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八章 借花献佛
    县委招待所,王子君给林颖儿订了一个房间,在县委招待所所长陈云达谄媚的讨好声中,林颖儿被安顿到了王子君隔壁的房间。

    之所以把林颖儿安排到县委招待所,王子君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这可是省委书记的宝贝公主呢。只是,到了招待所,陈云达一看他领着漂亮的林颖儿回来了,那探究的眼神,那暧昧的笑意,王子君觉得有些尴尬的同时,心里莫名其妙的还掺着一种成就感,这种成就感是一种只有男人才会懂的得意。

    男人哪男人!心中感慨一番之后,王子君就和林颖儿来到了林颖儿的房间。

    “小何,小肖,你们两个赶紧到供销大楼去一趟,买一套全新的被褥,全新的洗漱用具,对,什么都要最好的,另外,被子要羽绒的,毛巾要最好的,总之,一切都要最好的就行了。”在王子君和林颖儿走进房间里时,陈云达也跟着走了进来,低声的对两个服务员嘱咐道。

    两个正在整理房间的服务员,更是被他支使得提溜乱转,仿佛今天驾临的那就是一个皇帝的女儿一般。

    “所长,那钱怎么办?”小肖听陈云达这么一安排,不放心的问了这么一句。

    猪脑子!这钱老子还能少了你的!老子这是在王书记面前表现呢。开始王子君刚一住进这县委招待所时,陈云达虽然很客气,但是多少都有些假惺惺的,并没有刻意讨好的意思,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随着王书记的地位逐日提升,陈云达对于这个县里初露头角的新贵,那是变着法子的讨好。今天林颖儿来了,一看王子君千般的哄着,心里偷偷的乐了,暗道:机会来了!

    林颖儿看着这整洁的房间,已经一尘不染了,此时听陈云达这么一番安排,立马觉得自己的待遇有点过了,内心里就有点怯怯的。

    “子君哥……”林颖儿一拉王子君的手,悄悄的说道。

    “不要紧。”林颖儿要说什么,王子君自然清楚,不以为然的摆摆手,对林颖儿淡淡的说道。

    对于陈云达的表现,王子君当然懂的,并没有阻拦。这人的官职高了,也不能总在云彩影儿里悬着,那是连接不着地气儿的,有时侯,你也得学会装聋作哑,适当的允许下边的人巴结你一下,这么一来,自己舒服,下边人也跟着高兴了。更何况,林颖儿到了这里,本来也应该享受这种贵宾待遇的。

    “陈所长,你去忙自己的吧,对了,你给厨房打声招呼,让他们弄点简单的饭菜端过来就行了。”王子君等陈云达吩咐完毕,就朝着他挥了挥手道。

    陈云达轻轻一笑,说了句那王书记您忙,有啥事尽管招呼我,就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没有了陈云达这个外人,林颖儿才算放松下来,她朝着王子君妩媚的一笑道:“真是受不了,这个家伙怎么这样,让我觉得浑身上下不自在。”

    王子君笑笑,并没有接话,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一接听就从电话那头传来了蔡辰斌的声音:“王书记,车已经修好了,用不用我去借您”

    随着这一个多月的磨合,蔡辰斌越来越适合王子君司机这个位置了,这个小蔡有眼色、嘴巴严不说,比起孙贺州来,交待他的事,每次都是办得妥妥当当,十分的利索,更难得的是,只要王子君安排给他的,他都恪守一条原则:事事有回音,件件有着落。这一点深得王子君的欢心。从某种角度来说,他这个司机似乎比秘书孙贺州更让王子君称心如意。

    “我在县委招待所呢,这样吧,一个小时之后,你来接我吧。”王子君和蔡辰斌刚刚挂了电话,张新阳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王书记,那小子的车已经扣了,是税务局老宁的儿子,您看,怎么拾掇拾掇他?”张新阳的声音很大,虽然隔着话筒,但是满屋子还是能够听到的。

    王子君点了点头,这张新阳办事效率真够可以的。他笑了笑道:“依法办事就行,是不是有人给你压力了?”

