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九章 一切皆有可能
    莫小北和秦虹锦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女孩,无论是从外貌上还是性格上,她们之间都有着很大的差异。秦虹锦是那种很有心计,志存高远的女孩子,她温柔聪敏,能力过人,尤其是在商界中的玲珑干练,运筹帷幄,总是让王子君对她刮目相看。

    但是,莫小北就不同了,莫小北绝对属于那种天真烂漫、漂亮清纯型的女兵,默默的、淡淡的、清雅的香。城府不深,为人单纯,会因为一点小小的惊喜大呼小叫,欢欣雀跃。只是,令人费解的是,王子君对这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女孩,却同样有一种本能的亲切感。

    和莫小北吃的这顿饭,无疑是让王子君十分愉快的。莫小北的心直口快,从不扭捏作态,让王子君觉得很舒服、自由自在。她举止谦和,清雅持重,靓丽透明却又不失传统,而且,这姑娘聪明的头脑当了兵,那简直就是一种极大的资源浪费了!

    一个印花布蓝棉袄的小服务员敲敲门送来了两杯清茶,莫小北调皮的笑笑,一本正经的发号施令:“王子君同志!”王子君被莫小北严肃的神情逗乐了,抬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掷地有声的答应道:“到!”

    “请接受你新的任务!”“是!”

    “请喝茶!”“是!”

    莫小北见王子君配合默契,像个孩子似的放肆而有节制的笑了。

    “王子君,咱们去爬长城吧?”莫小北眼睛闪烁之间,兴致勃勃的问道。

    这么冷的天去爬长城?亏她想得出来!

    王子君看莫小北脸上兴奋得有些放光,不忍心扫她的兴,不可置否的笑笑,并没有表态。莫小北歪着脑袋看看王子君,眼睛里都是笑意,不依不饶穷追不舍的问道:“你保持沉默,我就可以视为你默认同意了,对吗?”

    王子君被莫小北的孩子气打动了。既来之,则安之。去就去吧。

    因为天气的原因,冬季是旅游的淡季,像长城这种备受中外游客关注的景区来说,冬天去爬倒是好处多多。去长城的路不会堵,爬长城的游人也不会太多,至少没有旅游黄金周时的壮观。两个人把偏三摩托在长城脚下存好了,就一前一后爬长城了。

    应该说,这莫小北的身体素质还是很不错的。欢呼雀跃的大笑着,一会儿功夫就把王子君远远的甩在了身后。站在高处冲着王子君大喊:“王子君,快点儿上来啊!”

    身后的王子君尽了一切努力,也无法缩短与莫小北的距离。看着兴奋得像个孩子似的莫小北,累得气喘吁吁的王子君,抬起头,喊了一句:“莫小北,你别跑这么快啊,等等我!”“你倒是快点啊,快来追我呀!追我呀!”

    王子君瞥了得意洋洋的莫小北一眼,泄气道:“莫少校,论长跑,我比不过你,我认输了,我干脆坐在这里等你好了,你自己上去吧!”

    莫小北不知是计,见王子君筋疲力尽地停下,果真坐在台阶上了,立马像只欢快的小猴子似的,三蹦两蹿的从高处又返回来了,撅着嘴道:“好吧好吧,我们一起爬,这样总行了吧?”

    “那你就上当了!”王子君见莫小北亦步亦趋的下来了,立马起身,跑得飞快,很快就把莫小北甩在身后了。

    “王子君,你太狡猾了!”莫小北眼底滑过一丝俏皮、温柔而又欣喜的东西,她的心突然使劲的跳了下,嘴里气急败坏的嚷嚷着,一路狂追撵了上来。

    北京的冬天大多时候是晴朗的,只是偶尔会刮风。碰巧这天风不大,天很蓝,白云朵朵。

    两个人在一处高处站定,王子君用手撑着头,从侧面看了一眼莫小北,莫小北的脸红扑扑的,像一只熟透了还挂在枝头的苹果,在阳光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由于运动过速,微翘的嘴唇显得格外的艳丽如火,大概两人这么一比赛跑热了,一把把帽子拽下来了,挽在帽檐儿里的头发没有了束缚,一下子被拉出来了,瀑布似的。

    正午的阳光暖和和的照在身上,王子君只觉得天是高的云是白的风是蓝的,身心一派澄明,无端的认为冬天的北京也是惠风和畅,仿佛寒冷已经不存在,沙尘暴从来没有光临过北京似的。

    “你玩够了吗?”莫小北大笑着问王子君。

    “玩够了!”

