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一章 坐观龙虎斗
    张新阳脑子飞快的转动着,“王书记,要说现在,公安局都有点乱套了。连政委虽然名义上主持工作,但是,此人已过了提拔年限,很多工作都乐得当一盘磨,领导推推就动动,不推就睁只眼,闭只眼,能不管就不管,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三个副局长又各自为政,各有各的道,各唱各的调,只顾笼络自己的关系了,哪里有心思思考工作?”张新阳一边斟酌语句,一边轻声的说道。

    “那从你来看,如果从内部推上来一个局长,这三个副局长里谁最有可能胜出?”王子君认真的问道。

    谁能当局长,这是他张新阳能把握得准的么?在官场用人这个问题上,一切皆有可能,变数实在是太多了。

    只是,王子君的这番问话,张新阳还是很想认真对待的。领导找你谈话,有一个首要的原则是必须掌握的。他会从你的谈话里判断出来,你是真心的向他靠拢,还是敷衍他的。因此,大凡涉及到人事问题,征求下边人的看法时,你就要慎之又慎了。你的分析可以是片面之见,也可以是幼稚不成熟,但是有一点是必须的:你得实话实说,否则,领导心里就对你有看法了。

    张新阳这个交警队长也不是白白当上的,对于这个官场规则,他当然懂得。有心耍个滑头,但是看着王子君那岿然不动,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神情,张新阳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王书记,我觉得李局长希望比较大。这几年,他跟陈书记走得比较近,关系很铁;不过,陈局长也不是没有希望,他和刘县长是同学;另外,金局长在年龄上也有优势,和郭万臣书记的关系非同一般。”

    将三个副局长的关系网和盘托出,这对于张新阳来说,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投名状。刚才王子君问的时候,他还有点犹豫不决,但是此时说出来,只觉一阵轻松。

    三个副局长都有希望,那这一职位竞争就比较激烈,王子君知道,这三个副局长的争夺,最终还要演化成常委们的利益之争,而自己在这次争夺之中,又该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沉吟之间,王子君没有接着再问,只是吃菜喝酒,和张新阳谈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张新阳此时虽然有满腔的话想对王书记说说,见王子君兴趣不在他身上,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张队长不错。”王子君在被送回县委招待所的路上,轻轻的拍了拍张新阳的肩膀,漫不经心的说道。

    这句不张扬的承诺和它背后的诚恳态度,让张新阳的心里猛的跳了一下,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好像得用谢谢来表达,可是要说的又岂止是谢谢二字?只好涨红着脸,充满温暖的暂时沉默着。

    “好了,你们回去吧。”到了招待所之后,王子君示意让张新阳跟孙贺州回去。张新阳不肯,执意要送王书记上了楼才肯走,却被孙贺州悄悄的拽住了。

    孙贺州性格里有些文人的清高之意,但毕竟在官场混了好几年,有些规矩还是知道的。领导也是人,他也需要一个清净的私人空间,用来邋遢,用来放松、休息。因此,就算平时跟着司机小蔡来接王子君,他也坚持着不上楼,两只眼睛眼巴巴的望着招待所的大厅门口,单等王子君一出现,立马以最快的速度跑过来,把公文包接走。对于孙贺州的远近适度,王子君也是十分满意的。

    孙贺州对张新阳的暗示,王子君看在眼里,心里对孙贺州这个特有的秘书动作十分肯定,嘴上笑着说:“新阳,回去吧,好好干,有为才能有位嘛。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张新阳一听王子君的这番肯定,激动得说话都有些嗑巴了,一拍胸脯保证道:“王书记,您放心,尽管看我张新阳以后的表现了,别的不敢说,至少咱对王书记是忠心耿耿的!”