    “王书记,看您说的,我张新阳是那种一压被趴窝的软蛋吗?您尽管放心好了,没有您发话,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会听他的。”张新阳这话说得就有点言过其实了,但是,却把自己对王书记的臣服之心表达得淋漓尽致,十分到位。

    自从被任命为副局长之后,他的脑袋上就已经贴上了王子君的标签。对于这种标签,张新阳心知肚明,因此,一听王子君这么打趣他,立马直言不讳的开始表忠心了。

    “那就好,这样吧,你将车暂时扣一下,等一会儿我给你回话。”王子君扣了电话,心思转动之间,就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子君书记,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侯天东沉稳的声音,从电话听筒里传了过来。

    现在,侯天东对于王子君的态度可是好的很,颇有一种想要拉他入了自己阵营的倾向。王子君听着侯天东的话,十分恭敬的说道:“侯书记,您这就是批评我了!原来我是没事不敢给您打电话,怕打扰了您。但是现在,我决定了,以后每天早晚都给您打一次电话,早请示晚汇报,您可别怪我频繁打扰啊。”

    “哈哈哈,子君书记,你呀你,我还没有说你什么呢,你倒是给我说上了,说吧,有什么事啊?”王子君的话让侯天东心情舒爽,话音里更是多了一丝亲切。

    “侯书记,是这样的,我的车又趴窝了,所以,想借您的车坐两天。”王子君依旧笑吟吟的,却把再次回来的陈云达听得头上冒汗,这王书记总是不按常理出牌,真是太个性了。都说这王书记胆大,看来,这传言果然不假,自己的车坏啦,居然借一把手的车坐,那你能让一把手跑着么?

    “好啊,你什么时候来取,我这就让小钟给你送去。”侯天东一听王子君的要求,心里就有些诧异,但是语气里仍然沉稳无比,仿佛这王子君并不是他的属下,而是他的上司一般。

    “那就谢谢侯书记了,您可是解决了我的大难题,不许反悔哟!”王子君一边感谢,一边接着道:“侯书记,税务局的老宁来找过我,有件事情他不好意思直接给您说,因此呢,就让我来掏这个耳朵了!”

    “什么事情?你说。”侯天东就知道王子君还有下文,所以也不紧不慢的说道。

    “他说您是咱们芦北县的一把手,代表的是咱们县的形象,咱们县要想发展,要想腾飞,招商引资是一大块,人家投资商来了一看您的车,就觉得咱们县的经济实力跟不上,因此,他们局就买了一辆新富康,想让您先用一下。”

    税务局买新车的事情,侯天东倒是听说了,心中正盘算着什么时候借过来开两天。对于税务局的局长宁诚威,他对这个人可是太熟悉了,像这种拍马屁的事情,他宁诚威会让别人来说?真是太奇怪了!

    刹那间,侯天东的脑子飞快的转动起来。在他看来,这宁诚威如果想给自己送车的话,那绝对不会这么拐弯抹角的,直接给自己送来就是了,哪里还用得着绕王子君这道弯子呢?

    而现在,王子君就是亲自给自己打电话了,说老宁给自己送了一部新车,这里面肯定有点弯弯绕存在着。

    作为一个县委书记,侯天东有着一般人难以比拟的分析能力,笃定沉思之后,他就总结出了一种可能:这宁诚威不是给自己送车的,而是把这辆车送给年轻的新贵王子君用了,王子君又主动的把这车送到了自己这里。这个念头一升起,侯天东几乎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的逻辑推理能力了!

