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九章 今天不拿我当朋友 明天就做你对手
    红罗春酒厂的朱逸群折腾了大半夜,打了一通电话,请客的客气话说了一箩筐,愣是没找到一个人肯赏脸。窝在宾馆里郁闷了好半天,最后总算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一大早起来洗了一把脸,胡乱嚼了几根油条,扒拉进一碗小米饭,狼吞虎咽之下,简直味同嚼醋一般。擦擦嘴,赶紧带着销售科的业务员小张,开上车就往君诚量贩的总部赶了。

    君诚量贩这两年的扩张速度,就像在整个江市刮了一阵剧烈的台风,遍地开花,到处都是它的连锁加盟店。但是,这君诚量贩的总部,就像一个朴素的乡下妹子似的,仍然不起眼的呆在总店的最上面。这跟他们骄人的业绩相比,俨然是两个极端。但是,生意场上的老油子却连连感叹,这君诚量贩的董事长不简单,能在生意做得如此红火的时候,办公场所这么简陋,这才叫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呐!

    等朱逸群的桑塔纳来到君诚量贩的时候,还不到七点半,看看还没有开门的君诚量贩,朱科长就在车里等着,这半个小时的等待,让他等得如坐针毡,心烦意乱。

    “赵经理,您来了?”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骑着自行车过来,朱科长就像一只兔子一般跑着迎了上去,脸上的笑容,简直比初升的太阳还要灿烂。

    那赵经理对于朱科长的热情招呼,反应却是淡淡的,点点头,就朝办公室走去了。看着赵经理爱搭不理的表情,朱科长的心里瓦凉瓦凉的。不过眼下,求人办事,难哪,心里再怎么不痛快,也得用热脸去凑人家的冷屁股。

    “赵经理,今天中午您有没有空?好久没跟老兄您喝两杯了,给兄弟个机会,中午我做东,咱们好好乐呵乐呵?”朱科长论年龄比这赵经理要大了十来岁,但是嘴里仍然谦虚的以老弟自谦着。

    赵经理哪里会不明白这位朱科长为何而来?只是,这件事情他可作不了主,与其他单位相比,这君诚量贩不但工资高,就连福利待遇那也是论功行赏的。这几年,能混到这个经理的份上,他不容易,不过,老总对自己也很看重,不然,每月的例会上,怎么会发给自己一个沉甸甸的红包呢?

    “老朱,你心里想什么我知道,这样,你先在办公室里等着,我去给我们老总汇报一下再说。”

    “好好,那就麻烦老兄您了!您放心,只要这件事情摆平了,老弟我绝对会知恩图报的。”朱科长一听赵经理答应帮忙,赶紧点头哈腰的说道。

    那赵经理心中暗自苦笑,嘴中却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将朱科长领到一间会客室之后,扭头就走了。

    会客室里很安静,朱逸群等得无聊,顺便环顾一下四周。这会客室的条件很是简陋,除了在最醒目的位置上挂了一个钟表之外,就是一条醒目的红色标语:您高兴了,请您告诉您的朋友;您不满意,请您告诉我,君诚量贩一直在努力!朱逸群心里暗暗感叹,他娘的,这广告真是无孔不入,连客人等待会见的时间都不肯放过!转念一想,又对这君诚量贩的老总多出一丝佩服。抬头看看表,时针正指向八点,在沙发上坐下来的朱科长,开始了他焦急的等待。

    十分钟过去了,一刻钟过去了,半小时都过去了,朱科长忍不住站起身,在会客室里来回不停的踱着,就在他等得心烦意乱的时候,脚步声从门口传过来了。

    “赵经理……”心中狂喜的朱科长快步来到门口,猛的把门打开,不过映入他眼帘的,却不是赵经理那张面孔。

    “先生,赵经理还有事正在忙,我是过来给您送水的。”五十多岁的大妈脸上谦和的笑着,将水壶放在会客室上的茶几上,顺势把会客室的桌子擦了擦,冲朱逸群笑了笑就走了。

    朱科长虽然不口渴,但是为了平静一下自己急躁的情绪,还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心里揣摩着,这杯水喝完,估计那赵经理那边就说得差不多了。