    张新阳的这番表态,虽然没有明说,却有一丝含意在里面隐约浮动,王子君懂得,却并不说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就进了县委招待所。

    服务员史桂香立马利索的给王子君端来一杯热茶,王子君的脑袋慢慢清醒过来。躺在床上,芦北县政法系统几个主官的名字,开始在他脑子里浮现。

    政法委书记,这个职务,表面上是全县政法系统的主要负责人,但是做不好的话,不但控制不了两局两院,将来一旦有了闪失,可能还会被拉出去当替罪羊,追究你的领导责任。

    目前,在这两局两院之中,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一个王子君的自己人。他这个政法委书记固然可以按照职权对下发号施令,但是下面听不听就是另一回事了。这就是当今国情: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说得好听点,是下边对领导指示变通执行,说难听了,就是想不折不扣的把你架空。

    两局两院,最重要的是公安局,公安局长大多都是书记和县长必争的位置,自己想要在公安局长的任命上发出自己的声音,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如果自己这个政法委书记在这次任命过程中完全失声,那对以后开展工作就更不利了。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一股醉意就从王子君的心头涌起,在这滚滚的醉意之中,王子君的神识有些迷糊起来。

    一夜无梦。早上醒来,服务员桂香正敲门。“王书记,我可以进来吗?”王子君答应一声。“进来!”

    桂香端进来一大碗熬得黄澄澄的小米粥,一碟小萝卜咸菜,还有一杯热好的奶,一个茶叶蛋。

    “麻烦你了,桂香,我自己去厨房里吃就行。”

    “那可不行王书记,陈所长说了俺就是给您服务的,您要是自己去吃饭,可得扣俺工资的。”说完,就拿过来一个热毛巾,让王子君擦擦手吃饭。

    看着史桂香利索的帮自己收拾东西,铺床叠被,王子君没有丝毫的压抑感,只觉得像一个乡下妹子似的亲切。那一刻,王子君突然想起来秦虹锦,这个对他揣了满腔爱恋的女人,去了南方之后,就杳无音信了。

    这个给了他无数甜蜜和梦幻的女人,给了他无数的沉甸甸的爱,王子君想起来在她那个简陋却温暖的小巢里,他曾经贪婪的拥着她细润柔滑的身体,整夜整夜的激情勃发,他不能忘这个女人曾经抚摸着他的胸口,一遍又一遍的说,我爱死你了,我爱死你了!王子君的眼眶湿润了,心里突然涌起一个念头:他要找到她,找到这个让他牵肠挂肚的女人,然后告诉她,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念着她。

    天气越来越冷了,走在街头,瑟瑟的北风吹在脸上,肌肤都有点生痛,街头的树枝光秃秃的向天空伸展,寂寞地在风中摇晃,王子君有点情绪低落。

    揉揉有点疼的头,王子君走进了办公室。孙贺州早已经将办公室的卫生打扫完,在王子君上楼时,就跟了过来。

    望着这个头发有点蓬乱,眼神有些涣散的大男人,想起来昨晚自己架不住张新阳的求情,鼓动着让王书记应酬去了,孙贺州突然有些愧疚不安,“王书记,您喝杯茶,喝杯茶就过来了。”孙贺州双手将一杯飘着淡淡清香的茶水放在王子君的身旁,轻声的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没事儿,别人一醉几小时,我也不能一醉一整晚哪。贺州,今天有什么安排没有?”

    “还没有,不过刚才我听综合科的人说,等一会儿侯书记要召开一个书记办公会。”孙贺州说到书记办公会的时候,声音有点小。

    书记办公会?王子君点了点头。这种书记办公会几乎是县里权利最大的小会了,与会人员是县委书记、县长和三个副书记。王子君这政法委书记虽然也是副书记,但是却没有参加书记办公会的资格。

    “书记办公会。”王子君在沉吟了瞬间之后,就轻轻的坐在了沙发椅上。

    “可能是商量公安局局长的任命。”孙贺州犹豫了瞬间,还是小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皱了皱眉头,虽然他上面有郭万臣这个主管政法的副书记,但是这等大事连征求一下自己的意见这个最起码的程序都不走,是不是太拿自己不当回事了。

    “叮铃铃……”

    看着响起的红色电话,王子君随手拿了起来,就听电话之中传来了孙国良带着笑意的声音:“喂,是王书记么,我是组织部的老孙啊。”

    在县委大院之中,能够在他的面前称组织部老孙的,也只有孙国良了,王子君和孙国良两人都心知肚明,他们两人的关系像是隔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再怎么修复,终究还是有一道裂痕的。就像一面镜子,摔坏之后,再修补好它,那一道补丁却是抹煞不去了。

    此时,孙国良放下姿态,主动给自己打这个电话,能有什么事呢?