    “那好,我们现在回去吧。毛老人家教导我们说,既要好好休息,又要好好工作。反正你现在也玩够了,那你就帮我个忙吧!”莫小北说话之间,旁若无人的伸出手掌,拉住了王子君。

    在莫小北的手放进自己手心的时候,王子君只觉一块细腻冰滑的冷玉贴近了他的心,正当他心猿意马之时,莫小北却咯咯的脆笑着,拉着他跑远了。

    王子君无奈的摇了遥头,虽然有两世重生的经历,但是面对这个似乎不按常理出牌的莫小北,王子君很快就觉得束手无策了。

    从长城上下来,两个人很快就上了摩托车。轰鸣着的偏三摩托再次绝尘而去,不过这一次用的时间短了不少,只是一会儿功夫,莫小北就在一座青砖绿瓦的院子外停了下来。

    “既然闲着没事儿,那就帮我解决几个难题吧。”莫小北打开一个房间,指着房间里的一台老式电脑,轻轻的说道。

    房间不大不小,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还有一个衣柜,就是这个房间里的所有家当了。打量了一眼这干净而朴素的房间,王子君的目光就落在正在打开老式电脑的莫小北身上。

    “你刚才陪我吃饭,还要带我去长城玩,不是为了贿赂我,就是想让我帮你解决难题的吧?”王子君拉过椅子坐下,冲着莫小北调侃道。

    “嗯,是这样的。”莫小北没有回头,诚实的脸坦然得像个不懂世事的孩子。

    莫小北的坦率倒让王子君无话可说了。看着莫小北双手如飞的进入dos程序的专注模样,王子君忍不住道:“dos命令真是太麻烦了,要是有直接操作的界面就好了。”

    王子君这也是有感而发,看着这繁杂的操作系统,王子君开始怀念起前世的操作系统,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

    正全神贯注操作电脑的莫小北猛的转过头来,犹如秋水一般的眸子里满是惊异:“你也这么想?不过那东西好像不太好设计啊。”说完,也不待王子君开口,就滔滔不绝的将她的一些设想给讲了出来。

    本来还神色淡然的王子君,听了莫小北的设想,心里暗自震惊,在这个时代能有这种想法,这莫小北绝对是个了不得的电脑天才。

    密集的语言交流总是让人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王子君一时兴起,不自觉的就把自己前世里的一些知识讲了出来,听得莫小北双眸光芒不断地闪动。

    “哎呀,天怎么黑了!”莫小北在给王子君倒水的时候,蓦然朝外面一看,才发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天色是不早了,我该回去了。”王子君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和莫小北谈了一个下午,刚才还欢快得七嘴八舌的莫小北又恢复了先前的冷色,冷得让人吃惊。

    “你是要回那边去么?”王子君从莫小北的眼里看到一些难舍难分。

    “那边?什么那边?”王子君觉得莫小北问得有些莫名其妙。

    “走吧,我送你。”莫小北也不解释,办事干净利落,说话之间,就开始关闭那打开的计算机。

    王子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不过当他推门而出的时候,那股股的冷风,却是让他突然有点后悔让莫小北来送。偏三摩托车啊,开起来可不是一般的冷。

    “拿着。”已经走到偏三摩托车旁的莫小北,手中不知怎么就多了一件绿色的军大衣。

    “还是你穿吧,我不冷。”王大书记怎么也不能让人家女孩子冻着,这点怜香惜玉之心,他还是具备的。

    不过,王子君的这番好心,并没有换来莫小北的感谢,莫小北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嘴里不客气的说道:“虚伪!”

    王子君尴尬着接过大衣,重新坐在车斗之上的他看着发动摩托车的莫小北,忍不住问道:“你怎么开这个?”

    “我喜欢。”虽然冷风依旧,但是莫小北的声音却依然平静。

    女孩子喜欢开这个?我晕。飕飕的冷风,让王大书记实在受不了了,实在是有点受不了,赶紧把手里的军绿大衣捂在身上了。

    “你冷不冷?”王子君暖和了一点之后,还是不放心开车的莫小北,扭头问道。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暖和,不关心一下受苦受难的劳动人民就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莫小北的声音有些生硬,不过王子君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丫头的牙齿冻得咯咯作响了,一张小脸被风刮得有点发干,但是看上去仍然很好看。

    呼啸的冷风之下,街上的行人并不多,鞭炮声不时的响起,尽管冻得手脚都麻木了,王子君还是很快把棉衣脱下来,给莫小北捂在身上了。

    “那个……我也不冷,啊……”

    “口是心非的家伙!”莫小北清脆的笑声在夜空里响起来。

    莫小北的车开得很快,就在王子君觉得自己快要被冻僵的时候,莫老住的别墅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走吧。”莫小北一停摩托车,就轻便的跳了下来,只是,王子君冻得有些发麻的双脚,想要活动一下都有点难。

    “你怎么了?”莫小北看着王子君那不断颤抖的双腿,在问话的瞬间双手抄动,一下子就将王子君从车斗上抱了下来。

    “哎哎哎,你干什么,等一等……”就在王子君气急败坏的说你别催,我的脚冻麻了的时候,一股吐气如兰的气息,迎面扑来。

    “吱呀”