    由此可见,这王子君还算是个懂事的,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而这个宁诚威,真他娘的太不像话了,莫非觉得我没有王子君王书记向上爬的潜力大么?混迹官场,年龄的确是一大优势,但是,你也不能看着我年龄差不多要到了,就不把我当回事么。

    “子君书记,那车新车还是你坐吧,我那辆车自己坐习惯了。”侯天东推辞道。

    “侯书记,您就不用推辞了,这样,等一会儿小钟要是不来,我就让人把车给您送过去了。”王子君笑吟吟的说完,就果断的挂了电话。

    “大坏蛋,我叫你大坏蛋还冤枉你啊,这几天不见,子君哥怎么变得这么老谋深算了呢?”林颖儿手里啃着一个王子君削好的苹果,歪着头笑着,那天真无邪的样子十分的可爱。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说话。虽然是点小手段,但是对付那个讨厌的家伙,也不算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这件事情最重要的不是换车,而是在侯天东的心里给那个宁局长扎上一根刺。对于那宁局长自己虽然不惧,但是给他制造点麻烦,省得以后他没事折腾了。

    侯天东嘴中说不换,但是没过多长时间,就让司机小钟把他那辆桑塔纳给送过来了,司机小钟在交车的时候,还带来了侯书记的口头指示,说这辆车以后就归王书记专门使用了,至于税务局方面,不用去理会。

    王子君笑吟吟的让司机传达了对侯天东的谢意,那辆新的富康车张新阳早就派人送过来了,侯天东的司机小钟爱不释手的上了车,崭新的富康就在一溜黑烟中消失了……宁诚威在接到自己儿子宁成龙电话的时候,正在税务宾馆里打麻将,听儿子说那辆新富康被公安局给扣走了,立刻被气得火冒三丈。

    这辆新车,可是他精打细算抠索了一年才买回来的,想不到自己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让儿子给弄到局子里去了。知子莫若父,对于儿子宁成龙的习性,他这个当爹的可是太熟悉了。一听这事,借机把儿子宁成龙给骂了一顿。

    骂归骂,但是这车还是得要过来的,对于要车,宁诚威并不怎么担心,公安局虽然换了局长,但是连江河怎么都要给自己一点面子的。

    果然,在他电话拨过去之后,连江河就笑吟吟的答应了,而且还说,等查清楚事实真相,一定会让自己的属下给宁局赔礼道歉的。宁诚威当然知道这连江河只是摆出个高姿态而已,任何一个领导,都不会为这档子事让属下道歉的,更何况,自己也是有错在先的。

    给儿子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宁诚威就再次坐到了麻将桌旁,再次专心致志的打麻将了,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再次响了。

    心里大骂自己打麻将都不得安生的宁诚威,看了一下来电号码之后,那脸上的不耐烦随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声音更是变得轻柔无比道:“侯书记,您好。”

    “嗯,老宁,谢谢你了。”侯天东清淡的声音从电话之中传出,随着这声音,那边的电话就挂了。

    怎么回事,这是哪门子道谢呢?

    一头雾水的宁诚威,愣愣的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心里又有些忐忑了。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啊?

    “小辉,你这摩托车还行,就是他娘的冷了点。”宁成龙坐在小辉的摩托车后面,冻得腿都有点发抖了,但是脸上却是神采飞扬。

    “宁哥,您先忍忍吧,等会儿取了车不就暖和了么?”小辉此时生怕宁成龙答应他的副主任变了卦,几乎把宁公子当成了亲娘老子似的。

    “嗯,那倒是,对了,你小子等会儿跟我坐车回去,这摩托车让交警队派个人给咱送去,他娘的!我家老爷子虽然说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但是,宁哥不能这么便宜这帮孙子,也得折腾折腾他们,看他还扣不扣老子的车!”

    宁成龙说话之间,满是得意的一仰头:“知道不,老爷子一给连江河打电话,连江河就说要好好地批评这一帮扣车的孙子,不过我家老爷子也太性善了,压着不让提这事了!”

