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四章 较量像弹簧 你弱我就强
    侯天东坐在办公室里,悠然自得地喝着茶,看着玻璃窗上的层层水汽,暗自感叹,这个冬天真够冷的。

    “这种鬼天气在露天广场开誓师大会,姬从良可真够能折腾的。”自语了一句,侯书记脸上露出了一丝让人玩味的笑容。

    喝了一杯水,心里又想起来王子君,不由自主的腹诽这个不知深浅的家伙:你自己还没站稳脚根,就敢在常委会上公开弹劾一个公安局长,你这不是断别人的后路么?

    《厚黑学》中有句话怎么说的?莫做无情之人,莫行绝情之事,否则,就算再铁的朋友,鸳鸯戏水,都他妈淹死;比翼双飞,都他妈摔死了,更别说你跟这姬从良都是官场中人了!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从门口传来,听到这敲门声,侯书记的心里顿时一阵不喜,他信奉一稳天下无难事,因此,对于一些风风火火的家伙,内心里很是鄙夷。

    “进来。”侯书记声音依旧平和,作为县委书记,喜怒不形之于色这一点,他还是能发挥到极致的。

    “侯书记,不好了……”,侯天东的秘书小周慌里慌张的跑进来,一进门就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侯天东的眉头不觉一皱,心里就有些恼火,唉,真他娘的是根扶不起来的软面条啊,本来还准备过些日子给他安排个乡长下去锻炼锻炼呢,就凭这不稳当劲,到下边乡里主政一方,又怎么能稳得住阵脚呢?

    “我好着呢,什么事啊?”对于自己的秘书,侯天东可不客气,将水杯在桌子之上重重的一放,沉声问道。

    “侯书记……侯书记……”小周本来是心急火燎的来汇报的,一看侯天乐脸上有些不悦,心里暗道一声糟糕,自己又失态了!这领导的心情,就像天气预报的天,一点都不准。

    侯天东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凡事要淡定,碰上个紧急情况,你自己先乱了阵脚,怎么指着你从从容容的把事情处理好呢?”

    “侯书记教训的极是,小周记住了。是这样的,人大办公室送来一份通报。”小周开始还有点结结巴巴,但是一说开,很快就恢复正常了。

    “我当什么事呢,不就是来了一个通报么,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么?行,放那儿就行了。”侯天东一听人大的事情,顿时把心放下了。

    现任的人大主任曾一可跟他有些不对劲,这一点他是知道的。但是,对于人大这个机构,他侯天东还是很有把握的。不就是举举手,点点头,鼓鼓掌么?再怎么折腾,党委还是领导一切的,一个人大主任有什么了不起的!

    “侯书记,这个通报不一样,他们……他们将罗局长给撤职了。”小周一急之下,终于把话给说了出来。

    撤职了?人大竟然将姬从良给撤职了!

    听到这个消息,侯天东的脑袋嗡了一下子。姬从良撤职,对于他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让他震惊的是,人大没有向县委汇报,就直接将公安局长给撤了。

    按照职权,人大是有权利撤换政府组成人员,但是这只是职权上这么写的,实际上的人事权,还不都是党委实现意图,人大踏踏实实的走一遍程序么?现在闹出来这么一出,那就是他侯天东的控制力问题了。

    这种事情一旦让市里知道了,那不得质疑他侯天东的掌控力啊?而一旦掌控力遭到质疑的话,他这个县委一把手能不能安安稳稳的当下去,那就是值得商榷的一件事情了。

    侯天东心里先是愤怒,然后就是一阵害怕,出了这种意外,他这个芦北县县委班子的班长,很难逃了干系。而一旦掩饰不下去的话,那自己可就危险了。

    想到人大,他就想到了曾一可,而随着曾一可的面容慢慢的变淡,一个年轻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心头。王子君,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副县长,一想起这个人,侯天东突然想起来常委会结束时,这个人不但不恼,脸上仿佛还带着一丝微笑。

    感情这场政治斗争被这家伙当成跷跷板了?常委会这边没通过,自己把他的气焰压下去了,他就在人大那边等着打自己呢?自始至终,这家伙都像一根弹簧似的,你强他就弱,等你安生了,他再冷不丁的给你踹一脚?

    把事情想明白了的侯天东,脸色涨得通红,抓起自己的茶杯就想摔碎了,刚要发作,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敲响了,一脸笑容的曾一可已经走进来了。

    “侯书记,有个事情,我想跟您谈谈……”

    看着曾一可,侯天东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手里想要摔了的茶杯也顺势放下了,为了掩饰暴怒的情绪,赶紧喝了一口茶,大概茶泡得太浓了,很苦很涩。

    “请曾主任品品茶,用我珍藏的碧螺春。”侯天东一脸的云淡风轻,吩咐小周道。

    ……韩明启的办公室大门紧锁,但是里面却不时传来棋子敲击的声音。

    “县长,现在才九点多您就不办公了,这要是被左书记知道了,他可是要检查工作纪律的。”韩明启一边挪动棋子,一边笑着说道。

    在政府的几个副县长中,韩明启算是刘成军的铁杆,两人关系很硬,说起话来也很随意。 /~半clubs浮生:.无弹窗++

    刘成军看着越加艰难的棋局,一边皱眉一边道:“办公?我要是一匹马,他娘的也早都累死了。工作是大家的,身体可是自个的。我也得歇歇,春节临近,我那办公室天天一堆要帐的,我就纳了闷了,县政府怎么就欠那么多外帐呢,说起还帐,我就头疼,我都恨不得把我自己给卖了!来来来,下棋下棋,咱干咱的活,让那些小猫小狗叫去吧!”

    “你这大县长要卖的话,估计嫂子是不会同意的。”韩明启一副认真的模样,但是话一出口,却让刘成军哈哈大笑。

    “你呀你,什么时候改改你这直肠子脾气,常委也不至于进不去啊。”刘成军作势敲了韩明启一下,笑骂道。

    韩明启自嘲的笑笑:“刘县长,我的事情我明白,别的我也不想了,就当我的副县长就是了。”说到这里,韩明启陡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道:“刘县长,要不咱们今天请小王县长吃顿饭?估计今天受尽了委屈,正是需要安慰的时候。”

    刘成军一推棋盘:“嗯,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效果好哇。敌人的敌人就是咱的朋友,拉拢一切能拉拢的人。这样明启,你安排一下,咱们安慰他一下,地方不用太高档了。”

    “好,那就定在龙腾酒家吧。新开业的,环境也不错。”韩明启也拨动棋子,轻声的说道。

    刘成军点了点头,他心中明白这龙腾酒家的来历,这个酒店韩明启入了干股,尽管心知肚明,但是按照官场的规矩,却是看透却不点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