    王子君心里猜测着,嘴上却热情的说道:“组织部就是花喜鹊,到处都是报喜的。孙部长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又有什么要提拔的好事情要通知我啊?”

    “王书记,你太看得起我了,您可是市管干部,要是有提拔的好事,那得让唐部长亲自通知您,我可是只有给您道喜庆祝的份了!”孙国良在电话里头开心的笑着,但是话音里,却有一丝明显的醋意。

    对于孙国良酸不酸,王子君不放在心上,他一笑道:“一样的,一样的。”

    尽管王子君嘴里说是一样的,但是有一个事实却是两人彼此都心知肚明的:这两者的区别大了去了,孙国良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一个副处级干部的升迁,也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的。

    “王书记,是这样的,侯书记让我们组织部推荐咱县公安局局长的人选,还交待我说要和您交流一下,我觉得您来芦北县的时间太短,对公安局的同志也不太了解,就想等事情整得差不多了,有个眉目了再跟您详细的谈一谈,却不曾想侯老大这人,性格就是急,刚才的书记办公会就要把这个人选定下来,真是弄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公安局副局长李全城工作积极,有闯劲,能干事,是个好苗子,侯书记也当面称赞过他,经组织考察是个比较合适的人选,等一会儿上会的时候,我看,不如就说成是你我的意见,怎么样?”

    好一个孙国良,你考察公安局长居然绕开我这个政法委书记,这不是明摆着不把我放在眼中么?你他娘的好都落了,现在轮到该出力了,又想绑着我一块拉套了?打的算盘倒是不错!

    “孙部长,你也知道,我对公安系统的同志不是很了解,那既然如此,还是你们组织部门自己的意见吧。”王子君声音里虽然含着笑,但是在话语之中却是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哈哈哈,好,那就这样。”孙国良对于王子君的回答,并不觉得意外,又简单的敷衍了两句,就把电话给挂了。

    王子君轻轻地叩击着桌面,心中思索着李全城当上公安局长之后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片刻之后,王子君拿起电话,拨了两个数字,又放了下来。他准备将电话打给主管政法的副书记郭万臣,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太稳不住阵脚了,还是果断的把电话放下了。

    欲速则不达,自己还是稳一稳,以静制动比较好。

    上午的时光,依旧很是悠闲,王子君云淡风轻的看着报纸,就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咚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过后,孙贺州领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这人的头上有点秃顶,猛的一看,给人一种很未老先衰的感觉。对于这个人,王子君认识,乃是县政法委办公室主任段正军,在昨天王子君去政法委的时候和王子君握过手。

    “王书记好。”段正军一脸小心的来到王子君面前,恭敬地说道。

    “嗯,正军同志来了。”王子君朝着段正军挥了挥手,示意让他坐下,对于这个段正军,王子君了解不少,知道他乃是主抓政法的副书记郭万臣提拔上来的人。

    “王书记,我是来向您报到的,您以后有什么工作,尽管吩咐就是了,另外您在政法委的办公室,我也给您打扫好了。”段正军说话之中,就拿出了一把办公室的钥匙。

    “放在贺州那里吧。”王子君随意的挥了挥手,接着问了政法委的一些基本情况,这段正军有问必答,但是,只要王子君不主动问的,他也基本不说。

    在王子君这里坐了二十多分钟,段正军就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看着这个离开的办公室主任,王子君觉得这个家伙城府太深了,留在办公室不是一件好事情。

    作为一个下属,在领导面前表现得滴水不露,甚至比领导还要成熟,这就是极大的不对了。如果你一个下属把任何事都能玩转了,那还要领导干什么?他娘的!

    “王书记,书记办公会结束了。”孙贺州轻轻地来到王子君的办公室,脸上带着一丝兴奋之色。

    办公会结束了,王子君轻轻地放下了手中的笔:“嗯,出结果了么?”