    “宁局长就是有领导风范,这叫将军额头能跑马,宰相肚里能撑船哪,这一点,我看宁哥您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小辉把车开得飞快,但是嘴上的马屁,却是丝毫没有落下。

    一会儿功夫,两人就来到了交警队,那胡队长正好还在那里。想到胡队长扣自己车时的六亲不认的模样,宁哥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笑容。

    “哎呦,这不是胡队长么,您好您好,我是来领车的,可能连局长给您打过电话了吧?要我说啊,胡队长,您何必费这功夫呢,您让让兄弟请客,吱一声就行了,何必弄这一出呢,以后还是等您当了局长再说吧!”

    宁成龙的嘴巴不饶人,对于这一点,小辉可是太了解了。心说你领车就领车吧,还说什么废话,要是这胡队长倔脾气上来了,还不是又惹一场麻烦嘛。

    不过,让小辉意外的是,宁成龙步步紧逼,带着明显的挑衅,那胡队长根本就没有计较,脸上淡淡的笑着,就好像宁成龙的这些话不是冲他来的一般。

    “你们来领车啊,那跟我走吧。”胡队长说话之间,就朝着前边走了过去。

    宁成龙看着胡队长前面带路的身影,越发的得意,心说还是老爷子的电话管用,这交警队的队长被自己讽刺半天,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

    想着这一件事情如果传出去自己的名头就会更上层楼,宁成龙差点将小曲给哼起来。

    “车就在那里,你可以开走了。”胡队长来到一个几亩大的院子,冲着一辆车一指道。

    “那就谢谢你胡队长了……”宁成龙这话还没说出口,嘴巴就张得合不上了,这不是一辆破桑塔纳么?跟自己的新富康差的可是太远了!随即转过身来道:“胡队长,你是不是搞错了?这根本就不是我的富康!”

    胡队长冷笑着看了宁成龙一眼,眼里不无鄙夷,暗道老子弄不了你,有人收拾你!

    “宁成龙,就是这一辆,没错。”

    “胡队长,你看清楚了,这是桑塔纳,还是一辆破损的桑塔纳,我那是富康,新车富康。”宁成龙大手比划着,争执的声音有点歇斯底里。

    “是,一点都没错,我是扣的你的富康车,不,应该是税务局的富康车,不过,那辆富康早就让侯书记的司机开走了,他说宁局长非要和侯书记换车的。”胡队长说话之间,又朝着宁成龙看了一眼道:“你以为不是因为和侯书记换车,我就能如此简单的让你把车开走么?”

    侯书记把车开走了?

    宁成龙的脑袋嗡的一下子就懵了,疑惑的看了胡队长一眼,就把电话给老子打过去了。

    “爹,公安局说你跟侯书记换车坐,那辆富康车已经让侯书记的司机开走了?”宁成龙拔通老爹的电话,难以置信的问道。

    宁诚威毕竟是局长,听了儿子这么一问,虽然心疼自己刚刚买回来的车,却也是无可奈何。再一想刚才侯天东的来电,只要咬咬牙忍了。

    “轰轰轰……”

    宁成龙用力的转动着钥匙,想把那辆桑塔纳启动了,可是无论他怎么摆弄,这辆老爷车都是用这么一个腔调回应他。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本来就心烦气躁的宁成龙越发的气急败坏,攒足了力气拧,一声嘎巴脆响,车钥匙被拧断了。

    看着手里剩下了一半的钥匙,宁成龙狠狠地拍了拍方向盘,但是他拍也是白拍,那破旧的桑塔纳依旧是一动不动。

    “你个孙子,等我回来再收拾你!”宁成龙从车上跳下来,一脚踹在了车身上。只是这一脚用力太猛了,一脚踹在车底盘上了。

    车身晃了晃,但是一股锥心刺骨的感觉袭击了他,“哎哟哎哟,疼死我了!”

    “宁哥怎么了?”关键时刻,那小辉还是冲出来了。

    “脚崴了!”宁成龙痛苦的跌坐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

    “宁哥,这辆车,我怎么觉得有点面熟呢?”小辉目光落在了车上,一脸沉思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