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七章 相亲
    王子君,政法委书记,侯天东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揣摩了一番唐部长的话,很快就明白了。

    稍微耽误了片刻之后,侯天东就斩钉截铁的说道:“唐部长,都说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哇,看来,组织跟群众的眼光一样,都是雪亮的啊。子君同志工作能力很强,如果担起政法这个担子,我觉得完全没有问题。”

    “那就好。”电话那头,组织部的唐部长说了这三个字之后,就轻轻的放下了电话。

    侯天东坐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轻轻地叩击着桌子,一刻之后,他拿起电话拨打了王子君的电话:“子君县长啊,我考虑了一下,准备给你加加担子,市里要配齐咱们县委班子,这个政法委书记的位置我推荐了你。”

    王子君的这个新年,无疑是忙碌的,不但要到处去拜山头,还得应付下面的人给他拜年。

    重生之前的王子君,过年时很是清闲,在家里呆着不出去自然没有什么事情,但是重生之后,对于人生有了重新认识,他开始意识到了,关系错综复杂,想把一切有利因素为己所用,那也是需要经营的,尽管心里很是反感这种东西,无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不得不把大量的时间都用在了拜访上。

    春节拜年,去给爷爷拜了年之后,王子君就去了林泽远家。王子君把握的时间点非常好,因此,当一身新衣的林颖儿打开门的时候,碰很好,所以当一伸新衣的林颖儿打开门的时候,林泽远正好在家。

    “你小子干得不错,两三个月时间就能把一个厂子鼓捣得起死回生,不错不错。”林泽远扬了扬手里的一本内参,笑吟吟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对于林泽远的夸奖,王子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嘴里说道,这是县委县政府领导的好,另外就是书记县长比较支持自己,工作环境比较好。

    “你这家伙,说的都不是真话,你说人家好,还不如说人家器重你哪。”林颖儿一边将一个红红的苹果扔给王子君,一边大笑着说道。

    林颖儿无所顾忌的模样,惹得林泽远夫妇一阵大笑。林泽远看着低头不语啃苹果的王子君,轻笑一声道:“子君,政法工作很重要,尤其是稳定,更是重中之重,一个地区要发展,没有一个稳定的环境不行,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啊。”

    王子君没想到自己小小的进了一步成为政法委书记的事,林泽远居然知道,愣怔了一瞬间,心里很快就明白了。就算上边不打招呼,下边自来也会有人汇报的。当下赶忙道:“谢谢林书记教诲,我一定努力,争取为芦北县创造一个安稳的发展环境。”

    林泽远很忙,只是和王子君交谈了十多分钟,就匆匆的离开家,再次去工作了。而王子君也赶忙告辞离开,丝毫没有理会林颖儿朝着他撅着嘴,招呼他一起出去玩的可爱模样。

    在该走的亲朋好友差不多走完了之后,大年初七这一天,王子君和老爷子坐上了飞往京城的飞机。对于这次京城之行的目的,王子君虽然不再像当初那么抗拒,但也没有像老爷子希望的那般热切期待。

    最好还是吹了吧。王子君一想到远走他乡的秦虹锦,心中就觉得不是滋味。那是一个好女孩,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老爷子一脸正色的坐在那里呢。

    刚刚从机场下来,一辆挂着军牌的奥迪就等在了机场的出口。站在奥迪车前方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军人,一脸的英武之气,但是最引人注目的倒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他肩膀上扛着的那一颗金豆豆。

    少将,这个人是少将!看来,老爷子给自己安排的还真是了不得的人家,连前来迎接的人都是少将。

    “王叔叔好。”那少将一遇见老爷子,赶忙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整个人更是龙行虎步的走了过来。

    “哈哈哈,小三子啊,这才几年不见,你小子都成少将了,好啊,没给老首长丢人。”王老爷子一握那中年少将的手,大笑着说道。

    “王叔叔,你夸奖了。”中年少将谦虚的一笑,随即一指王子君道:“这位,应该就是王叔您的孙子吧,果然是一表人才。”