    挂在墙上的钟表一点点的走动着,本来按分钟计算赵经理回来时间的朱科长,最终不得不选择小时这个计量单位了,只是,让他头大郁闷的是,不但赵经理没有来,就是那打扫卫生的老大妈都不曾再来过。

    垂头丧气的朱科长心急火燎的把一壶水喝完了,也没等到赵经理回来。本来还想再等下去的他,只觉有些内急,有心想出去解决一下,又怕那赵经理这个功夫里回来了,只好强憋着,一会儿功夫,就把这朱逸群朱大科长弄得心里像猫抓似的,坐立不安。

    十二点的铃声一过,还不知道那赵经理的影子在哪儿呢,朱逸群实在憋不住了,拉开门像火烧屁股似的,猴急猴急的蹿了出去。这一上午的时间实在是太难熬了,有人说时间过得快慢,这要看你等在厕所里,还是站在厕所外。

    朱科长不知道,当他狼狈不堪的从会客室里蹿出来的时候,正有一双顾盼生辉的眼睛,从楼上笑眯眯的盯着他,等他跑远了,伸出纤纤玉手拔了一个电话,脸上溢着幸福的甜笑:“老公,那朱逸群等了一上午,还差点尿裤子了!”

    王子君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轻轻柔柔的声音,心里觉得好笑,尽管他对红罗春酒厂很有怨念,但也不至于把他晾了半天受了冷遇的事情放在心上。没想到,自己随口跟秦虹锦一唠叨,这丫头倒是记心里了。

    亲不亲,一家人哪。王子君虽然觉得秦虹锦整朱逸群的花招有点好笑,但是嘴上却淡淡一笑道:“老婆,给他们一点教训就是了,这生意么,该谈还是要谈的。”

    “谈什么谈,只要敢欺负我老公的,都是混帐王八蛋。哭着闹着我都不理他,我就得让他们付出点儿代价!”秦虹锦的声音娇柔无限,但是态度却是十分的霸气,这也怪不得秦虹锦,如今的她,早已不是当年初到江市闯市场的小丫头了,现在君诚量贩雄霸江省,红罗春酒厂生产的红罗春酒虽然质量不错,但是江市之中像红罗春这种酒厂还有好几家,更不要说外省的名酒系列了。

    王子君暗叹,女人真是感情动物,一旦动了真感情,别说智商是负数了,那简直就是不可救药,但是心里还是幸福的笑了,有一个柔情似水的女人这么在乎你,难道不是一件幸福的事么?在秦虹锦一阵老公我想你的缠绵中,王子君结束了和秦虹锦的电话。

    品味着秦虹锦的柔情,王子君的心里不由得一荡,如果不是自己刚来芦北县要给这里的干部职工留一个好印象,不把自己看成飞鸽牌的,王子君现在就想回到江市,好好地去揉搓一下这个其软如绵的小美人。

    心中一阵火热不觉升起的王子君,赶忙将心中的念头压了压,他沉吟了瞬间,就将心思放到了印刷厂改制的事情上。

    印刷厂改制迫不及待,但是没有钱不行,光靠君诚量贩的压力对红罗春酒厂来说还远远不够,想到自己预备的后招,王子君的脸上再次露出了一丝笑容。

    秦寿生厂长,真是有点对不起了。

    这两天,秦寿生情绪有点低落,红罗春酒从君诚量贩的突然下架,已经影响到了酒厂百分之二十的销量,尽管这种幅度的下滑,他现在还能支撑得起,但是长此以往,那就是一个无法弥补的损失了。

    想到这几天厂子里刮起的一股股阴风,秦寿生的脸就变得很难看。虽然这些阴风不敢光明正大的吹到他跟前,但是当了这么多年的厂长,又有哪一点风吹草动,能逃得过他犀利的眼睛?

    朱逸群这个笨蛋,连这点小事都摆不平,这都去了江市两天了,连酒为什么被下架的原因都还没弄清,真是蠢到极点了!