    别墅的大门,冷不丁的被打开了,炫目的灯光像是被关了一天的顽皮的孩子似的,迫不及待的挤了出来。几个大声谈笑的老者,一见跟前抱在一起的两个人,不由得愣住了。

    王子君很快就缓过神来,他看着自家老爷子还有莫老以及两个不认识的老者都用惊讶不已的神情看着自己,尴尬的松开了莫小北。

    太丢脸了!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王子君就想将莫小北推开,可是他老人家的手已经被冻的有点抽筋,这不推还好,一推之间,就自动落在了莫小北的腰身之上,但是却没有半点的力量。

    此时两个的动作,更好似紧紧的搂在一起。

    就在王子君感到有点脸红的时候,幸好若无其事的莫小北已经把他放下来了,但是这暧昧的动作落在几个老头子眼里,却像无意中惊了一对鸳鸯似的。

    “哈哈哈,老莫啊,看来,过不了几天,我就要喝你家的喜酒了,我还一直担心小北这丫头嫁不出去呢,现在看来,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哪!”一个比莫老还要高大的老人说话之间,在莫老的肩上一拍,压低了声音说道。

    另一个老人也跟着起哄,不过莫老此时和王老爷子的眼神却有点不对了,这是怎么回事,事情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和莫老的惊异相比,王老爷子的脑袋转得还是比较快的。他是托人辗转打听到老首长的情况的,摸清了老首长有一个孙女,一个侄孙女。而老首长的孙女是京城里有名的大才女,不知道多少家的名门子弟惦记着。王老爷子虽然自忖和莫老交情不浅,却也有这个自知之明,知道找这亲孙子恐怕不大容易,就把目标放在了侄孙女那里。

    只是,现在一听两位老战友的话,好像自己的孙子,已经把老领导的亲孙子给勾搭上了。嗯,就是勾搭。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了暗度陈仓呐!

    四个老头善意的注视着两人,王子君哪里经得起这种眼神的探究,询问,脸无遮无拦的红起来,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定定的站在那里。

    “爷爷,我送王子君回房。”莫小北面对四个老人暧昧的眼神,脸上仍然一副百无禁忌还善解人意状。一拉王子君,旁若无人的走进去了。

    王子君有点惶恐,他没想到莫小北这么有性格,不过此时,他也只能装聋作哑,任由莫小北牵着他走了。

    在两人走过大门的时候,四个在国内颇有影响力的老人,一下子分到了大门的两边,八只眼睛,更是朝着王子君和莫小北看了过来。

    王子君不知道他是怎么走过别墅的大门,像接受检阅似的逃过了四个老者的眼神。

    ……正月初八的天气,仍然有些干冷。王子君坐在芦北县的办公室里,静静的翻动着政法委这几年的工作文件。县政府虽然说是初八就开班,但是实际上却办不成什么公务,上午和侯天东都等常委一起到县委的科室和局委拜了拜年,举行了一个团拜会,这过年的劲儿才算消停了下来。

    回到办公室眯了一觉,王子君这才有时间坐下来看文件。他现在虽说是政法委书记了,但是,对于政法工作,王子君并不熟悉。

    在京城里住了一天,王子君就和爷爷回了江省,京城之行,除了有那么点世俗,那么点势利,还有那么点虚伪,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王子君在下飞机的时侯,老爷子还是拍着王子君的肩,意味深长的赞了一声好小子,又让王子君觉得这次京城之行,似乎也发生了点什么。

    莫小北把他送到院子之后,就直接离去了,第二天走的时候,王子君再也没有见到这个喜欢开偏三摩托的莫小北。

    “咚咚咚”,轻轻地敲门声,陡然传了进来。

    王子君沉稳的应了一声进来,一个三十多岁,身材不高,但是带着一股精明之气的男子就走了进来,一进门他就满脸带笑的说道:“王书记,过年好啊。”

    王子君的副县长职务虽然还没有走程序被免掉,但是自从担任政法委书记的文下来之后,所有的县委大院里的干部一律自动的称呼他为王书记了,官场里的称谓,就高不就低,这点道理大院里的人当然懂得。

    对于进来这个人,王子君倒也认识,他是机关事务管理科的科长赵央松,在王子君初来的时候打过交道。

    “赵科长,坐。”王子君看着站得规规矩矩的赵央松,轻轻一笑:“我这儿可不卖站票哟。”

    赵央松听王子君这么一说,不由得笑了起来,不过他依旧很是恭谨的在王子君的对面坐了下来,一副挺胸抬头的样子,像是随时准备着接受领导的垂询。

    “王书记,我这次来是想给您汇报一件事情。”赵央松双手将一支烟递给王子君,轻声的说道。

    王子君接过烟笑了笑:“赵科长,你要汇报工作,恐怕要找蔡主任,县委办的事情,那都是他抓的。”

    “王书记,是这样的,您来的时候房源一直很紧张,前几天总算给您腾出来了一套,这是房间里的钥匙。”赵央松拿出一把钥匙,双手放在王子君的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