    论其外表,王子君虽然称不上绝顶的英俊,但也是相貌堂堂,气宇轩昂,尤其是前世的书卷之气加上这一年官场磨砺形成的沉稳大气,更不是一般的普通人可以比拟。

    “子君,这是你莫三叔,以后有什么事情在京城里解决不了的,你尽管找他就行了。”王老爷子今天的话好像特别的多,朝着王子君一招手,大笑着说道。

    “莫三叔过年好!”王子君轻轻地一握这少将的手,谦和有礼的说道。

    被称为莫三叔的少将在王子君的身上停留了足足有一分钟,这才笑了笑道:“过年好,子君,以后在京城里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王叔,这机场有点冷,我看咱们还是先回家再说吧,我爸为了等您,今天可是破了例了,早早的就让人特意备了一箱子酒。”莫三叔说话之间,就将奥迪车门轻轻地打开了。

    等王子君他们上了车之后,奥迪车很是轻巧的驶离了机场,出口四通八达,小车径直朝着正西飞驰而去。在车上,莫三叔小声的和老爷子谈着话,在谈话之中,王子君也知道了莫三叔名叫莫德良,乃是一个王牌师的师长。

    在莫德良和爷爷的谈话之中,王子君很少说话,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沉默不语的陪着交谈甚欢的两个人。在临来之前,王子君已经从老爷子的口中知道了即将见到的是什么样的人物,虽然重生了一世,但是一想到自己要见的人,王子君仍然有点心跳加速。

    在一片戒备森严的别墅区,奥迪车停了下来,在王子君搀着老爷子走出车门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就从门口传了过来:“好你个王老虎,这都几年了?你才来登我的门,我可告诉你,今天我要是不把你给喝趴下,我饶不了你!”

    随着这声音,一个身材高大,身上穿着中山装的老人,从门口走了出来。

    “首长好。”王老爷子在见到那老人的瞬间,立刻将身板站的挺直,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好了好了,咱们都是快退下来的人了,就别再客气了,走,跟我进屋。”老人说话之间,一拉王老爷子的手,就朝着别墅里面走了过去。

    别墅不大,装修得有些简单,但是,这简单里面却透露着精致,尽显一股庄严古朴之气,王子君虽然心境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但是走在这别墅之中,依旧觉得有一种本能的压抑之气。

    “王老虎,这就是你的孙子?”莫老在客厅里一坐,就指着王子君道。

    “老首长,这就是我的大孙子王子君。”老爷子说话之间朝着王子君一招手道:“子君,来,快给莫爷爷拜年。”

    拜年的意思,王子君心中清楚的很,那是老规矩,现在根本就不时兴了,但是看着老爷子那瞪着的眼珠子,王子君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双膝跪地,磕了一个头,口里恭敬的说道:“莫爷爷过年好。”

    对于向这位曾经举世瞩目的老人行礼,王子君的心头没有半点的抗拒之意,相反,他做的还很庄重,没有半分含糊之意。

    “年纪轻轻,就能如此的沉稳有度,王老虎啊,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啊。王老虎你后继有人了!”莫老用充满智慧的目光盯着王子君看了一眼,朝着老爷子轻轻地感叹道。

    “德良,把欣怡叫过来见见他王爷爷。”莫老朝着莫德良一挥手,笑着说道。

    莫德良答应一声,就转身走了出去,只是一会儿功夫,一个身穿上身穿着白色小袄,下身穿咖啡色西裤的女孩子就走了进来,这女孩子身材高挑,明眸皓齿,眉目秀丽,论起姿色来也就是比秦虹锦差上那么一点。

    “欣怡,这是你王爷爷。”莫老在那女孩子走过来的时候,轻轻一笑道。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王爷爷好。”那女子虽然低头问好,但是一双灵动的眼睛,却在不断地打量着王老爷子。

    “好好。”王老爷子轻轻一笑,从怀中掏出来一个小盒道:“初次见面,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给孩子,这条项链,欣怡你就拿着玩吧。”

    “谢谢王爷爷。”那莫欣怡恭恭敬敬的接过了王老爷子递过的小盒,轻声的道谢。

    要说莫欣怡做的很不错了,但是一直在打量莫欣怡的王子君却发现这个女孩子在接过小盒的瞬间,眼眸之中留露出了一丝不屑之意。

    看着这莫欣怡的表现,王子君的心头就是一恸,他心中虽然有些恼火,但是随即就有一丝解脱之意,这女孩一看就是大户人家,根本就看不起自己祖孙两人,单单冲着这傲慢的态度,估计这相亲都没戏。

    “欣怡,子君刚来,对京里还不是太熟悉,你带着他出去随便转一转,我们两个老头子说话,你们听着也烦。”莫老在孙女接过小盒之后,哈哈大笑着说道。

    莫欣怡答应一声,就漫步朝着客厅外走了出去,王子君在老爷子的示意之下,也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