿,王县长,您不让我掏钱就是看不起我!您可能不知道,我可是这北关村地地道道的村民哟。”

    马晓勇提前把钱放在柜台上,那也是真心实意的。他不在乎花这点钱,王子君可是一个副县长,别说这喝羊肉汤花的钱不多了,就算花钱再多,能请一位副县长吃顿饭,那也是不胜荣幸的。用他老爹的话说,经济上吃点亏没什么,政治上能沾光就是不错的。 +

    王子君也没有过多的客气,他知道官场里有个规矩,有时候,你不能总是高高在上,当官的也是人,也是需要连接一下地气的,适当的时候,也得允许下边的人巴结一下的。否则,高处不胜寒不说,群众基础也会因此大大下滑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吃了一顿饭的原因,再次上车的三个人,开始说说笑笑,显得熟络了不少。马晓勇拉开车门,把手放在车框上,恭恭敬敬地等王子君上了车,问道:“王县长,咱们接下来去哪里?”

    “汤足饭饱,咱们哪儿也不去了,先回办公室吧,那也不去了,各自都想舒舒服服的睡一觉!”已经找到了突破口的王子君,朝着马晓勇轻轻的一挥手,淡淡的说道。

    下午的天气,越发的寒冷,王子君的办公室,更是清冷如初,除了办公室的通讯员进来送了一壶水之外,再没有别的人来打扰了。

    在天色渐渐暗淡下来的时候,孙贺州来到了王子君的办公室,将他写出来的稿子交给了王子君。这份稿子只有两人页,内容虽然有些干巴,却让孙贺州写得遣词造句,十分的到位。

    对于公文之类的东西,王子君历来不主张太花哨,和很多领导喜欢逐字逐句的改文章不同,王子君大致看了一遍,觉得还算通顺,就一个字没有改的对孙贺州道:“小孙哪,到底是精工出细活,我说你怎么一下午没来找我啊。原来是整这个啊。不错,我很满意。这样,你去送到通讯科,让他们尽快发出来。”

    孙贺州第一次跟王子君打交道,尽管自己改了好几遍,心里却仍然有些忐忑。见王子君对自己的稿子大为肯定,心里就有些欢喜,愉快的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去通讯科了。不过,有句到了嘴边的话,他终于还是忍住了没有说,那就是这篇东西,我写得再怎么好,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