    心里大恨的秦寿生,脑子里就有了换掉朱逸群的冲动,不过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被他给掐断了,倒不是没有人选能替代朱逸群,而是这个可以替代的人,并不像朱逸群那般对自己忠心耿耿。这年头,能找个对自己忠贞不二的属下不容易啊。

    是不是走走领导门路,请领导给君诚量贩施加点压力?君诚量贩虽然是省城的企业,但是在红玉市,他们毕竟也是有分店的。一个个领导的身影,从秦寿生的心头不断的掠过,但是一时间秦寿生却拿不定主意。

    随手拿起今日的红玉日报,秦寿生百无聊赖的看了起来。和所有的地级市的报纸差不多,今天的红玉日报也是四版,看着头版头条市委书记熊泽伦那伟岸的身躯,本来心烦意乱的秦寿生,慢慢的平静下来了。

    一张日报翻下来,也没有发现什么值得关注的东西,将红玉日报放下,顺手又拿起来江省日报,大致将第一版浏览完了,秦寿生就准备看后面的国际版,可是还没有等他翻到,就被第二版的一篇评论给吸引了目光。

    论企业的诚信,这篇文章显然是老手写的,不论是遣词造句还是文章观点,都是十分的辛辣独到,对诚信这两个家对商家的重要性,分析得头头是道。如今,很少能从党报党刊上看到如此上好的文章了,秦寿生感叹一句,又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还不时的在自己的小本子上记着什么。

    看到一半的时候,秦寿生的脸色,就已经变得很难看了,因为这作者拿什么当例子不好,偏偏拿了他红罗春酒厂欠债多年不换的事情说事,并以此为据,来了一个推论,这让秦寿生恼火不已。

    “诚信是一种企业文化,更是将企业做大做强的根本。试想,如果连这点最起码的职业操守都不具备,又如何让消费者对你的产品放心呢?”

    这刺眼的几十个字,像一声声黄钟大吕,反复的在秦寿生的耳朵边不停的拷问,这种负面报道一旦散布出去,那对自己的酒厂,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要知道,这红罗春的定位相对高端,那些喝酒的人,当然会有报纸可看,一旦对自己的产品质量产生了怀疑,光靠地方政府保护主义来推进自己的产品销售量,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久而久之,甚至会让消费者产生一种逆反心理。现如今,政府的感召力不断下降,光指着领导替你的产品分派点销路,恐怕厂里的工人早都饿死了!市场还是要把握住的。

    想到这种后果,秦寿生的愤怒瞬间化成了一身冷汗,他一向觉得自己凭着关系赖掉了芦北县印刷厂的一百万欠款是一件明智的事情,现在怎么越想越不对劲,几乎把自己放在一个炸药包上了呢?

    “叮铃铃……”

    办公桌上的电话,急促的响了起来。秦寿生被冷不丁的电话声吓了一跳,不耐烦的抓起电话刚喂了一声,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短粗的声音。听到这声音,秦寿生迅速立正,刚才那不耐烦的语气,瞬间变得谄媚起来。

    “书记,您有什么吩咐?”秦寿生这副谦恭的态度,就是对他的亲娘老子,都不曾这样过。

    “小秦哪,你这是怎么搞的,怎么一篇这样的负面报道让人给捅到省报上去了?我可提醒你啊,这红罗春品牌是咱们红玉市的一面旗帜,是历届市领导费了很大的心力树起来的,无论如何,你也不能让这面旗帜给倒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庄重,虽然没有批评,但是听在秦寿生的耳中,却像是鞭子似的,抽得他浑身发冷。

    虽然觉得自己很是委屈,但是秦寿生面对市委书记,还是表了一大通的决心,说自己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快与媒体取得联系,沟能好关系,把因为这篇文章带来的负面效应控制在最小范围内。

    应付完书记的电话,秦寿生两腿酸软,整个人就有点虚脱了的感觉,屋漏偏遇连阴雨,真是他娘的霉气。心中念头闪动的秦寿生,两腿一软,整个人就瘫在了椅子之中。

    不过,作为一个大厂子的当家人,秦寿生毕竟是秦寿生,沉吟了一下,一个电话就打到了省报的广告部,给那位曾经打过交道的广告部主任说了这件事情。

    那位广告部主任在秦寿生许了十万块钱的广告费之后,拍着胸脯保证,说这件事情包在他身上,说已经发出来的那篇文章是撤不掉了,但是他会采取补救措施,另外找一个资深记者写一篇文章,及时的给红罗春酒正正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