    “没有,听说郭书记在会上和陈书记吵了起来,两人针锋相对,各不相让,可能刘县长也帮着郭书记说了两句,侯书记恼着脸说,今天的书记办公会就到这里,人选问题开常委会再作决定。”

    “嗯,知道了。”王子君朝着孙贺州挥了挥手,扔给了他一支烟道:“贺州啊,你年轻,耳聪目明,干的不错。”

    被王子君一夸奖,孙贺州心里就觉得美滋滋的,他接过王子君扔过来的烟,心情愉悦的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

    孙贺州的消息无疑是准确的,一会儿功夫,开会的通知就打了过来,说是侯书记准备晚上召开常委会,请王书记准时参加。

    放下电话,王子君往沙发椅上一躺,思索着晚上自己该怎么走,两虎相斗,必有一伤,本着胜者为王的原则,王子君似乎更应该支持胜算大的。可是,谁的胜算更大呢?就在王子君思索之间,政法副书记郭万臣走了进来。

    虽然两个人都是常委,但是在名义上,郭万臣是王子君的直接领导,因此,王子君满面笑容的站起身来,客气道:“郭书记,你要找我打个电话我过去就是了,您怎么亲自来了?”

    “哈哈,小……王书记,你不是嫌我平时太官僚了吧?哈哈,到底是年龄大了,坐一晌浑身的骨头都散架了,倒不如随便走走,活动一下筋骨呢。”郭万臣一边说,一边随意的在王子君的办公室里坐了下来。

    王子君心中暗道,就算你在办公室里坐成腰椎肩盘突出,前些时侯也没见你活动到我办公室里来啊,用到老子这一票了,倒他娘的临时抱佛脚来了!心里暗自腹诽着,嘴里却是什么也不说,挥挥手示意让孙贺州去忙,然后亲手给郭万臣沏了一杯上等的碧螺春。

    “子君书记啊,我一听说由你来接掌政法委书记,心里很高兴,看来,组织上这么安排是很有道理的,现如今,干部提拔都提倡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你的上任,可是给咱县的政法工作,添了一员猛将啊。”郭万臣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感叹一声“好茶啊!” 半./浮生~  更新快

    王子君听郭万臣一本正经的给自己戴了顶高帽儿,目光闪烁着,他发现自己正在被他往一个圈套里带,心里暗笑他的迂,你这陈词滥调岂能把我给灌迷糊了!我又不是被忽悠到这个位置上来的,你有话就直说,有屁就快放吧,还用得着绕这么大一个弯子啊。嘴上却笑了笑说:“郭书记夸奖我了!咱们县的政法工作之所以能取得这么大的成绩,还不是您领导的好?人家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刚刚接触政法方面的工作,几乎是两眼一抹黑,还要老领导多多支持我的工作啊。”

    看着王子君波澜不惊的笑容,让郭万臣心里觉得很是发堵,这个家伙年纪轻轻的,说话办事却是滴水不漏,以后要和这个家伙搭班子,还真是多加小心了。

    心中这么想着,郭万臣嘴中却无比亲近的说道:“王书记,今天书记办公会的情况,恐怕你也听说了,这个公安局长,我觉得咱们政法口必须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为咱们县推荐一个能干事、会干事、干成事还要不出事的公安局长,确保为全县经济的发展保驾护航。”

    “郭书记说的对,我们政法委主管政法,在选人用人这件事情上,自然应当当仁不让。小事可以讲团结,但是在大事,必须要讲原则。”王子君严肃的看着郭万臣,掷地有声的说道。

    “王书记,你能有这样的认识,真是让我觉得无比欣慰。我也正是基于这种考虑,从工作大局出发,想把公安局的金超越给推出来。这个同志是老公安了,熟悉业务工作,不但破获过几起大案子,在工作上更是敢于负责,勇于担当,你说,想把公安这支队伍带得有声有色,不让这样的同志上,让谁上呢?”郭万臣轻轻地敲了一下桌子,和王子君交流道。

    “在公安局长这个位置上,我觉得最有发言权的,应该就是郭书记您了,您推荐的人选,无论从工作能力上,还是从个人口碑上,都不会有错。”

    说到这里,王子君端起水杯,一脸凝重的说道:“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选好一个掌舵人,对于带好一支队伍的作用,那绝对是不可估量的。郭书记,您是主抓政法工作的副书记,对一个公安局局长的人选这么重视,这么上心,说实话,我心里挺感动的。不过,今天既然您来找我了,咱关起门我就跟您说句掏心窝子话,这件事情,不是咱们政法口自己就可以定下来的,毕竟公安局乃是政府的组成单位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